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惜语看到那戒指,愣了愣:“这是什么?我怎么好像……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秦殊冷冷道:“你不需要知道这是什么,只需要派人把他送去炉息洞穴,交给童颜药老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阮惜语忽然想起来,失声道:“这是药妃一直随身带着的戒指,怎么……怎么在你这里?”

秦殊撇嘴,看来这个戒指真是药妃经常戴着的,连阮惜语都知道。

淡淡道:“药妃非要送给我,我却之不恭,于是就在我这里了!”

阮惜语脸色惊愕,药妃到底为什么对秦殊这么好啊?

难道秦殊和药妃先前就有什么渊源吗?能让药妃如此照顾,收为徒弟,还送出随身之物,真是对秦殊好得不行。

她不知道,药妃不是和秦殊有什么渊源,只是迫不得已而已。

又想,这戒指是药妃的随身之物,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肯定是个宝贝。

越是朴拙不显眼,或许越是惊人的宝贝呢。

忙问:“但这么贵重的东西,为什么要送去炉息洞穴给童颜药老?”

秦殊皱眉:“你说它贵重,难道你知道它贵重在哪里吗?”

阮惜语摇头:“我不知道,但既然是药妃的随身之物,那肯定是贵重之极的!难道你要送去给童颜药老将功补过?那为什么不送流风剑给童颜药老?童颜药老要的是流风剑!你送这个戒指给他,他肯定会认出,这是药妃之物,必然会赶来这里。听说他这些年一直在寻找药妃的下落……“

秦殊笑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为了把童颜药老引到这里来呢?”

“什么?你要把童颜药老引来这里?”

秦殊点头:“如果他不离开炉息洞穴,我又怎么能趁虚而入呢?”

“你……你要去炉息洞穴?”阮惜语更加吃惊。

秦殊笑了笑:“听起来炉息洞穴是个不错的地方,我想去逛逛,不行吗?”

去炉息洞穴逛逛?这个口气实在是太大了,阮惜语都不知该怎么说秦殊,只觉得秦殊实在太过狂妄。

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终于知道该说什么,就要说,秦殊却摆手:“你需要做的不是在这里废话,而是赶紧派人把这枚戒指送去炉息洞穴交给童颜药老,然后把万重山庄布置成一个大陷阱,等着童颜药老的光顾,他派只掠风雕给我送来见面礼,礼尚往来,我当然也要还个见面礼给他才行!”

说完,看到阮惜语依然傻在那里,不由撇嘴,“我说,你倒是去啊,没听到我的吩咐吗?”

阮惜语是被秦殊这个计划给吓傻了。

童颜药老在万重山这一带谁敢招惹,躲都来不及呢。

但秦殊现在竟然要对童颜药老下手,要打童颜药老的主意,实在太胆大包天了。

结结巴巴地问:“你……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秦殊叹了口气:“你真是废话,我当然要这么做,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

阮惜语还是有些犹豫,但秦殊的话,又不敢怎么违背,咬咬牙:“好,我知道了!”

按照秦殊说的,去做了。

……

阮轻怜带着药妃,到了一个房间里,殷勤地给药妃找衣服。

这里确实下人的衣服最多,翻开箱子,所在皆是。

料子不怎么样,做工也不考究,颜色同样显得俗气。

阮轻怜找了半天,也找不到能衬得起药妃气质的,最后只能选套稍微好点的,拿着衣裙,转身说:”姐姐,不如你将就……“

还没说完,也没完全转过身,一个板凳就砰地砸下来。

砸到了阮轻怜脑袋上。

板凳立刻破碎,四分五裂。

阮轻怜却好像没有任何感觉,眨了眨眼睛,古怪地看着药妃:“姐姐,你做什么?”

她的实力已经觉醒,又拥有着超强的防御,一个板凳怎么可能伤得到她?

药妃不甘心,抓起一个长凳,又狠狠砸到阮轻怜的脑袋上。

只要能打昏或者打死阮轻怜,她就可以逃之夭夭,至少逃出秦殊的魔掌。

她是发现了,秦殊这混蛋太难缠了,自己被他攥在手里,绝对没有翻身的机会,只能逃走,才有恢复实力和报仇的可能。

而要逃走,阮轻怜现在是最大的阻碍,也是最大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所以表现地相当凶悍。

只是,长凳砸在阮轻怜脑袋上,又砸碎了,阮轻怜依然什么事都没有,诧异地看着她。

这个时候,药妃才猛地想起,她是阮惜语的女儿,就是她被阮惜语用了自己的方法培养成了高手的,秦殊说过啊!

那叫一个懊恼,自己随口说的一个方法,培养出了个高手。

这个高手,成了今天自己逃走的最大阻碍。

咬牙问:“你娘是不是经常给你吃铁骨石?”

“什么铁骨石?”阮轻怜很茫然,不过又很实诚,“我娘倒是经常给我吃一种特别的石头!”

药妃咬牙:“看来这是真的了!”

阮轻怜依然古怪地看着她:“姐姐,你拿东西砸我做什么?”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砸昏她逃走啊!

药妃看她茫然的样子,暗暗有些心喜,这丫头看起来傻不拉几的,或许可以糊弄过去。

不然的话,她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秦殊,秦殊不知又该怎么对自己了。

那家伙的手段层出不穷的,想想就不寒而栗。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要逃走的事情。

忙笑,对阮轻怜说:“你娘就是用我教她的办法把你培养成了一个高手,我想试验一下,你是不是和我想象中的那样防御无敌!就是这样!”

阮轻怜看看她:“你应该是要把我砸昏,然后逃走吧?如果你只是要试我的防御,不用脸色那么凶狠可怕的!”

药妃真是无语了,这丫头到底是傻还是聪明?

看起来傻乎乎的,但心思又很细腻。

难道自己被关在地牢里这些年,已经完全跟不上时代了?

怎么这些年轻人都这么古怪难对付呢?

忙笑:“你误会了,我就是想试你的防御呢!”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都市狂少..7272328)-- ( 都市狂少 )

章节目录

都市狂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都市狂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都市狂少并收藏都市狂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