第100章 吉普赛少女

今晚的虞依依,依然背着一把吉他上台。

不过她的装扮,却没有了上一轮那么显眼亮丽,而是一条七彩长裙配着一件收腰的白色T恤,再加上一把吉他,有一股浓浓的“幼龄”文艺女青年的味道。

依然是一把高脚椅放在了舞台中央,虞依依稳稳地坐了上去。

电视屏幕上,虞依依的这首原唱歌曲的歌名,也被打了出来--《一个人的事》。

虞依依脸上的神情,和前两场有所不同。

第一场的调皮可爱,第二场的踌躇满志,现在已经全都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肃穆。

这首歌的前奏,以吉他起头,虞依依的小手很快就活动起来,和弦刷得很漂亮。

非常干净的一首歌,旋律很美,歌词也不错:

“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珍藏在心里,慢慢汇成一首小诗。想谱上曲子送给你,最后却唱给了我自己。”

“因为说到底,这是我一个人的事。”

这首歌的旋律,是目前虞依依拿出来的三首歌中,最好的一首,曲风很清新,虽然唱得依然是男女情事,但没有那么多的纠结和痛苦,只是淡淡的惆怅,这是校园歌曲的风格。

叶落一边听着,一边用手在自己的大腿边上轻轻打着节拍。

虞依依的演唱,在一贯的稳定之余,咬字还带上了一些俏皮,尾音收的很短,有些奶声奶气的感觉。

叶落点点头,其实虞依依的形象,就是适合这种歌曲。

大苦大悲情歌,这女孩儿还太小,唱不出味道来,就算勉强唱出来了,也难以服众。这种校园歌曲的曲风,才能跟她小才女的形象严丝合缝。

看来这个蒋为民,确实有两把刷子,把虞依依的定位抓得很准。

屏幕上虞依依的主歌已经完成,在进副歌之前,有一段吉他的过渡。

这一段吉他过渡,让叶落眼前一亮。

不仅叶落如此,其他的几个制作人,也听了出来。

“这是经典的吉他曲,《爱的浪漫史》。”祖绍元轻声说道。

“嗯,加了变奏,指法更繁琐了,很特别。”

“虽然加了变奏,但是我相信观众还是听得出来的,因为太经典了。《爱的浪漫史》,几乎是吉他曲的代名词。”蒋为民笑道。

“老蒋,你这招不错。这样就拉近了这首的原创歌曲和观众们的距离,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就上来了。”祖绍元笑道。

叶落也在一边频频点头,确实,蒋为民这样编排非常巧妙,既保留了虞依依原创歌曲的新意,又能弥补新歌和听众之间的疏离感。

舞台上,虞依依在这段吉他之后,开始进副歌。

这首歌的副歌,难度并不大,但胜在曲调很好,风格有些类似《那些花儿》。

这首歌,是纯粹的吉他伴奏,没有任何其他的乐器。

虞依依高超的吉他技艺,让这首歌有了不少加成。

在唱词部分完成之后,虞依依手中吉他却没有很快收尾,《爱的浪漫史》被她又加了不同的变奏之后,弹奏了出来。

这首吉他曲是如此的经典和优美,只要一弹出来,就能马上唤起所有人的音乐记忆。

就算是那些对音乐涉猎不多,对吉他没什么了解的人,也会觉得这段旋律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这首曲子好听的同时,也很难,虞依依的手指在琴弦上飞快地舞动着,从极快,到缓慢,终于拔下了最后一个音符。

这时候,虞依依抬起头来,怯怯地看了看观众的反应,好像对自己这场演出的效果,心里没什么底。她在之前的两场比赛屡受打击,自信显然已经受到了些影响。

全场爆发出来汹涌的掌声,声浪冲散了虞依依脸上的困扰,让她终于卸下了凝重,恢复了往日活泼伶俐的笑颜。

“这女孩儿,毕竟年纪还太小。”蒋为民叹可口气,说道,“她从小就被誉为音乐天才,一路以来顺风顺水,这就导致她性子多少有些跋扈,听不得别人劝告。但其实她心里,又是很脆弱的。”

“自磨砺出,但愿这一次比赛,可以让这小女孩成长一些吧。”祖绍元点头说道,“其实作为一个原创歌手,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楚沫儿唱得不也是原创?”另一个制作人说道。

“那是不能比的。”祖绍元笑道,“楚沫儿身后站着的那个制作人,不仅才华横溢,而且经验丰富。你看楚沫儿拿出来的这些新歌,哪首不是非常成熟的作品?以我们的水平,都挑不出任何的毛病。而虞依依的原创歌曲,多少还是有些生涩的,在我们手里都有进一步打磨完善的余地。”

舞台上,虞依依谢幕完毕,萧琼登台。

萧琼的扮相,首先让人眼前一亮。

金色的舞裙,上身仅仅是吊带,而下身则有鱼尾裙的味道,臀部以上的包裹很紧,但是一旦到了大腿处,裙褶逐渐却变得复杂。萧琼腰高腿长的身材特点,被这条裙子映衬得格外明显。

看到这套装扮,叶落就对今晚萧琼想要呈现的舞蹈隐隐有了判断。

“弗拉门戈舞。”叶落轻轻说道。

叶落的声音很轻,其实只是自言自语,但是身边不远处的祖绍元耳朵却很灵,点了点头:“不错,西班牙的国粹之一,弗拉门戈舞。”

“这种舞蹈,难度可不小啊。”

“不对,一边跳着弗拉门戈舞,怎么唱歌呢?”一个制作人喃喃自语道,“这种舞蹈,一般是伴着古典吉他的独舞,也可以有伴唱。但如果是边跳边唱,这可就稀奇了。”

“确实有难度,但是,却难不倒萧琼。”祖绍元淡淡说道。

屏幕上,萧琼今晚要演出的曲目,已经打了出来:《吉普赛少女》。

“这是拉丁天后奇拉的歌曲。”一个制作人说道,“奇拉现在虽然还不是欧美四大歌后之一,不过以她的势头,也快了,毕竟她刚拿了今年年初的格莱美奖。”

“这首歌,就是获奖曲目。”另一个制作人点头道,“虽然是首英文歌曲,但是在国内的熟识度,应该不是问题。”

舞台之上,音乐前奏响起,在一组金色的高光灯组之下,一身金色舞裙的萧琼,逐渐开始舞动起来。

这是一首风味浓郁的西班牙舞曲,热情奔放,很好听。不过在开唱之前,萧琼先是小试身手,跳了一段弗拉门戈舞,但明显的是,她还没有完全舞动起来,只是为了自己的演唱做一个前缀。

三十秒左右的舞蹈之后,萧琼开唱。

她的嗓音一出来,让叶落又是耳目一新。

目前已经结束的两场总决赛里,第一场,萧琼用的是低沉的气声唱法,第二场,则是高亢的咽音唱法。而今天,她的嗓音却分外甜美,但又甜而不腻,清丽尖细的唱腔中,有气声唱法的点缀,非常悦耳。

这是一首英文歌,但是歌艺到了萧琼这个程度,英文的咬字也是驾轻就熟,比起以英文歌见长的卓婷只强不弱。

原本叶落以为,当萧琼开始唱歌的时候,身上的舞蹈动作,会稍微缓一缓,然后等到歌曲的间奏,再去爆发。没想到萧琼一边唱着,舞蹈动作却在逐渐地加剧。

弗拉门戈舞的难点,在于保持复杂有力度的脚步的同时,还要有柔若无骨的手部动作,这需要大量的训练,才能如此刚柔并济,上下兼顾。

而且这种舞蹈,在热情奔放之余,还有许多即兴发挥的部分,这需要舞者有足够的生活阅历,才能跳出韵味。所以一般来说,年纪越大的女舞者,弗拉门戈舞就跳得越有味道。

萧琼的年纪,和宋嫣楚沫儿一样,只有十九岁,但是她此刻所跳的弗拉门戈舞,却韵味十足,那套舞裙,就好像一道金色的流光,在舞台上不断地流转挪移。

力度和柔媚的冲突与融合,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视觉冲击力极强。

“西班牙最好的女舞者,也不过如此。”屋内,一个制作人感叹道。

“是的,西班牙最享誉盛名的女舞蹈家,克里斯提娜的天京舞会,我也去看过。萧琼的舞,比她差得有限。”另一个制作人微微笑道。

“克里斯提娜已经快五十岁了,身材难免走样,所以就算在韵味上,萧琼因为年纪所限略有不如,但是整体的感觉,我想是不会比那位西班牙舞后差的。”祖绍元说道,“而且,你们别忘了,这首歌的名字,是《吉普赛少女》,不是《吉普赛老妪》嘛。”

其他几个制作人都笑了起来,叶落也不觉莞尔。

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