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过‘王大师’吗?”姜昊空一脸不屑地看着王兵。

  估计他此时内心的潜台词是,你王兵不过是个新生,凭什么在这里瞎BB?你有什么资格?

  王兵越听越觉得好笑,这里根本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姜昊空如此的‘崇拜’‘王大师’,而他却并不知道‘王大师’此时就在他的面前。

  只要王兵亮明身份,那就可以狠狠地打这个‘天榜’第一的脸。

  “鼎鼎有名的‘王大师’我当然听过!”然而王兵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似乎并不想亮明身份。

  他有他的顾虑,他现在的‘知名度’那么高,都已经传到了‘奇木医学院’来,要是让人知道他就是‘赤剑国’的‘王大师’,搞不好燕朝阳会派人来对付他。

  王兵不怕和燕朝阳对着干,但至少得在他有足够实力之前,现在还不是时候。

  “既然你听过‘王大师’,就应该知道‘王大师’的炼器水平有多高,‘王大师’和一般的炼器师是不一样的,他有他自身与众不同的地方!”姜昊空说道。

  “你对‘王大师’还挺了解的嘛!”王兵笑道。

  “我只是尊敬他那样的人而已,但你刚才那样说,是在质疑‘王大师’的炼器水平,‘王大师’现在所代表的,是‘炼器师工会’顶尖的炼器水平,你我是外行,公然评论一个炼器师的作品是对这个炼器师的不敬,是对‘王大师’的不敬!”姜昊空冷声说道,言下之意等于就是在说王兵不自量力。

  “我没对王大师不敬,我只是说这件法器,这件法器的防御性能确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也就是样子好看而已!”王兵说道。

  一听王兵居然又在评论‘王大师’的作品,姜昊空就不高兴了,王兵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挑战他的耐性啊。

  “还说你不是对王大师不敬?你是个外行,你有什么资格对王大师的作品品头论足?”姜昊空说道。

  “王兵,不懂的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南宫忆秋也看出了姜昊空的不悦,急于想给王兵找个台阶下,说完连连冲王兵使眼神,示意王兵见好就收。

  这要是拿别人的法器来说事,王兵肯定不会多说一句,可现在说的是他炼制的法器,他怎么可能见好就收?

  末了对姜昊空说道:“这件法器确实只是样子好看而已,性能上远无法和‘王大师’炼制的法器相提并论!”

  听到这句话姜昊空就真的火冒三丈了,“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无法和‘王大师’炼制的法器相提并论?这件法器就是‘王大师’炼制的!”

  王兵这么说等于是在说姜昊空送给南宫忆秋的礼物是‘水货’,是冒牌的,谁听了能不生气?

  王兵听完又笑了,“不是我打击你,这件法器并不是‘王大师’炼制的,你被人给骗了!”

  “什么?”姜昊空和南宫忆秋齐皆吃了一惊。

  “你说什么?你说我这件法器是假的?”姜昊空怒目横眉,无法相信王兵所说的话。

  “王兵,不要乱说!”南宫忆秋也有点慌了,这玩笑开得够大,但无疑会惹怒姜昊空。

  “我没乱说,我不知道这件法器是哪儿弄来的,但确实是假的!”王兵显得信心十足,废话,他自己炼制的法器他能不认得吗?

  当初在‘炼器师工会’的时候,王兵确实炼制了不少法器,但那些法器几乎都卖给了‘赤剑商会’,剩下的那些还在王兵的空间戒指里放着,在和‘天火国’王子洛炎比试过后王兵就遭到了燕朝阳派人的暗杀,之后他就没再炼过器,他更没有炼制过这样一件腰带状的防御性法器,所以在姜昊空说这件法器是他炼制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知道那是假的。

  那么为什么姜昊空会信以为真呢?

  不是他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也不是他被那个卖法器给他的商人给骗了,而是连那个商人自己都被人给骗了。

  这件法器其实是那个商人从‘赤剑国’买过来的,而实际上在‘王军’走红之后,很多人就想买他的法器,可是‘王大师’不见了,这些人想买他的法器买不到,但市面上想买‘王大师’法器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就有不法商人想出了阴招。

  招人假冒‘王大师’之名,在别的炼器师炼制的法器上面刻下‘王大师’的名字,然后拿到市面上去卖,以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

  别说,这一招还挺管用,因为‘王大师’刚刚扬名,市面上对他法器的研究还没有那么透彻,假货的流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怀疑,于是市面上‘王大师’的假货就越来越多,甚至连价格都被人给炒高了起来。

  而姜昊空这个时候委托了那个商人帮他去‘赤剑国’买‘王大师’的法器,也确实费了一番周折才买到姜昊空想要的东西,可那商人自己也分辨不出真伪,于是就帮姜昊空买了一件假货回来。

  看到法器上有‘王大师’专属的标志,姜昊空信以为真了,但假货又怎么可能逃得出王兵这个真正‘王大师’的火眼金睛呢?

  “这件法器是我花了大价钱让人去‘赤剑国’买的,不可能有假,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姜昊空激动说道。

  “那我只能说你的钱被人给骗了!”王兵不置可否笑道。

  “你凭什么说这是假的?”

  “这……”王兵欲言又止,是啊,他要怎么证明他说的话呢?总不能告诉姜昊空和南宫忆秋他就是‘王大师’吧?

  “就凭我是‘王大师’的朋友!”王兵脱口而出。

  “你是‘王大师’的朋友?”南宫忆秋和姜昊空又吃了一惊。

  “真的假的?”南宫忆秋激动问道。

  “真的,我看过他炼制的法器,绝对不是这个样子,他也从来没有炼制过这样的法器,所以我可以非常肯定这件法器是假的,并不是他炼制的!”王兵说道。

  “哼,你是‘王大师’的朋友刚才为什么不说?我看你根本就是在吹牛!”姜昊空不屑说道。

  “爱信不信!”

  “你口口声声说是‘王大师’的朋友?你怎么证明?就凭你的一面之词?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我是‘王大师’的朋友?”看看姜昊空眼神里的那种不屑,很显然他就是在不屑于王兵这种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做法。

  见人家‘王大师’红就说是他朋友,这不是蹭人家‘王大师’的热度又是什么?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他现在又不在这里,我没法证明!”王兵说道。

  “行了,别再吹牛了!”姜昊空冷声一说,而后转而对南宫忆秋说道:“师妹,以后少点跟这种人在一起!”

  南宫忆秋这下尴尬了,本来还说想帮王兵找台阶下来着,可王兵越说越离谱,居然还说自己是‘王大师’的朋友,这牛皮简直吹上天了,南宫忆秋这下都没办法帮王兵圆谎了。

  “不信拉倒,当我没说过!”王兵倒是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果然做人还是不能太诚实。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