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目瞪口呆

只需一次针灸,就能重展雄风,这对赵所长来讲无异于惊天的好消息!

“小神医,请问您怎么称呼?”赵所长压制住情绪波动,用恭敬的语气问。

“王逸动。”

“小王神医,您什么时候可以帮我治疗呢?”赵所长把王逸动当成了救命稻草,目光殷切而诚恳。

“现在就可以治疗,但我需要一套银针。”王逸动道。

赵所长从柜子里翻出一套银针,道:“这套银针可以吗?”

王逸动微微一愕,这赵所长怎么会有银针?

赵所长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小王神医,不瞒您说,为了治疗这病,我自己也钻研过一些中医秘法。”

王逸动了然,赵所长这是久病成良医啊,自己往自己身上扎针!

有银针,有消毒的酒精灯,王逸动让赵所长躺到沙发上。

办公室外,包工头白池,以及两个民警在等待。

“哼,居然假装中医来糊弄赵所长,真是胆大包天!”白池阴阳怪气地嗤笑。

两个民警深表赞同,他们觉得欺骗赵所长,后果很严重。

十分钟后,办公室的门开了。

白池冷笑:“刚哥,进去抓人吧,赵所长肯定在生气!”

民警小刚点点头,只等赵所长的传唤,就进办公室押王逸动去审问。

然而,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小王神医,你千万不要客气,就让我送你回家吧!”

“呵呵,赵所长客气了。”

只见赵所长和王逸动有说有笑地走出来。

什么情况?!

白池和两个民警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白池还在发懵,就见赵所长冷着脸对他道:“白池,你企图侵吞工人工钱,殴打工人,还反过来诬陷小王抢劫?小刚小吴,抓他去好好审问!”

“是,是赵所长。”

形势逆转得太快,两个民警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们机械地把白池给拷上。

白池一脸懵逼地被两个民警押到了审讯室。

“赵所长,要不要叫我爸他们来做笔录?”王逸动问。

“不用。”赵所长坦白说道:“小王神医,若一切按部就班进行,白池不会受到法律多大的制裁,但是你放心,我会尽量给他一个深刻的惩罚。”

解决白池的事,赵所长低声问:“小王神医,你什么时候再来给我施针?”

刚才王逸动在治疗赵所长的时候,留了个心眼,说还需要再给赵所长施一次针,赵所长才能痊愈。

事实上赵所长的病灶已经去除了,只不过王逸动为了防范赵所长反水,故意说的而已。

王逸动道:“先观察一个月,若赵所长那方面不再出现问题的话,就不用再施针了。”

“嗯嗯,一切听小王神医的。”

赵所长又问了几个问题,得知今晚就可以行房事,他是激动万分,恨不得立马飞回家推倒自家婆娘!

三年了,他的婆娘守了三年的活寡,他要好好补偿她!

幸福的生活即将回归,这一切都是小王神医赐予的啊!

心中感慨万千的赵所长,看向王逸动的目光充满感激。

“嘎——”

派出所外,一辆三轮摩托车紧急刹车,从车上下来六七个人,有王逸动的父母,有李轻蝶一家,有同村的叶八等。

王炳德是来证明儿子清白的!

一群人脸上都是担忧和焦急,准备进入派出所。

“逸动,王伯伯,逸动在那里!”眼尖的李轻蝶率先看到王逸动。

大家沿着李轻蝶的手指看过去,只见王逸动和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中年人,有说有笑地从派出所的大门口走出来。

王炳德和黄梅来不及去多想,就急急忙忙冲上去:“儿子,你没事吧?”

看到父母,以及后面的李轻蝶一家,大家眼睛里发自内心的一种关心,王逸动心中微微一暖,笑道:“爸妈,我是被人冤枉的,能有什么事!”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派出所的赵所长,是他帮我主持公道的。”

听闻派出所所长还了王逸动清白,王炳德就要感谢,不料赵所长率先握住他的手,道歉道:“王老哥,真是对不住啊,让你们受惊了!”

王炳德先是一愣,然后忙说没有。

赵所长接着道:“王老哥,真是羡慕你,养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

赵所长左一声王老哥右一声王老哥地称呼王炳德,那热忱的样子,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王炳德是下来巡视检查的领导呢!

大家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什么情况?

李轻蝶站在黄梅旁边,俏生生地看着王逸动,眼睛里闪烁着异彩,逸动哥在派出所里经历了些什么呢?

本来赵所长还想开车送王逸动一家回去,但被王逸动拒绝了。

几分钟后,三轮摩托车上。

“儿子,发生了什么事,赵所长为何那么热情?”黄梅拉着王逸动的手问。

三轮车上的七八个人皆是看着王逸动,等待王逸动来解答他们的疑惑。

王逸动笑道:“没什么,就是我治好了赵所长的一点隐疾。”

“你治好了赵所长的病?”黄梅惊讶。

“是的。”

“原来是这样啊!”王炳德终于明白赵所长为何对他那么热情了,他对儿子的能力也有了新的认识。

“逸动,你真厉害!”

刘咏荷竖起大拇指,越看越觉得王逸动是女婿的好人选。

同村的叶八也是对王逸动肃然起敬,但他很好奇王逸动治好了赵所长的什么病,于是就问:“逸动,你治好了赵所长的什么病啊?”

“呵呵,隐疾,一点小病。”王逸动微微笑道。

当然,在车上不能说,回到家王逸动就无所顾忌了。

“哈哈,好小子,真有你的!”

在家里关上大门,听王逸动说治好了赵所长的不举,王炳德开怀大笑。

黄梅也是笑了一下,接着问王逸动:“儿子,你现在能治很多病吗?”

“大部分能治吧,毕竟你儿子我是很天才的!”王逸动一点都不谦虚地道。

黄梅听得那是满满的骄傲,笑容满面地道:“好儿子,妈这就去做午饭,做你最喜欢吃的菜!”

一个小时前一家人还忧心忡忡,一个小时后就围坐在餐桌前温馨愉快地吃午饭,这给了王逸动不少感触,有时候简单的幸福,也是需要能力来维护的。

喜欢超级小村民请大家收藏:()超级小村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