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遇到神医

黄梅先是看了一下王炳德脑袋上的伤,见不算严重,这才彻底放下心来,道:“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王炳德带着满心的疑惑回到家,再也忍不住问:“阿梅,你怎么变得这么白?”

他才一个月不回家而已,儿子和老婆都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由不得他不吃惊。

黄梅笑着道:“这还得问你的儿子!他啊,最近捣鼓出了一些东西……”

黄梅把这段时间王逸动的变化告诉王炳德。

王炳德听得眼睛里多次放光,最后喃喃自语:“真是列祖列宗保佑我王家啊!”

王逸动任由父母在厅堂里谈论他,他把几种中药材混合起来,放进捣药罐捣碎,然后敷在父亲的伤口上,用原有的绷带包扎好。

“老爸,两天内你的伤口就结疤愈合了。”王逸动说道。

“逸动。”王炳德拉着儿子的手,久久不语,眼睛里流露着激动和骄傲。

握着父亲布满茧子的手,看着他黝黑沧桑的脸,王逸动也是颇为感慨,以前父母为他遮风挡雨,以后他要让父母过上好生活。

“老爸,你先去洗澡吧,你现在的样子可配不上老妈哦!”王逸动笑着道。

“臭小子,居然调侃起你老爸来了!”

王炳德笑骂了一句,不过他身上一股酸臭味,衣服上还沾满了水泥灰尘,确实跟白净的黄梅有点不搭。

但王炳德并没有使用美白药水,他的理由是一个大老爷们要那么白干嘛!

王逸动深表赞同,因为他自己也是不用的。

“老爸,既然你不喜欢美白药水,那我给你准备一种药浴。”

“药浴?”

“是的,能够强身健体,祛除身体暗疾的药浴,你和老妈都要浸泡几次。不过现在家里缺少材料,你等我去买回来。”

想到就做,王逸动骑车自行车去镇里买中药材。

望着儿子出去的背影,王炳德轻声自语:“儿子,老爸永远以你为骄傲。”

黄梅站到王炳德旁边,心里感到十分幸福,能养出一个让全家人都骄傲的儿子,这对一个母亲来讲无疑是最幸福的事。

……

王逸动到镇里先是办了一张邮政储蓄银行的卡,然后去到药铺,花上千块钱买了十几种中草药,而且每一种数量都挺多,把药店的小美眉乐坏了。

驮着几大包中药材回到家,王逸动着手制作药浴。

一辆警车突然开进青山村,问了几个路人,然后开到王逸动家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民警,以及一个早上在工地被王逸动打过的青年。

民警冲进王逸动家,冷声道:“这里是王炳德家吗?”

看到警察出现,王炳德心头咯噔了一下,包工头好像认识派出所的人,肯定是他报警来抓逸动的!

“抢劫的人就是他!”民警后面的那个青年指着王逸动。

两个民警目光锁定王逸动,道:“有人报案说被你抢劫了五万块,跟我们回派出所接受调查!”

“警察同志,情况不是这样的——”王炳德十分恼火,包工头竟然反过来诬陷他儿子抢劫!

王炳德想解释清楚,但一个民警打断了他,道:“情况如何,我们会调查清楚!”

“老爸老妈,你们放心,我相信警察会还我清白的。”

王逸动并没有反抗,任由民警拷住他。

他安慰了父母几句,便被押上警车。

“小子,你能打又如何,赵所长是白老板的朋友!这次你死定了!”返回派出所的路上,那名早上被王逸动打过的青年,一脸戏谑地看着王逸动,道:“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王逸动不语,心里思量着解决的办法。

来到派出所,王逸动先是被押去所长的办公室。

此时,一个鼻子上贴着药贴的秃头,在办公室里讨好赵所长。

秃头自然就是包工头白池。

“赵所长,就是他,打伤了我们几个人,抢走五万块!”当王逸动被押进来,白池立马气愤地站起来。

赵所长看了王逸动一眼,对后面的民警道:“小刚,你们去做好笔录和口供。”

白池目光怨毒地盯着王逸动,心说小子你敢跟我斗,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眼看两名民警就要把王逸动押去审问,这时王逸动开口道:“赵所长,我对中医颇有研究,你身上有点隐疾,我可以治好。”

这话让大家都愣了一下。

白池骂道:“你TM的才有隐疾,赵所长身强体壮,健康得很!再说了,你个毛头小子,算哪门子中医!”

两个民警也赞同白池的话,准备强行把王逸动押出去。

出乎意料的是,赵所长开口道:“小刚,你们出去,我先跟他聊聊。”

大家懵了,难道赵所长真有什么隐疾?可是就算有,这小子肯定也是蒙对的!

“赵所长,你别听他的,他哪懂什么中医啊!”白池有点着急地道。

“我让你们先出去,听不懂人话吗?”赵所长有些不高兴了。

白池并非赵所长真正的朋友,只能算认识,因此一见赵所长不高兴,他立马点头哈腰退出去。

待办公室里只剩他跟王逸动,赵所长道:“小兄弟,你说说我身上有什么隐疾?”

“不举。”王逸动直截了当地说道。

简单的两个字,却揭开了赵所长心中隐藏的痛!

表面上看,赵所长正值壮年,红光满面,在床事方面应该很厉害,但只有赵所长知道,他在老婆面前根本抬不起头!

三年前的一次抓捕行动,赵所长下面被撞了一下,此后那里就再也起不来,找了很多中医、西医治疗都没效果。

一个陌生的少年一语道破他的隐疾,赵所长怎能不震惊!

赵所长觉得,这回自己真碰到神医了!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绝不能错过!

于是,赵所长站起来,解开王逸动的手铐,热忱地道:“小兄弟,请坐。”

王逸动点点头,大大方方地坐到沙发上。

“小兄弟,请问我的病能治好吗?”赵所长给王逸动倒了一杯茶,期待地问道。

王逸动给赵所长把了一下脉,道:“针灸一次,今晚即可雄风再现。”

闻言,赵所长再也无法淡定。

三年了,这三年来他白天男子汉,晚上汉子难,过得心里非常苦!

今天,他终于看到了曙光!

【PS:这里解释一下,文中说了,所长跟包工头不熟,没有任何幕后交易,抓王逸动回来只是接到抢劫的报案。也就是所长并非准备颠倒黑白,只是录口供。大家仔细看书吧,别想到什么就立马吐槽。好了以后不会再做这种解释了。】

喜欢超级小村民请大家收藏:()超级小村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