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主大人请喝茶!”见亚考兰心事重重愁眉不展,手下亚瑟将香喷喷茶水送到。

  “亚瑟,你有喜欢的人吗?”亚考兰问。

  “没有!”

  “那你一定体会不到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亚考兰苦笑。

  “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域主大人,既然古月小姐已经心有所属,那域主大人就不要再纠结了!”

  “是啊,我就是心里有点难受!”说着喝了口茶,“古月小姐怎么会跟白大师在一起呢?你说她会不会是在骗我?”亚考兰问。

  所以这件事他肯定还要纠结很久,手里原本清香可口的茶水此刻喝起来竟有点点苦涩,究竟是茶水苦呢,还是心里苦?

  “有没有甜点?”

  “域主大人要吃甜点?”亚瑟问。

  “心里苦,吃点甜的说不定能稍微缓解一下!”亚考兰苦笑。

  “属下这就去拿!”

  ……

  亚考兰还在为被古月伤害而伤心的时候,王兵也正身处险境之中。

  “我知道这不是你本来的样子,马上给我变回来!”武镇山冷声说道。

  王兵犹豫了一下后,心念一动变成了‘王子义’的样子。

  “这就是他本来的样子?”武镇山问‘狗鼻子’。

  “应该不是,当初被武王爷抓住的时候他并不是长这个样子!”‘狗鼻子’摇了摇头。

  “哼!”武镇山冷哼着一瞪眼,无形的压力瞬间让王兵喘不过气来。

  “本座要杀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所以别挑战本座的耐性,马上变回你原来的样子!”

  命在武镇山手上,王兵正在努力思考着脱困的方法,于是再次心念一动变回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就是他,域主大人!”‘狗鼻子’一眼认出了王兵来。

  “乖乖回答本座的问题,你和武怀义什么关系?”

  “我和他没关系,但他救过我的命!”

  “武怀义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说完身上的压力骤增,“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武怀义的女儿是你救走的,你会不知道?”

  “不是我救走的,是‘魇世界’的人救走的!”

  “为什么会有‘魇世界’的人救走武怀义的女儿?”

  “武怀义的女儿是他跟谁生的你很清楚!”

  这倒是解释得通‘魇世界’生物救走关静怡的原因。

  “那武怀义的女儿现在在哪里?”

  “被那些‘魇世界’生物带到‘魇世界’去了!”

  “被带到‘魇世界’去了?”武镇山听完之后若有所思了起来,“难道武镇山也去了‘魇世界’?”

  迟疑了一下后武镇山转而问道:“你为什么可以起死回生?‘狗鼻子’说的两个你是怎么回事?”

  “无可奉告!”

  “你找死!”

  “啪!”说完一把掐住了王兵的脖子,“本座已经警告过你不要挑战本座的耐性,再不说我杀了你!”

  “我……说了你也会……杀我!”

  “只要你告诉本座,本座可以饶你不死!”武镇山说道。

  “好,我告诉你,我之所以能起死回生,是因为我在乱葬岗的时候喝了一种水!”王兵说道。

  “什么水?”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水,当时杨贤举杀了我的时候,武镇河命人把我丢在了乱葬岗,可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我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一开始我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直到我发现了那种水,那是一种看起来很普通的水,但喝了之后不仅身上的伤能够瞬间痊愈,而且我竟然还能变化出一个自己来,并且这个变化出来的人拥有跟我一模一样的能力!”

  “有这种事?”武镇山和他的人听完之后惊呆了。

  “所以杨贤举他们在乱葬岗里发现的尸体其实是另一个我,后来我就是利用那种水变化出了一个自己,再变化了容貌混到武镇河身边,救走了武怀义的女儿!”

  王兵明显就是在瞎扯淡,所说的话听起来玄之又玄,但因为他说的话又刚好跟‘狗鼻子’说的十分吻合,武镇河确实在‘乱葬岗’找到了王兵的尸体,然后也确实有另外两个王兵同时出现在他面前,这就不得不让武镇山相信他说的话了。

  “你的意思是,那种水喝一次就能变化出一个人来?”武镇山问。

  “对,但每次最多只能变出一个!”

  “这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马上带本座去乱葬岗,你若敢欺骗本座,本座定将你碎尸万段!”

  “你说过只要我告诉你,你绕我不死的!”王兵说道。

  “本座言出必行!”

  “呼!”说完一挥手,和王兵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王兵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周围的景色为之一变,竟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乱葬岗里。

  这就是‘星辰之主’的能耐吗?从‘蓝月星域’来到位于‘镇山域’的乱葬岗,居然只是瞬息间的功夫。

  久违的乱葬岗还是跟当初一样,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恶臭,各种无法直视的尸体遍地,简直让人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呆。

  “在哪里?”武镇山问。

  “有点记不太清楚,应该是在前面……”

  于是武镇山带着王兵往前面飞去。

  “好像也不是这里,再往前一点!”

  “不对,不是这里,往前一点!”

  一路飞了半天愣是没找到王兵所说的‘水源’,这无疑是在挑战武镇山的耐性。

  “你在耍本座!”他横眉怒目,感觉分分钟会把王兵挫骨扬灰。

  “这里那么大,而且环境这么复杂,我也记不清楚!”王兵说道。

  “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水源!”

  “好像就是这里!”王兵突然指了指下方尸体遍地的地面。

  “下面根本什么都没有!”武镇山说道。

  “水源其实是个很小的泉眼,这样是看不到的,你放我下去,我去找!”

  放王兵下去?武镇山肯吗?

  “你想耍什么花样?”武镇山问。

  “我哪敢耍什么花样?在你面前就算我想跑也跑不了,你要不放心的话,那你自己下去找,不过你要是把泉眼弄毁了,那可不关我的事!”

  王兵为什么要带武镇山来这里?当然是他已经想好了逃走的方法,这个遍地尸体的乱葬岗死气沉沉,可对王兵来说却是生机……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