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幽兰和尤天海把慕容建平从‘玉瑶山庄’救出来的时候姬松秋就已经知道了,同样是担心自己的计划会失败,所以姬松秋的表面功夫做得很足。

  先是假装打了电话给慕容幽兰,说他已经找到了慕容建平的下落,但慕容建平却被人救走了。

  之后慕容建平回到了‘魔门’大本营,姬松秋第一时间主动地把‘魔主’的位子给让了出来,那同样是他的计划。

  他必须把‘魔主’的位子让给慕容建平,那样才不会让慕容建平怀疑他的忠诚。

  接下来姬松秋要做的就是等待着‘圣门’的到来了,而洪飞和‘圣门’的人也没有让他失望,在慕容建平回归‘魔门’不久洪飞便带着‘圣门’的人杀上门来。

  这正合姬松秋的意,他处心积虑的计划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让慕容建平和洪飞大打一场,他才好坐收渔翁之利。

  然后事情就如期的发生了,洪飞和慕容建平大打出手,唯一出乎姬松秋意料之外的,是洪飞竟然有三件‘极品法器’,他差点就以为计划要泡汤了,却不想半路杀出一个王兵来。

  王兵的出现对姬松秋来说简直是惊喜!

  三人联手把洪飞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照那样的局势发展下去的话,洪飞铁定会输。

  但这个时候问题又来了!

  洪飞要是输了,姬松秋要怎么摆平慕容建平呢?

  王兵和慕容幽兰‘有一腿’,他和慕容建平就是‘一路’的,洪飞被摆平了的话,姬松秋想对慕容建平倒戈还得多对付一个王兵,看王兵的战斗力似乎并不在自己之下,姬松秋没有把握能够把王兵和慕容建平一块儿干掉。

  想及此处,姬松秋又想出了另外一个点子,那就是他先‘退场’休息一会儿,让王兵、慕容建平和洪飞打个你死我活然后他再来收拾残局。

  为了能够名正言顺的‘退场’,姬松秋上演了一场‘苦肉计’,为了救王兵,他硬扛了洪飞一剑,之后他就顺理成章地晕死了过去,而王兵和慕容建平联手和洪飞拼了个你死我活。

  实际上姬松秋根本就没有晕,别看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他对场上的局势了如指掌。

  就在刚才慕容建平和洪飞双双倒地的时候,姬松秋知道他上场的时间到了,于是就趁机偷袭洪飞,他本意是想直接杀了洪飞,然后再杀了慕容建平和王兵的,却不想洪飞比他想的还要顽强。

  但正如他所说,此时的洪飞已经重伤在身,对他已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他并不急着杀洪飞,他大可先杀了慕容建平,把洪飞留到最后。

  当然,他也已经不需要再在慕容建平面前表现出那虚伪的尊敬。

  “你……好卑鄙!”慕容建平吐着血说道。

  “无毒不丈夫,你怨不得我,慕容建平,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和王兵帮我把洪飞打成重伤,我也收拾不了他!”姬松秋冷笑说道。

  “我还以为你那么好心救我,原来你刚才是在装晕!”王兵冷声说道。

  “救你?我让你炼丹,你却瞒着我偷偷藏了那么多的丹药,我没先杀你你就应该偷笑了!”顿了顿,姬松秋补充说道:“等我收拾了慕容建平和洪飞后,再来收拾你!”

  “你……”

  话没说完,姬松秋反手就是一掌,无形的掌风对此时已经重伤在身的王兵来说已经不可抵挡,当场就被打得吐血倒飞出去,伤上加伤,王兵脸色变得更难看。

  末了,姬松秋转而看向了慕容建平,“就算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久了慕容建平!”

  说完松开手,慕容建平像滩烂泥一样软倒在地,瞪大着眼睛看着姬松秋,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的伤比王兵还要重。

  “好好看着,看我怎么收拾洪飞!”

  说着这才面向一直面向洪飞,最后一战似乎已经到来。

  “想不到你竟然把我们所有人都给算计了!”洪飞冷声说道。

  “不这样怎么杀你一个出其不意?”姬松秋得意笑道。

  0

  “为什么你中了我一剑,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洪飞疑惑问道。

  姬松秋闻言一笑,说道:“有防御性法器的不止你一个!”

  说完一把将上衣撤掉,众人这才发现原来姬松秋身上也穿着一件防御性的法器护甲。

  “‘极品法器’!”洪飞大吃一惊,他一眼就看出了姬松秋身上那件法器的不凡。

  “没错!”

  这就是为什么姬松秋会挨了洪飞一剑而安然无恙的原因,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有一件‘上品法器’的时候,其实他身上一直都穿着一件‘极品法器’护甲,所以他才敢替王兵挡下那一剑并完成他的‘表演’,奥斯克绝对欠姬松秋一个影帝奖项。

  “我这件‘极品法器’护甲连慕容建平都不知道,今天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说完手中大刀光芒大作,“论防御力,我们旗鼓相当,虽然你有两把攻击性的‘极品法器’,但你已经受了重伤,你根本发挥不出法器的威力!”

  “你想说什么?”洪飞沉声问道。

  “我想说的是,你马上就会被我杀死!”

  “嗖!”话音落,姬松秋已经向洪飞发起了进攻。

  王兵吃力地爬了起来,遥望着已经激战的姬松秋和洪飞二人,眼中尽是哀怨神色,千算万算都没算出来姬松秋竟然是个如此功于心计的小人,他处心积虑的密谋了那么久,简直和洪飞一样的可恶。

  无论是洪飞打赢还是姬松秋打赢,都可以预见王兵和慕容建平他们的下场,肯定都是死路一条。

  可现在王兵已经无力回天,他的丹药已经吃完,而慕容建平也已经重伤,谁还能力挽狂澜呢?

  “爹!”

  “魔主!”这个时候,慕容幽兰和尤天海也趁着洪飞和姬松秋开打,跑到了奄奄一息的慕容建平身边。

  “想不到我慕容建平英明一世,最后竟然栽在了姬松秋这个卑鄙小人手里,我不甘心!”

  “魔主,我这里还有丹药!”尤天海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三颗‘九曲再造丹’。

  “锵锵锵!”而另一边,洪飞因为身上的伤势,被姬松秋压制着,处于下风。

  “锵!”洪飞猛然挥剑,将姬松秋逼退后自己往后退开。

  “呼呼!”他大口的喘着气,而姬松秋则面色如常,孰强孰弱一眼看得出来。

  “你完了,洪飞!”姬松秋尽是得意。

  “是吗?那可未必!”洪飞突然咧嘴一笑,难道他还有什么杀手锏?

  话刚说完,洪飞手伸进口袋,再次拿出来时手里竟然抓了一把丹药,他怎么会有丹药?

  “丹药?”姬松秋吃了一惊。

  “你失策了!”说着洪飞一口把丹药吞了下去。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