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病是他治好的?”盖伊一脸愣逼。

  “是啊,当时我差点以为自己活不下去了,幸亏遇到了金炫军!”想起王兵救自己的事情,莱拉心存感激。

  盖伊再次看向王兵,眼神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之前莱拉中了‘金蚕蛊毒’,本以为除了魏杰没人能救得了她,结果莱拉不仅回来,而且病好了。

  ‘蛊毒’这玩意儿中招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只需要将金蚕的卵放进吃的或喝的东西里面让对方吃下去就可以了,吃下去之后金蚕的卵会在对方的身体里变成幼虫生存下来。

  当初盖伊就是用这种方法,在某一次跟莱拉外出的时候,趁莱拉不注意将金蚕的卵放在了莱拉喝的水里面。

  而莱拉的父亲同样用的是这种方法,莱拉父亲出事的那天晚上盖伊不是受到莱拉的邀请去莱拉家吃饭吗?

  当时气氛热烈,盖伊是趁着给莱拉的父亲敬酒的时候,把‘紫金蚕’的卵丢进了莱拉父亲的酒杯里,整个过程完全没有人察觉到异常。

  ‘金蚕蛊’一般分为‘子母’,被吃下去的是‘子’,通过‘母’去催化‘子’,从而控制‘金蚕蛊毒’对身体侵蚀的速度和时间,而一旦‘子’出了事,‘母’也会有‘反应’,当初王兵帮莱拉解了‘金蚕蛊毒’,远在英国的盖伊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只是不知道是谁帮莱拉解了‘金蚕蛊毒’而已。

  末了,盖伊偷偷地冲站在身后的魏杰使了个眼神,魏杰也悄悄地冲他点了头,示意他不用担心,嘴角的笑意也表现出了他对自己‘紫金蚕蛊毒’的信心,这可是他最拿手的,别说是王兵,就算是‘同行’都未必能够解得了这个毒。

  王兵简单地对莱拉父亲的身体检查了一番,而后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莱拉父亲看了起来,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他装逼,不,是给莱拉父亲治病,然而他就那样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这算看什么病?

  =“q\"2703◇7H59《

  王兵看起来似乎是什么都没做,其实他是在跟欧阳老头分析莱拉父亲的病情。

  “说说你的看法!”欧阳老头说道。

  “和上次莱拉的情形十分相似,但肌肉有萎缩现象,脉搏孱弱,呼吸阻滞,而且器官功能衰竭,比莱拉要严重得多!”王兵分析说道,“综上所述,他应该也是中了‘金蚕蛊毒’,但中的‘金蚕’比上次莱拉中的‘金蚕’毒性更大!”

  欧阳老头听完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那你觉得会是什么?”

  “同样的症状,毒性却是之前的好几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金蚕’中至阴至毒的‘紫金蚕’!”

  “不错,他正是中了‘紫金蚕蛊毒’!”欧阳老头点头说道。

  “先是莱拉,现在又是她的父亲,明摆着有人想害他们!”王兵说道。

  “有人想害他们这是肯定的,关键是能把这个人找出来,不然的话,你救得了他们一次,救不了他们第二次!”顿了顿欧阳老头补充说道:“要害他们的人懂的用‘蛊毒’,肯定不是一般人!”

  废话,不用你说王兵也知道不是一般人,一般人谁懂‘蛊毒’啊?

  王兵听完之后若有所思地沉默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欧阳老头问。

  “我在想要害莱拉的人会是谁?”

  “我心里倒是有个想法!”

  “我也有个想法!”王兵说道。

  “会不会我们想的是同一个人?”说罢,欧阳老头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魏杰。

  “咱两想到一块儿了,师父!”

  “你小子也不傻嘛!”欧阳老头笑道。

  “那都是师父你教得好!”王兵笑道。

  “现在不是拆穿他的好时机!”

  “我知道,当务之急是治好莱拉爸爸的病!”

  “你可想清楚了,你一旦治好他的病,搞不好会引火烧身!”欧阳老头说道。

  是啊,这不明摆着就是个局吗?

  一个擅长用毒的人却以‘医生’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会觉察出这其中的问题。

  莱拉和她父亲先后中毒,别告诉我跟这个魏杰没有关系?

  他肯定是对莱拉或者莱拉的家人另有所图,所以才在让莱拉和他父亲先后中了‘蛊毒’后,又以‘医生’的身份来帮他们治病,这样就可以顺水推舟地让莱拉和她的家人欠他一个人情,这如意算盘打得是真好。

  要不是王兵也是个用毒高手,还真不一定能够看穿这个阴谋。

  至于魏杰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目的是什么,王兵并不知道。

  “我上次已经治好莱拉,难道我现在还能抽身?再说了,莱拉是我朋友,也是我干妈的朋友,我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说动手就动手,王兵立刻使出‘天眼’,在莱拉父亲体内找寻着‘紫金蚕’的行踪。

  受制于王兵的伤,‘天眼’使用起来也受到诸多限制,最大的影响就是不能长时间使用。

  但‘升级’之后的‘天眼’在‘效果’上已经远超以前,医院的X光机或CT机都无法拍到的‘紫金蚕’,在王兵的‘天眼’之下无所遁形。

  仔细一看,王兵在莱拉父亲的血光后面找到了那条通体呈紫金色的东西。

  “我去,这么肥!”

  “‘紫金蚕’的毒性比一般的‘金蚕’强几倍甚至十几倍,短短十天功夫,他体内的养分已经被吸收得七七八八,要是再不救他,估计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欧阳老头说道。

  “要怎么救他呢,师父?”王兵问。

  “是你自己要救人,那就自己想办法,别问我!”欧阳老头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幸好我早已想到好了方法!”

  “你这臭小子,竟然连师父都敢埋汰!”

  我说你们这一老一小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你们有考虑过莱拉父亲的感受吗?有考虑过盖伊的感受吗?

  “你行不行啊?”见王兵在病床边一站两三分钟,一句话都没说,还什么都没有做,盖伊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走了过去,肯定是想看王兵的笑话。

  之前王兵虽然治好了莱拉的‘蛊毒’,但这次莱拉父亲中的‘蛊毒’可比上次厉害十倍,盖伊可不认为王兵还能在莱拉面前出风头,只要他治不好莱拉父亲的病,那么他的计划依然可以继续实施,莱拉依然能成为他的妻子。

  “你不是医生,你要不行的话请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你知道你多浪费一秒钟,会给病人的身体带来多大的危害吗?”盖伊激动说道。

  “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王兵笑着反问道。

  “总之你要不行的话就请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虽然莱拉说你的医术很高明,但之前有很多医生来了之后都无数无策……”言下之意,你王兵八成也是个蒙古大夫吧?

  “是吗?来了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王兵再次笑问。

  “我没兴趣骗你!”

  “那可真是巧了,这个病刚好我能治!”

  “嗯?”于是乎,盖伊傻了眼,魏杰也皱起了眉头。

  “真的吗,金炫军?”莱拉激动得快要哭了。

  “是的!”

  “哼,你可不要信口雌黄!”盖伊冷声说道,“魏杰医生说了,麦克公爵已经病重,三天之内要是不能治好的话,他就会死!”

  “三天时间够了!”王兵咧嘴一笑。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