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一公升眼泪

“轰!”

“轰!”

榴弹爆炸,直升机油箱爆炸。

两次惊天大爆炸,将宋慧芊的心无情撕裂!

“哗啦!”

一堆残骸坠入海底,直升机上的所有人尸骨全无!

一种从未有过的巨大疼痛,充斥了宋慧芊的整个灵魂,整颗心!

她双眼通红,目光绝望、痛苦!

刚才王逸动替她挡子弹,她第一次为男人心动,而转眼间,她却亲眼目睹他死在大爆炸当中!

这,比割了她的心还要让她难受!

从小坚强的她,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王逸动!”

“王逸动你快回来!”

她冲到甲板边缘,声嘶力竭地哭喊!

没有回音,直升机最后一点残骸被巨轮碾压。

她的泪水,沿着绝美的脸庞滑落。

游轮内部,船警们见甲板的战斗停止,便小心翼翼朝这边过来。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王逸动,我会完成我们的任务的!”

她一边流泪,一边穿上飞行器,然后带着朱立理教授起飞,在飞行器导航的指引下,朝着四十公里外国-安局人员接应的地点飞去。

…………

距离那天的大爆炸,已经过去了四天。

朱立理教授在国安人员的秘密护送下,回到了祖国。

宋慧芊没有回去。

“小宋,那样的大爆炸哪怕是宗师也肯定死了,诶,你要接受现实!小王出事,我也很痛心!”

国安局的副局长这样安慰宋慧芊。

但是,宋慧芊依然不顾上级的劝阻,在事发的第二天自己一个人租了一条船,来到当天事发的海域。

海浪滚滚,海面早已没有当日的痕迹。

她潜入海中,不断往下潜。

心中只有一个执念,哪怕那个男人死了,她也要找到他的尸体!

六十米,七十米……

这片海域太深了,上千米深!

理智告诉她,她不可能潜到底找到王逸动的尸体。

但是,她只想下潜!

哪怕与他的尸体再靠近一米,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庞大的水压,超出了她身体的极限,带来巨大的痛苦。

但肉体上的痛苦,远远比不上她内心的痛苦!

“王逸动,你为什么那么傻!”

浩瀚的海洋中,她的身影是那般的渺小。

回想着那天的情景,她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滚烫的泪水模糊了护目镜。

她知道,以王逸动的能力,那天他完全可以带着朱教授安然返回到游轮内部,但是为了她,他不顾危险去跳上直升飞机,从而发生意外。

他,是为了保护她而死!

“你为什么那么傻!”

她的心在哭泣,跟他在游轮上相遇后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重映。

他坏坏的笑,他污污的段子,他在听完她呻-吟声之后的抱怨,这些记忆是那般的清晰,仿佛他还生活在她身边。

“噗——”

突然巨大的痛苦将她从回忆中惊醒。

原来她已经潜到一百多米深,鼻腔开始流血!

她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了!

“王逸动,你还没有跟我说再见,怎么能那么走了。”

她再也没有了力气,任由身体上浮。

在上浮的过程中,她仿佛看到,在那海洋深处,有一张巨大的笑脸,那是王逸动邪魅的坏笑。

她伸手去触摸,却无法触碰,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哗啦!

浮到海面,冰冷的海水冲醒了她的幻觉。

回到租的船上,她浑身无力瘫倒在甲板,大口大口喘气。

“呜呜~”

心伤如死灰,她看着他的照片,哽咽着哭了起来。

海风呼啸,大浪翻滚,似乎在跟着她一起悲痛……

……

事发后的第五天,她依然没有回国,失魂落魄地走在夜晚伦敦的街头。

过去的几天里,她每天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醒来后发现枕头已经被泪水湿透。

因为他,她流的眼泪比之前二十多年加起来还多。

初秋的伦敦,夜晚有些冷,寒风吹过,路人裹紧了大衣。

她衣裳单薄,踽踽独行,背影孤单落寞。

她不知自己要往哪里走,她也不知自己今后的人生会怎样,她心里只有他的音容笑貌。

街头艺人凄婉的风琴声,吹不走她的哀伤,吹不走她的思念。

几个混混,盯上了她这个形单影只的亚洲美女。

在伦敦,一个女孩失魂落魄地在晚上乱逛,很容易被混混盯上。

跟到一条巷子的接口处,几个混混将她围住。

“嘿,美女,看你挺寂寞的,哥们几个陪你怎么样?”

“美女,我的棒棒很大哦,你来给我吹一个!”

几个混混有黑人有白人,他们从未见过像宋慧芊这样漂亮的美女,准备将宋慧芊拉进小巷子里犯罪。

“嘭!嘭!”

然而回应他们的,是几脚迅疾的防狼脚。

宋慧芊作为华夏安-全局的高级情报人员,对付几个混混绰绰有余。

“啊!”

几个混混捂着裤裆,痛苦狼狈地逃跑。

打走几个混混,她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

“死流浪汉,居然想偷我东西!”

“嘭!嘭!”

走着走着,看到一个面包店的老板,拿着棍子将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赶出来。

那个流浪汉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整个身体黑乎乎脏兮兮,好像从煤坑里出来的一样,而且身上有很多可怕的伤疤。

流浪汉在伦敦挺常见,但这样的流浪汉,却是很少见的。

那流浪汉似乎精神有问题,在面包店老板打他的时候,他还狼吞虎咽地吃着偷来的面包。

“还吃?打死你!”

面包店老板没有同情心,结实的棍子一棍棍打下去。

“喂老板,不就是一个面包吗?用得着这样?”

宋慧芊走过去将一枚硬币扔给那老板。

“哼,死流浪鬼,算你好运!”

面包店老板这才放过那流浪汉。

到了这,宋慧芊本想离开,然而当她不经意瞥到流浪汉那张黑漆马虎的脸后,身体顿时一颤,目光赶紧锁定那张脸。

轰!

她的脑里仿佛有一颗炸弹爆炸,豆大的泪水随之掉落。

这张脸,尽管布满了伤疤,尽管显得丑陋不堪,但是她依然认得出,这就是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此时,他的精神似乎失常了,旁若无人地啃手中的面包。

“王逸动!”

一声发自灵魂的哭喊,她不顾一切将他抱入怀中。

喜欢超级小村民请大家收藏:()超级小村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