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那是谁

来的人,自然是王逸动!

他远远地看到父亲头上缠着绷带,还被几个气焰嚣张的青年围困,心中顿时燃起冲天怒火。

“你是谁,少管闲事,给我滚!”

包工头的小舅子恼羞成怒,因为他刚刚被王逸动的声音吓得打冷颤。

“逸动,你怎么来了!别过来!”

王炳德看到儿子出现在这,不仅没有惊喜,反而担忧起来,他自己受伤不要紧,但决不允许这帮人打伤他的儿子!

王炳德突然冲开四个青年的包围,挡在王逸动前面,沉声道:“逸动,快回去!”

却见儿子抓住他的手臂,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将他拉到背后!

再接着是儿子自信沉稳的声音:“老爸,这里交给我!”

王炳德愣住了,儿子的力量怎么这么大,儿子好像变得跟以前有些不同了?!

在王炳德愣神的功夫,王逸动走到那四个青年的两米外,眼神冰冷地道:“是你们打伤了我老爸?”

四个青年有一种被一头猛兽盯上的恐惧感,这让他们十分羞恼,一个毛头小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包工头的小舅子有些狰狞地道:“小崽子,这里没你说话的分,给我滚回去!”

话音未落,包工头的小舅子抬起脚狠辣地踢向王逸动。

“嘭!”的一声,一道人影急速倒退三四米,重重地仰面倒地!

却是王逸动后发制人,一脚踹倒包工头的小舅子。

在场的人惊呆了,他们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包工头的小舅子已经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痛苦地捂着肚子哀嚎。

在这会功夫,王逸动再次出手。

“嘭!嘭!”

其他三个青年接连被放倒,有的抱着大腿惨叫,有的捂着鼻子流眼泪!

包工头看傻了,手中的香烟掉到地上浑然不知。

王炳德也是发愣,儿子打架怎么这么厉害?他揉了揉眼睛,没错啊,这就是他的儿子!

在包工头小舅子惊恐的目光中,王逸动抓住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提起,面无表情地道:“说,是谁打伤我老爸?”

“是,是我。”

王逸动的气势十分可怕,包工头的小舅子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竟是不敢否认。

“那你可以去医院住段时间了。”

“嘭!”

蕴含王逸动怒气的一拳,轰然砸出。

包工头小舅子嘴里飞出几颗牙齿,下巴脱臼,掉到地上昏迷过去。

包工头看得头皮发麻,这小子出手真狠啊!

事实上,王逸动都是有意克制的了,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否则以他的性格,敢伤害他的老爸老妈,他至少要让对方断手断脚!

“老爸,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什么打伤你?”王逸动回到父亲身边,检查了一下父亲后脑勺上的伤口。

王炳德还没从刚才儿子的表现中回过神来,他把包工头企图侵吞他们工钱的事说出来。

这里的动静,把整个工地的人都引来了。

整整二十多个工人站在包工头那一边。

听完父亲的诉说,王逸动心头更加恼火,准备过去暴打包工头,但却被父亲拉住。

“逸动,别冲动。”虽然已经知道儿子打架厉害,但对方毕竟人多,王炳德有些担心。

“老爸,你以为这些人都会给包工头卖命吗?”王逸动胸有成竹地道:“放心,我会把工钱要回来的!”

说完,王逸动一步步朝包工头走过去。

此时包工头那边,二十多个建筑工人,有的拿铁锹有的拿砖头,一个个如临大敌地看着王逸动。

但除了包工头的小舅子那几个,没谁真愿意为包工头卖命,毕竟那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

“你们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拦住他!”

包工头见没人动手阻拦王逸动,立马就急了,许诺道:“谁拦住他我给三百块!”

听到可以拿钱,其中五个工人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站出来挡在王逸动前面。

“小兄弟,有事情好商——”

“嘭!嘭!”

为首的那工人话还没说完,五个人就全部倒地了!

剩余的建筑工人看得心惊肉跳,再也没人敢为了三百块钱出头,笑话,三百块还不够医药费呢!

就这样,王逸动走到了包工头身前,目光冰冷地盯着他。

“我警告你,我跟派出所赵所长是好朋——”

“嘭!”

包工头威胁王逸动,鼻梁上立马挨了一拳,痛得他龇牙咧嘴。

“我靠,你死——”

“嘭!”

包工头感到莫大耻辱,想大骂王逸动,但紧接着又挨一拳,鼻梁都塌了!

鼻血狂涌,痛疼钻心,包工头彻底被打怕了,带着哭腔道:“小兄弟我错了,求求你别再动手了。”

“把我爸和叶八叔的工钱,彻底结清。”王逸动像提着小鸡一样,拎着包工头的衣领。

“好好!”

包工头把手里的皮包给王逸动:“里面有五万块,全部给你们。”

“不是给,这是我爸和叶八叔应得的!”

王逸动随手将包工头扔到地上,取出皮包里的五万块,然后便跟王炳德和叶八离开。

走远之后,叶八有些兴奋地道:“逸动,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之前叶八被吓跑,后来又折返回来,刚好看到王逸动打倒包工头的小舅子。

王逸动微微一笑,将五万块分出一半给叶八。

“炳德,逸动,这是你们要回来的,我只要两万就行。”叶八为人比较胆小怕事,若不是王炳德和王逸动,这次估计他就自认倒霉了。

“阿八,那是你的钱,给我们干嘛!”

叶柄德沉声说了一句,叶八也就把钱收好。

三人一起骑自行车回青山村。

路上,王炳德在背后看着王逸动。

刚才王逸动的表现,给他带来很大的震撼。

“儿子长大了啊!”

王炳德十分欣慰。

更让王炳德惊喜的,是回到村后看到老婆黄梅的变化。

“儿子,炳德,你们回来了!”

黄梅在家里提心吊胆,跑到村头去等老公和儿子。

看到老公和儿子出现,她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下。

至于王炳德,则有些懵,这个白净的少妇是谁?

靠近了他才敢确认这是自家的婆娘!

“阿梅,你这是——”王炳德指着黄梅白皙的脸蛋,吃惊得不知道该怎么问。

喜欢超级小村民请大家收藏:()超级小村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