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避暑山庄还真是大,宴会厅在山庄最里面的位置,从宴会厅走到山庄的入口都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中间还要穿过山庄中各种各样的建筑,九转十八弯的。

  王兵必须得走啊,一个皇甫文就应付不了了,叶秋香还让他宴会结束后去找她,铁定也没什么好事。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嗯?”走着走着前方突然有人迎面走来,冤家路窄,竟然是那不可一世的秦公子——秦凌天。

  “王兵长老,你怎么在这里?”秦凌天手里拿着刚刚从酒窖里拿出来的秦永的珍藏好酒。

  “出来上个洗手间,顺便透透气!”王兵打了个哈哈解释说道,又见秦凌天半信半疑的样子,深怕被他给发现自己的异常然后告诉皇甫文,王兵连忙转移话题,“怎么没有见到沈文华沈大哥?”

  秦凌天愣了一下,回答道:“沈文华被派出去办事了,没那么快回来!”

  “是吗?那真可惜,我本来还想跟他打个招呼呢!”

  “有机会的,我先把酒送过去了!”秦凌天客气说道。

  自打知道王兵是‘药门’长老之后,秦凌天哪里还敢对王兵不敬?连他老子秦永都把王兵奉若上宾不是吗?

  说完秦凌天就走人了,王兵当然没有阻拦,还十分‘和蔼可亲’地目送着秦凌天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了远处的拐角。

  “这秦凌天和我有仇,而且还是个小人,搞不好他会在皇甫文和叶秋香面前说漏嘴,得快点离开这里!”

  说走就走,王兵立刻加快了脚步。

  一路小跑穿过大半个山庄,山庄里的人大部分都在宴会厅,并没有人发现王兵的踪影。

  “等一下!”欧阳老头突然喊住了王兵。

  “什么事?”王兵问。

  欧阳老头出现在王兵身边,目光落在了右手边一间不起眼的屋子上。

  “那个叫沈文华的人在里面!”欧阳老头指着大门紧闭的屋子说道。

  “沈大哥在里面?”王兵一愣,“秦凌天不说他被派出去办事了吗?”

  “姓秦的在撒谎!”欧阳老头的表情显得十分凝重。

  王兵就纳闷儿了,秦凌天为什么要撒谎说沈文华被派出去办事?沈文华明明就在山庄里为什么怕被王兵知道呢?

  难不成是秦凌天怕自己和沈文华见面?

  “他肯定不想让你和沈文华见面,所以才骗你说沈文华被派出去了!”欧阳老头又说了。

  “我进去看看!”既然沈文华就在屋子里,王兵总得打声招呼再走吧?

  “进去可以,但你得有个心理准备!”欧阳老头说道。

  “什么心理准备?”王兵疑惑问道。

  “他受了很重的酷刑,只剩下半条命了!”

  “什么?”王兵大吃一惊,心情也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起来,他当然知道欧阳老头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他也不需要用‘天眼’先去看屋子里的情况,来到门口,轻轻地推开门,门并没有锁,王兵走了进去,随手把门给关上,屋子里一片漆黑,可丝毫不妨碍王兵看清楚屋子里的情况。

  屋子挺宽敞,给人阴森恐怖的感觉,仔细一看,发现屋子空荡荡之余摆满了各种行刑用的刑具,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像是血腥味,又像是屎尿的味道。

  “在那边!”欧阳老头朝一个方向指了指,王兵走了过去,还没走近就看到一个人悬在半空中。

  定睛一看,正是沈文华。

  “沈大哥!”王兵一眼认出了沈文华来,可是正当他要跑过去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沈文华双肩被巨大的铁钩挂着悬在半空中,看起来就让人感觉到疼痛,但这还不是最让王兵震惊的,让他震惊,不,惊恐得说不出话来的,是沈文华此时已经不是个完整的人了。

  他的手掌和脚掌竟然全都被砍了下来,手脚的断处血已经凝固,身上更是布满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各种伤疤,几乎全身都是,没有一个地方的皮肤是好的。

  呈现在王兵面前的是一个‘血人’。

  如此恐怖的一幕连王兵这种早已见惯了大场面的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这还是他认识的沈文华吗?

  上次和沈文华秉烛夜谈,把酒言欢了一宿,只觉相见恨晚一见如故,这才多久没见?却不想再次见面的时候沈文华竟已变成了这般模样。

  “沈大哥!”王兵是真的吓到了,无法想象沈文华究竟经历了什么。

  “嗯?”沈文华还没有断气,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王兵的叫喊声,有了反应而有气无力地抬起头来。

  “沈大哥,你听得到吗?我是王兵!”王兵激动说道。

  “王兵老弟!”认出了王兵的声音来,沈文华也有点小激动,“你在哪儿呢,王兵老弟?”

  “沈大哥,你的眼睛……”这个时候王兵才发现沈文华的两只眼睛也在流血。

  “他们挖了我的眼睛!”沈文华说道,“还跺了我的手脚!”

  挖眼?这还不够残忍吗?居然还把沈文华的手脚也给剁了?

  这是什么样丧尽天良的人才做得出如此凶残的举动来?

  “谁把你弄成这样的?”王兵勃然大怒,虽然和沈文华认识没多久,可看到他被折磨成这样不成人形,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被摧残一样,王兵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怒。

  “是秦凌天!”沈文华说出了那罪魁祸首的名字。

  “秦凌天?”王兵又吃了一惊,怎么会是他?

  难怪他刚跟王兵说沈文华派出去办事了,之所以不想让王兵见沈文华,就是怕王兵发现沈文华被他折磨成这样。

  “你是他的侍卫,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王兵强忍着心中的愤怒问道。

  “他怪我上次办事不利,还说我跟你走得太近,说我丢了他的脸……他知道我那天晚上跟你喝了酒……所以……”

  沈文华说出了一个多么让人心酸的事实?

  作为秦凌天的侍卫,他平时就不被秦凌天当人看,上次秦凌天被王兵当众羞辱,后来秦永都碍于王兵的身份而化干戈为玉帛,秦凌天当时虽然忍了,可心里那口恶气始终咽不下。

  而就在那个情况下,秦凌天发现他的手下沈文华居然还跑去跟王兵喝酒喝了个通宵。

  王兵是谁?可是他秦凌天的仇人啊,你沈文华作为我秦凌天的手下却跑去跟我的仇人把酒言欢,你当我秦凌天死了吗?

  于是回来之后,秦凌天就把沈文华给抓了,并且让人砍掉了他的手脚,挖了他的眼睛,还对他使用了酷刑,将他折磨成现在这副模样。

  “咔!”王兵听完之后气的拳头咔咔作响,“对不起,沈大哥,是我害了你!”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