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脱你就脱,那么多问题,是不是不想治病了?”王兵白了他一眼。

  “想!”说着他三两下将自己扒了个清光。

  “转过去,我现在开始运功替你疗伤,接下来你要保持这个姿势坐好,千万不能动一下,不然就得从头开始,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概要多久?”史建问。

  “三个小时!”

  “这么久?”

  久是久了点,但想到自己的病能好,史建也就忍了。

  但史建并不知道的是,在王兵喊了一声‘开始’之后,他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还打了个盹儿,说是给史建治疗,其实他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只有史建像傻子一样在那里呆坐着。

  三个小时无比煎熬,无论是对史建来说还是对外面的史正达来说都是如此。

  “连父亲你都治不好的病,他能行吗?”俞国安小声议论着。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俞皓华笑道。

  “冰清,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我和老师是在……”俞冰清将和王兵认识的经过告诉了家人。

  “你就那样拜了他为师?”俞国安感觉难以置信。

  “是的,别看老师年纪轻轻,他的医术却非常了得,跟老师学习的这几个月时间,我从老师身上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俞冰清对王兵赞不绝口。

  “对了,爷爷,老师之前教我的一些东西和您教我的一样!”

  “有这种事?”俞皓华吃了一惊,“有哪些东西一样?”

  “很多,其中就有一些是爷爷您说不能外传的!”

  不能外传,也就等于说是‘俞家’人才会的方法,既然是只有‘俞家’才会的方法,那何以王兵一个外人也会呢?

  “你确定和你爷爷的一样?”俞国安问。

  “确定!”俞冰清肯定地点了头。

  “他该不会是偷学的吧?”

  “别胡说!”俞皓华白了俞国安一眼,说道:“人家光是教给冰清的‘针灸之术’这一点,就不屑于偷学咱们家的医术,如果他教冰清的东西和我们俞家的一样……”

  俞皓华陷入了沉思,“他一定是隐瞒了什么不能让我们知道,或许,他真的和我们家的那位‘恩人’有着密切的关系!”

  三个小时眨眼便过去。

  史正达急的在门口徘徊,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儿子出来。

  而这个时候史建比他还要着急。

  “还没到三个小时吗?”他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差不多了!”王兵走到他的身后,对着他腰椎上的某个穴位一指,细不可见的‘异能’瞬间没入腰椎之中。

  为什么史建的病连俞皓华这个泰山北斗都治不好?

  又为什么连那些先进的医学仪器都查不出来?

  是因为王兵用将他的穴位封死了,这种以‘乾坤针法’封穴的方法别说是俞皓华,就算是已经学了‘乾坤针法’的俞冰清都查不出来,这个世界也只有王兵知道。

  所以要治史建的病并不难,只要将他被封住的穴位恢复就好,也就是这么一指的事情。

  “有没有感觉?”王兵问。

  “什么感觉?”

  话刚说出口,史建突然有了‘感觉’,然后就难以置信的发现原来‘废’了的‘东西’竟已恢复了生机。

  “好了,我好了!”久违的感觉回来了,他高兴得有点找不着北,回头一看,王兵正气喘吁吁地坐在那里,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你怎么了?”

  “你是好了,我半条命差点没了!”

  这演技还有谁?

  不管怎么样,史建的病真的好了,不仅好了,而且似乎比原来更‘强’了,因为一直都保持着那个状态。

  他连忙穿上衣服,兴冲冲地跑了出去跟史正达分享这份喜悦,看到自己儿子又恢复了往日‘雄风’,史正达也高兴不已,至少钱没有白花。

  “先生,您没事吧?”邬月落看到了一脸疲倦走出来的王兵。

  “没事,就是有点累!”

  “王兵先生医术之精湛,老朽佩服!”俞皓华说道。

  看到王兵那‘虚弱’的样子,谁还会认为史正达花的钱不值得呢?

  “我孩子的病已经痊愈了吗?”史正达临走之前还不放心问道。

  “是的,痊愈了!”

  “那么俞老先生,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罢父子二人离开了‘俞家’。

  “时候不早,如果王兵先生不嫌弃的话,请在这里留宿一晚,明天在走!”俞皓华邀请说道。

  “好啊,那就打扰了!”

  “不打扰,听我孙女儿说除了‘针灸之术’,王兵先生还教了她不少别的医术,老朽也想跟王兵先生探讨一下医学上的问题!”

  就这样,王兵在‘俞家’的岛上住了下来,而史正达和史建父子在离开了‘俞家’的私人岛屿后,也因为时间关系不得不在附近的城里过一夜。

  史建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了,尤其是当他看到那充满勃勃生机的地方时,更是兴奋得睡不着觉,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为了证明自己已经恢复,他必须立马找人试验啊,于是趁着史正达睡着后,他溜了出去。

  虽然和王兵年上上的差距很大,但那丝毫并不妨碍俞皓华和王兵相见恨晚的感觉。

  俞皓华的医学造诣确实很高,一个话题上就能延伸出许多的话题,和王兵总有说不完的时候。

  而王兵在和他交流的过程中,不仅发现这个老人家医学造诣极高,一些医术居然和自己十分的相似,有的甚至一样,比方说对某一种疾病的治疗方法,他们提出了相同的意见。

  这并不是巧合,也让王兵大吃一惊。

  “呵呵,看样子,传我医术的那位‘恩人’和传授王兵先生医术的师傅应该是师出同门,要这么说来的话,那老朽和王兵先生也算是同门了!”

  看得出来,俞老爷子心情相当的好,而另一边的史建心情同样非常不错,他又恢复了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他的生活又变得多姿多彩了起来。

  一夜时间就这样过去,可平静并没有持续太久,急促的叫喊声打破了‘俞家’的宁静……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