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王兵好奇地打量起别院来,“‘炼器师工会’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独立的别院!”

  “这可不是一般人住的别院!”

  “住在这里的是……”

  “你师父!”

  “我师父?”

  “嗯,你师父可是个德艺双馨,文武双全,才貌兼备,受人尊敬的‘炼器宗师’,多少人想拜她为师都没机会呢!”苏黎说道。

  ‘炼器师工会’里除了‘尹海峰’,王兵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这么牛逼?

  难不成苏黎说的人就是‘尹海峰’?

  是的话那王兵可就赚翻了!

  “是不是很期待呀?”苏黎笑道,“进去吧,别让你师父久等了!”

  说完带着王兵进了别院,并劲直推门进了屋,可屋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苏黎也没招呼王兵,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

  “苏黎姐,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王兵疑惑问道。

  “我不是人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说带我见师傅吗?”

  “她马上就来,我有点口渴,你能不能倒杯水给我?”苏黎一脸慵懒说道。

  “好!”王兵点了头,在旁边的桌子上倒了杯水递给苏黎,苏黎接过一饮而尽,“舒坦!”

  “苏黎姐……”

  “要见师傅是吗?她现在就坐在你面前!”

  “啊?”王兵傻了眼,难道说苏黎刚才说的师傅指的就是她本人?

  “啊什么啊?我就是你师傅!”苏黎笑道。

  “怎么会是你?”

  说什么德艺双馨,文武双全,才貌兼备,受人尊敬的‘炼器宗师’,这又算什么?

  搞了半天苏黎是在夸自己呢,还要脸吗?

  说了要帮自己介绍师傅,结果苏黎自己就是那个‘师傅’,‘自主招生’啊?

  “怎么不能是我?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惊喜?惊喜个屁啊,这是惊吓好吗?

  “你刚已经拜师了,从现在开始见了我都要叫师傅,先叫一声来听听!”

  王兵感觉自己掉进了苏黎挖好的坑里,怎么看都像是个阴谋啊,以至于王兵看着苏黎半天说不出话来。

  “叫啊,傻站着干什么?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师傅啊?”苏黎说道。

  “没见过!”王兵十分‘诚恳’地点了头。

  “那你现在见到了!”

  王兵依然叫不出口,苏黎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实在很难让人将她和‘炼器师’联系到一块儿,她这么年轻,身材这么火辣,穿着还那么暴露,这是‘炼器师’还是诱人犯罪的妖精啊?

  这样的人给自己当老师,王兵的‘炼器术’能练好吗?

  王兵心里不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真的是‘炼器师’?”王兵半信半疑问道。

  “你怀疑我的本事?”苏黎有点不满。

  “我只是没想到‘炼器师工会’里有女老师!”

  “不然怎么说你运气好呢?‘炼器师工会’里只有我一个女老师,我一般是不轻易收徒的,主要是看你上次帮了我的忙,而且你这个人还算有天赋,所以才动了恻隐之心收你为徒,刚才的拜师茶已经喝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苏黎的弟子!”

  “拜师茶?”

  “就是你刚才倒给我喝的那杯!”苏黎贼贼笑道。

  “你不是说你口渴吗?你没说那是拜师茶!”王兵彻底傻了眼。

  “我现在不就告诉你咯!”

  “……”王兵感觉自己被坑惨了,这个叫苏黎的女人如此把拜师当儿戏,这个人还能信得过吗?

  “你干嘛一脸嫌弃的样子?当我苏黎的弟子很失礼你啊?”苏黎哀怨说道,“你师傅我在‘炼器师工会’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会长尹海峰见了我都要敬我三分!”说着抬起了高傲的胸……不,下巴。

  连尹海峰见了都要敬三分?

  这牛皮吹得王兵都不相信,但苏黎既然敢这样说,肯定也不是在开玩笑。

  “你拜了我为师,就算你是个废材,在我的指点之下,有朝一日你必定能成为一名顶尖的‘炼器宗师’,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向你保证!”她摸着巨大隆起的胸信誓旦旦说道。

  说是这么说,可王兵为什么有种十分不靠谱的感觉呢?

  还人格担保?这个叫苏黎的女人人格值几个钱?都骗自己敬了拜师茶了,这人格……

  可要是不答应,王兵可就连这唯一进入‘炼器师工会’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现在就看他愿意拜这个不靠谱的人为师,还是放弃成为‘炼器师工会’学徒的机会了。

  “我能换一个师傅吗?”王兵问。

  苏黎闻言一笑,说道:“不能,以你那‘惊人’的天赋,除了我,没人愿意收你为徒的!”

  “那你为什么愿意收我为徒?”

  “因为别人看不出你的天赋,只有我可以!”苏黎说道。

  “那好吧,我答应了!”最终王兵选择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毕竟苏黎要是不给他这个机会的话,他连机会都没有,哪怕苏黎这个师傅看起来不靠谱,也总比没机会好,当初刚跟欧阳老头接触的时候不也觉得他挺不靠谱的吗?

  “这才对嘛,别废话,快拜师吧!”

  “拜见师傅!”

  “乖!”苏黎满意一笑,向王兵伸出了手,弄得王兵有点摸不着头脑。

  “干嘛?”

  “拜师礼啊!”

  “还要拜师礼?”

  “当然,这是对师傅表示孝心,你连这点礼数都不懂吗?”

  “我没准备拜师礼!”

  “不用刻意去准备,给我个大利是就行!”

  这是‘拜师礼’还是公然收受红包啊?

  王兵感觉自己又被坑了,可都已经上了贼船了,这会儿又不能‘始乱终弃’。

  “要多少?”王兵问。

  “不用很多,随便给个一千金币就行!”

  “噗!”

  一千金币还叫随便?这感觉跟抢劫差不多吧?

  “还真不是很多!”王兵苦笑。

  “放心,既然为师收你为徒,必定会将一身的本领传授于你,你成为‘炼器宗师’指日可待,所以,快掏钱吧!”

  还没开始教学就要了王兵一千金币,王兵上了这条贼船究竟会不会半途翻船呢?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