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李玉彤话落之际,孟凡乃至道长与刘玉若三人已经风尘仆仆的进屋了。

  在见到三人的那一刻里,李玉彤甚至激动的有些难掩内心的喜悦之意,眼神中夹杂着的泪意更是很好的表达了这期间她对这三人尤其是孟凡的思念以及担心。

  “玉彤姐,对不住啊!我们途中有些事耽搁了,所以才会到现在才回程。”孟凡一见李玉彤泪眼婆娑,那股心生的歉意便顺势而起了。

  不过说起来,也确实是让她们等的太久了。本来算计好的几天要归,结果一声不响的推迟了这么久,这换做谁都会着急的吧!

  不过更为对不起的应该是李佩琳才对,让这丫头被寒毒折磨了这么老久,属实三人的不足……

  李玉彤闻言后忍着泪水冲着孟凡摇了摇道:“没事,平安回来就好!”

  她深知这个时候可不是拉家常的良好时间,所以暂且也就隐匿了自己的情绪。

  当下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帮李佩琳解了这折磨了她这么久的寒毒为妙,否则时间久了这丫头还真有可能撑不住。

  越过李玉彤后,孟凡从道长手里接过血兰,悄然走近了依旧躺在床上想要起身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李佩琳的塌边。

  这有些时日不见,这丫头果真是憔悴了很多。那张因被寒毒折磨了许久而变得煞白的小脸更是让人心疼不已。

  看到这里时,孟凡的心里亦然是特别不是滋味。他甚至开始觉得是自己耽搁了那么久,所以才导致李佩琳这般令人心疼的被寒毒折磨成了现在这幅可怜模样。

  “对不起……我们让你久等了。”孟凡在与李佩琳对视第一眼后,就顺势说出了这句憋在心里的歉意。

  对此李佩琳听了之后,心里便更加的不是滋味的对其摇了摇头。

  能为了她前去珠峰之巅冒险,她就已经够为此感激不尽的了,关于时间上她哪里还有资格抱怨丝毫?孟凡三人又有何歉意之说呢?

  李佩琳给出回应后,孟凡没在多敢耽搁什么,直接从道长手里掠过了几人辛辛苦苦采摘而来的血兰。

  趁着血兰现如今的状况还算优质,将它的功效顺势挪移到李佩琳的身上应该是当下最好的做法。所以为此孟凡并不打算过多在犹豫什么。

  “佩琳你撑住,马上就可以帮你摆脱这血兰所带来的苦难了。”孟凡说着极为专注的准备将血兰内的寒体之灵给就此牵引而出,接着灌输给李佩琳然后代替她体内的寒毒。

  看着孟凡准备施法,其他几人很识趣的就撤出了几米开外的地方了,尽可能的将这有利的空间腾出来给孟凡。

  待其他人撤出来之后,孟凡便开始潜心帮李佩琳驱毒了。一开始确实没发觉她的情况会这么严重,但是当孟凡刚一掀开她那被层层包裹覆盖起来的身体之后,她那随时散发而出的寒气,就足以让孟凡很明确的感受到那种来自骨子里的寒意有多么的震慑。

  如此寒意袭来,看这样子这丫头应该被折磨的不轻啊!不过还好现在有灵物血兰了,只要能合理将这圣物里的灵气借渡给她,她便可以永免寒毒之苦。

  为此孟凡可是没有停歇一刻,用了大约十五分钟之久,才将驻足在李佩琳体内的长久寒毒给顺势逼了出来。

  这血兰不愧是灵物圣物,孟凡在刚一驱使它的时候,便能深刻感受到蕴含在每一片花瓣里的神秘力量。

  用它来摒弃驻足在李佩琳体内的寒毒,应该是再适合不过的物种。而且以寒抵寒,这血兰势必就是敌对寒毒的最佳克星。

  十五分钟后,李佩琳冷汗一场,彻底将蕴含在她体内的寒气给逼了出来,血兰的力量就此填充在了她的体内,给她刚刚驱除而散的身体增补上了新的灵力。

  虽说这血兰是生长在寒崖之巅,但是它的具体功效却是携带有丝丝暖人心绪的热量所在的。

  所以在成功驱逐了寒毒那玩意过后,李佩琳的空虚之躯也不会有任何的空缺冷凉,也就可以如一个正常人那般拥有正常之躯了。

  随着孟凡静心收法,李佩琳的情况也有了很明显的好转。甚至根本就如刚刚那个宛似病入膏肓无药可救者是两个不同的状态。

  看李佩琳情况好转,孟凡乃至其他几人也都随之松了口气,这下也就不用担心这丫头什么了。不过如若想完全恢复好,恐怕还是得需要一些时间,毕竟养身体可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完成的。

  “谢谢……”等孟凡收法后,悄然睁开了眼睛的李佩琳则对其礼貌的言了声谢意。

  当然这对孟凡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一个队里的人,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他应该都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极力相救的!

  “行了行了,大家一路相互扶持才好不容易走到此的,如今一片安详的自己人就无需再说什么客套话了。”道长被此气氛搞得浑身不自在,于是乎便有意识的努力打破了这般尴尬的煽情气氛。

  一切事毕一行人重聚,道长则开始像个话唠一般,对着其他几人说起了这一路来的种种坎坷经历。

  如今李佩琳也已摆脱了寒毒之苦,孟凡的基本任务也算是彻底达成了。而且就连断魂宗这等威胁也已被其处摆平掉了,现看来人生似乎满是得意。

  而看三人平安归来,一直留守在江城的女人们,也开始坦荡的随着道长的讲说就此一个个乐开了花来。

  江城公寓里,因三人凯旋归途,顺势又恢复了往昔的活跃。虽说这一路走来历经不少事,也丢失不少的人,但在孟凡心里,能有今日的平和安稳,他就已经够为之心满意足的了。

  与此同时远在高原边际的阿容次里,相对来说也没有闲着。在孟凡几人走后,他也无意间发现了三人留在此处的高额巨款。

  既然人家有心,他也总不可能天涯海角还回去,于是乎他便准备应承三人之前所说过的话,将这批高额巨款用来发展藏区边际的贫苦地区,实打实的做个无私的人。

  也可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去传达给每一个靠引路为生的高原者,激励他们能踏实做事老实做人,一同发展藏区地域。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一路上所发生的种种,无一不再激励着孟凡逐渐催使自己日益强大,毕竟江湖上与他树敌的人太多了,乃至他现在要保护的人也太多了。

  正因如此,不管事态发展到哪一步孟凡都是万万不可松懈的轻易放下警惕者,时刻箭在弦上也应该是他的最佳处事状态。

  而至于以前的种种,过去的也终将全部都随风而去,人嘛谁都不会一直往后退,都应是一直持前进步伐的。

  至于以后,他还真没有想过要何去何从,也许这般安逸的生存也挺好。

  当然以后的日子里,他也希望能继续如今日这份和谐美好般一直走下去,直到老掉了牙,而后归隐江湖!

  至于刘玉若道长一行人,也只当是作为最好的陪伴者,就此拥护孟凡到底。

  山高水长,江湖恩怨是非多,惟愿一切平安冷暖自知。

  (全书完)

  

章节目录

至尊小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铜鎏金虎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鎏金虎符并收藏至尊小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