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意图

未来岳父要单独跟我吃饭?

王逸动听到余芳秋的话愣了一下。

余芳秋的父亲余靖仲,他在帮助余氏制药的那天见过一次,不过没聊太多,只是简单打招呼。

“他为何要约我单独吃饭?”王逸动好奇地问。

余芳秋道:“不清楚,他只是让我转告你。弟,如果你不想去,那就不用去。”

由于余靖仲二婚的缘故,他们父女的感情不算好,余芳秋更在乎王逸动的感受。

“老婆,我想去。”王逸动轻轻揽住余芳秋柔软喷香的娇体,微笑道:“未来老丈人邀约,我怎能不去呢。”

“弟,若他问你什么奇怪的问题,你可以不用回答。”余芳秋轻声交代。

“哈哈,能有什么奇怪的问题,难不成他还会问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王一尘爽朗大笑,引来余芳秋一记妩媚娇嗔的眼神。

“弟,你头发长了,待会我帮你剪头发。”

“嗯好!老婆大人真是贤惠,连理发钱都帮我省了。”

王逸动嘿嘿一笑,他很喜欢余芳秋给他剪头发的画面。

吃过早餐,两人来到江珊的美容美发店。

时间还早,美发店刚开张,店里还没客人。

“逸动,芳秋!”

见到王逸动和余芳秋,老板娘江珊眼睛便是一亮。

前段时间王逸动卖了一些美白药膏给江珊,虽然效果比不上美白药水,但也促使她的店一举跃升为县城里最受女人欢迎的美容美发店,一个月的营业额比得上以前三个月。

在她眼里王逸动和余芳秋就是贵人,因此招待起来十分热情。

“刚才那两位是谁,为什么老板娘那么热情?”一名新来的发型师没见过王逸动两人,好奇地问,在她的印象中,老板娘招呼县长夫人都没那么热情。

“一个是余家的大小姐,另外一个神秘的年轻人,据说是农民,但是,那天在这里送了一个价值两千万的手镯给余大小姐!”一名经历过那天王逸动打脸吕蓉娜的发型师说道。

“两千多万的手镯?假的吧!”新来的发型师不信。

“假的?呵呵,当时我们也以为是,但后来都被打脸了,连吕家的大小姐也被打脸了!”回忆起那天的情景,那发型师依旧十分感慨。

新来的发型师震撼:“难道就是刚才余小姐手上那个翠绿的手镯?”

“没错!那个是极品帝王绿的手镯!”

……

不提理发店工作人员的对话,王逸动坐在椅子上,透过前面的全身镜,欣赏帮他理发的余芳秋。

余芳秋神态专注,绝对是最美的理发师!

得到此等绝世佳人帮理发,简直是帝王般的待遇。

“逸动,芳秋,我有事忙,先走了。”

瞧着王逸动和余芳秋郎情妾意的样子,江珊很识趣地离开,将空间留给两人,并且禁止其他人进这间VIP美发室。

……

离开美容美发店,余芳秋去工作,王逸动去跟余靖仲见面。

之前余芳秋已经打电话给余靖仲,定好了时间地点。

一间茶楼里,王逸动见到了余靖仲,意外的是,余靖仲身边还有一个女人,这女人应该就是余芳秋的继母柯月。

不是说和余靖仲单独聊天吗,怎么柯月也来了?

带着一丝疑惑,王逸动跟两人打招呼。

“呵呵,逸动,请坐。”

余靖仲和柯月两人都挺热情,柯月还亲自泡茶倒茶。

“逸动啊,跟芳秋相处得怎么样?”余靖仲笑容亲切地问。

“挺不错的。”王逸动道。

“芳秋那孩子自小要强,我这个做父亲的工作忙也没多少时间陪她,现在她能遇到你,有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跟她一起生活,我就放心了。”余靖仲有些感慨地道。

从话语中,似乎余靖仲对王逸动这个准女婿很满意,很多都是夸王逸动的话。

王逸动没有飘飘然,反而感觉有些不正常,一个准岳父不论对准女婿多满意,如果全部是赞美的话,而不敲打,那就不合常理。

“逸动,我听芳秋说,你投资的药厂,主要生产治疗近视的药?”余靖仲不动声色地问。

“额,是的。”

“资金够吗?不够伯父这里有!”

“呵呵,够。”

“逸动啊,伯父在药品一行混了几十年,多少有一些经验。研制出一种新药,一旦上市,就会被竞争对手破解模仿,如果不尽快占据市场,那么甚至有可能被竞争对手反超。一般来讲,黄金时间不到一年。”

余靖仲语重心长地道:“我听芳秋说,你研制的治疗近视的药,效果特别好,你要抓住这第一年的时间,把它推向全国,甚至全世界,打响品牌,让竞争对手即便破解模仿也无法超越。所以,前期的产能一定要大,投资要多!我估算了一下,灵益制药的前期投资,最好能有四个亿,把厂子建大建强!”

听到这,王逸动基本明白余靖仲此次跟他会面的意图了。

“伯父,我的明眼液,其他制药厂无法破解。”王逸动道。

余靖仲摆摆手,道:“逸动啊,你还年轻,不知生意场上险恶,就算科技手段无法破解明眼液的秘方,但也防不住那些人用卑鄙的手段来获得秘方啊!”

“这样吧,反正伯父这里有钱,投资三个亿给你!”

喜欢超级小村民请大家收藏:()超级小村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