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中年汉子进了屋,立刻就看到了屋里的王兵,而王兵也看到了他,竟都愣了一下。

  “大叔!”

  “王兵!”

  “怎么是你啊?”

  “你怎么在这儿?”

  所以这不一般的中年汉子究竟是谁呢?看看那张猥琐的脸,除了关焕龙还能有谁?

  “你们认识?”冰雨辰问。

  “大叔是我朋友,大叔,这是我朋友冰雨辰!”

  “原来是你朋友啊,幸会幸会!”

  “这是他的公司,今天刚开业!”

  “这是你朋友的公司啊?这么年轻就当老板了!”关焕龙对冰雨辰似乎有刮目相看的感觉。

  “是啊!”

  “大叔你坐,我给你倒杯茶!”一看是王兵的朋友,冰雨辰倒是热情地招呼了起来。

  “我这朋友怎么样,大叔?”王兵压低了声音问道。

  “什么怎么样?”

  “我上次不说帮你闺女儿介绍个对象吗?就是我这朋友!”

  “你上次说的人就是他啊?”

  “是啊,年轻有为,还自己开了公司,长得也算对得起观众,各方面都符合你的要求!”

  闻言,关焕龙悄悄地将冰雨辰一番打量。

  “嗯,看起来好像很不错!”

  “大叔请喝茶!”

  “谢谢,你今年多少岁了,年轻人?”

  “二十七!”

  “二十七啊?大了两岁!”

  “什么?”

  “没什么,那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就我一个!”

  “你父母呢?”

  “我是孤儿!”

  “孤儿?”关焕龙一番沉思,“你能自己奋斗到有自己的公司,很了不起啊!”

  “大叔你过奖了!”

  “你学历如何?身高多少?三围能跟我说一下吗?你现在年收入有几位数?有车有房吗?……”

  “这……”冰雨辰被关焕龙一连串的问题给问懵了,这么刨根究底是几个意思?

  “大叔只是对你比较感兴趣而已!”

  “这个嘛,大叔你刚才问的问题涉及个人隐私,我不方便回答,那个我还有事,你先坐会儿!”冰雨辰赶紧借故走开。

  “大叔,你问得也太直接了吧?”王兵连忙说道。

  “直接点不好吗?”

  “可你这样会吓到人啊,觉得我这朋友怎么样?对不对你的胃口?”

  “各方面的条件貌似还可以,不过性格好像差点!”

  “他性格很好啊,为人开朗健谈,和你闺女儿刚好可以互补!”

  “你意思是我闺女儿性格孤僻少言寡语咯?”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不过你要是觉得可以,我们就找机会介绍他们认识!”

  “我回去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再告诉你,我这边问题不大,主要是我闺女儿同不同意!”

  “那你跟她做做思想工作吧,我朋友这边我也再跟他说说!”

  “就这么说定!”

  为了关静怡,这一老一少还真是煞费苦心。

  时间飞逝,一晃眼冰雨辰的公司已经开业了一个多月。

  “呼!”风吹过,来到几分悲壮和凄凉,尤其是当公司门可罗雀的景象日如一日的重现之时。

  “啪!”冰雨辰拿着杂志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拍打着苍蝇,一个多月过去,公司愣是一单生意都没接到,验证了那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幻想着公司生意蒸蒸日上,然后扩大规模,再然后就有足够的底气接近姚一菲,再再然后就可以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

  可惜一个多月过去,冰雨辰才发现离自己心里的梦想似乎越走越远,现在每天除了像个傻子一样坐在公司里拍苍蝇,他根本无所事事,这样下去他还有希望吗?

  这一个多月离他也有鼓起勇气去找过姚一菲两次,两次都见到姚一菲了,不过姚一菲对他的态度相当的冷淡,基本上就是打了个照面后就以有事为由将他打发。

  事业的失利和所谓‘情场’上的不得志让冰雨辰备受打击,但他还在‘苟延残喘’,期待着‘奇迹’发生那一刻的到来。

  这一个月来关静怡和‘安全局’的人忙的焦头烂额,‘怪物’们的层出不穷让他们伤透了脑筋,也让‘安全局’的人越发的损兵折将,但情况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好转,那些‘怪物’真的就像没完没了一样,杀了一批又来一批,怎么杀都杀不完,要命的是后来出现的‘怪物’实力也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这对‘安全局’的人来说并不是好消息,‘怪物’越强大意味着他们越难对付,也意味着他们和怪物交手的危险系数将越高。

  为了对付怪物,关静怡按照李廉正的部署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在民间寻找有志之士加入到对抗‘怪物’的行列当中来,然而民间的‘星辰师’哪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就算偶尔能找到一个两个,也不是推脱说不关自己的事就是各种理由不愿帮忙。

  这种事情自然不能强求,哪怕‘安全局’的人说破了嘴皮也无济于事,所以一个月下来‘安全局’的‘力量’并没有任何的增长,反倒随着伤员的增加情况变得越发不堪,这确实是令人头痛的问题,李廉正和关静怡对此毫无办法。

  实验室,姚一菲盯着面前的电脑显示屏,看着里面那些繁琐而又不断跳动的数据,表情略显凝重,半响之后她又看了看并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眉头皱得更深。

  “这是怎么回事?”

  冰雨辰被事业和爱情困扰着,关静怡被怪物的事情困扰着,姚一菲同样被一件事情困扰着,那就是她的肚子。

  一个月前逼迫着王兵上了她的床,本以为‘一击必中’,并且她当时还是算好了时间的,然而一个多月过去,她的生理反应竟然和正常的少女无异,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理想的状况,这显然是不正常的,正常的话她的生理反应是不会再来找她的。

  准确的时间做了该作的事,姚一菲带着满心的期待期待了一个多月呢,可身体没有反应,各项检查数据也没有任何的异常,没有异常本身就是异常啊,难不成她和王兵大战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就尴尬了啊!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