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石屋里,诸葛文凤浑身大汗地躺在那里,王兵泛光的手在她的脸上慢慢的来回移动,可以清楚得看到有黑烟从诸葛文凤的脸上冒出来,她紧咬着东西,承受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痛苦,抓着地面的双手甚至都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流出血来了。

  “文凤姐姐!”‘药奴’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石屋外面,他就像个好奇宝宝,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却又碍于诸葛文凤的话而不敢进去。

  要说这‘药门’里唯一能够让‘药奴’听话的,就只有诸葛文凤和诸葛药香了。

  “吱吱!”诸葛文凤感觉脸上有几百度的东西在燃烧,痛得她想死。

  “忍住,就快好了!”王兵自己其实也是满头大汗,不是因为热,而是因为帮诸葛文凤疗伤需要消耗很多的能量,他的伤还远没有好,这个时候动用能量只会让他伤上加伤,但为了‘残龙之骨’他不得不这样做。

  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对于美丽的追求和渴望,王兵一直说‘快好’了,结果诸葛文凤就躺在那里让他‘摧残’了将近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比两个世纪还要漫长,简直是噩梦般的两个小时。

  “呼!”两个小时后,王兵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手上的光芒缩了回去,他也是满头大汗,为了给诸葛文凤治病他是真的消耗了不少能量,当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呼呼!”诸葛文凤整个人就像从水里被打捞了上来一样,全身被汗水湿透,两个小时的噩梦结束了,她居然忍了下来而没有晕过去,这个女人的忍耐力之强让人瞠目结舌,她感觉自己虚脱了,躺在那里喘了半天气都没回过神来,脸上的灼痛感正在慢慢消失,她的意识也在慢慢清醒。

  王兵一屁股坐下休息,二人相对无言了将近十分钟。

  “明天晚上再来一次你的脸就可以恢复原样了!”看着诸葛文凤的脸,王兵露出了会心笑意。

  诸葛文凤这个时候才紧张地摸了摸那张原本疙疙瘩瘩的脸,她内心很忐忑,经历了两个小时的痛苦她的脸究竟变成什么样了呢?会不会被王兵给坑了?

  当她的手摸到脸的那一刻,立刻给了她完全不同的感觉,原本摸到的那种坑坑洼洼的感觉明显少了非常的多,有一些地方甚至还变成了光滑的感觉。

  “我的脸变成什么样了?”诸葛文凤激动问道。

  “至少比你之前的样子好了七八成,第二次的时候就不会像第一次这么痛苦了,不过这种事情做起来可真是累人……”

  看着王兵那一脸疲累的样子,诸葛文凤心里百感交集。

  “我这里没镜子,你现在可以回去洗个澡,顺便看看你的脸,你就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于是,诸葛文凤迫不及待地走了出去,“药奴,明天再来找你!”跟‘药奴’说了一声后她摸着夜色回到了自己的屋里,立刻跑到了镜子前,掀开了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战战兢兢地看向了镜子中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自己。

  心情无比的紧张,而当那张原本满是肉疙瘩而现在变得几乎已经痊愈了的光滑的脸在镜子中显现出来的时候,诸葛文凤激动得手都在颤抖。

  “我的脸……”

  不仅手在颤抖,她差点就哭了,她的脸真的好了,正如王兵说的,好了至少七八成,脸上原本的肉疙瘩几乎已经被王兵用‘九阳真元’给磨平了,现在剩下的是一块又一块的粉红色,但摸起来是光滑的,明天晚上王兵再将她脸上那些粉红色给祛除,她的脸就将恢复原来的样子。

  诸葛文凤的心情激动得难以附加,十几年的噩梦在这一瞬间仿佛破灭了,那种心情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内心的那种轻松和喜悦更是溢于言表。

  她喜极而泣,王兵说的是真的,王兵竟然真的能够妙手回春。

  “太好了,太好了!”她一边哭着一边笑着,眼睛都不敢从镜子中的自己脸上移开,深怕一眨眼眼前的美好就会化作云烟消散。

  诸葛文凤庆幸自己相信了王兵,也庆幸自己忍住了刚才的痛苦,用一节‘残龙之骨’换取自己恢复原来的容貌,这样的交易对此时的诸葛文凤来说简直太划算了。

  十多年前,当诸葛文凤知道自己毁容的时候她失眠了,而十多年后的今天她再次失眠,但这一次她是因为喜悦过度而失眠。

  一夜无话,第二天,诸葛文凤本来是要下山的,但因为找到了一个可以治好她脸的人,她决定延迟一天下山。

  诸葛文凤是个守信用和懂的感恩戴德的人,既然说好了不会把王兵的事情说出去,她就真的没有说出去,哪怕是对着诸葛药香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来,还是用长发遮挡住了脸,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她脸上的变化。

  昨晚诸葛文凤差点把王兵给‘榨干’,害得他足足养精蓄锐了一整天才恢复了一些。

  当夜色开始落下时,诸葛文凤再一次来到了后山山谷。

  “文风姐姐,你来找药奴玩儿了,太好了!”‘药奴’高高兴兴地跑了过来。

  “药奴,你的屋子后面是不是种了东西?”诸葛文凤问。

  “是啊!”药奴点了点头。

  “种了什么?带我过去看看!”

  “好啊!”说完后药奴高兴地拉着诸葛文凤的手来到茅屋后面。

  茅屋的后面正对着陡峭的山壁,而在山壁的下方种着两棵样子看起来像‘腾龙’一样的藤类植物,枝干呈一节一节的形状,像骨头,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独特,而这正是‘残龙之骨’,一种极其罕见又珍贵的植物。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药奴?”诸葛文凤问。

  “不知道!”

  “这两棵东西是你种的吗?”诸葛文凤又问。

  “不是啊!”

  “那是谁种的?”

  “是师傅!”

  “师傅?”诸葛文凤吃了一惊,‘药奴’的师傅不就是‘药门’的开宗立派的师祖‘苏正风’?

  “师祖种这两棵东西做什么?”

  “我不知道啊!”‘药奴’一问三不知。

  “它们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我想挖一棵回去!”诸葛文凤说道。

  “不行!”本以为一帆风顺,却不料‘药奴’竟然一口拒绝,让诸葛文凤大跌眼镜。

  与此同时,山下‘比兹’小镇突然传来了惨叫声。

  “啊!”

  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响彻云霄,也打破了夜的宁静,又一场噩梦悄然降临……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