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对?”王兵故意装出深沉的样子,话语中带着几分猜测的意味,其实他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但必须给陈飞燕留下一点悬念。

  陈飞燕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迟疑了一下后问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啊?真被我蒙中了?不是吧?”

  “蒙中的?”陈飞燕露出意外表情。

  “是啊,男戴观音女戴佛嘛,我猜你也不可能戴别的东西,所以就猜你戴的是玉佛,想不到真蒙中了!”王兵笑道。

  陈飞燕听完之后半信半疑,“你刚才看了那么半天,却告诉我你是蒙的?你再猜,挂玉佛的绳子是什么颜色?”

  王兵低头一看,又情不自禁地看到了胸口,脱口而出,“黑色,带蕾……”

  ‘蕾丝边’三个字差点就说了出来,幸亏王兵反应快及时打住。

  “带什么?”陈飞燕问。

  “不带什么,是黑色的吧?”王兵赶紧生硬的改口。

  陈飞燕什么都没说,面无表情地从领口把玉佛给拿了出来,果然和王兵说的一样,黑色绳子。

  “哈哈哈,我又蒙中了,我可以去买彩票了!”王兵显得十分高兴,“刚才说好了,我猜中了你要答应我的要求,说话要算数啊,陈队长!”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只要你不是让我帮你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一定答应你,但是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陈飞燕问。

  “蒙的呗!”

  “我不信!”

  “你怎么又不信?”

  “怎么可能蒙的那么准?”说完拍了拍口袋,说:“口袋里是我的钱包,你再猜猜是什么样子!”

  “四方形,带颜色的……”为了不把陈飞燕吓个半死,王兵随意的说了几个特征,半真半假,假假真真,看起来就像是在瞎蒙一样,陈飞燕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

  “猜对了吗?”王兵问。

  陈飞燕欲言又止,王兵有的地方说中有的地方没说中,听起来确实像是在蒙的,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却又说不上来。

  “有一些地方猜对了!”

  “我就跟你说我是蒙的嘛!”

  “我还以为……”

  “以为我真能看穿你的衣服啊?”王兵脱口而出说道。

  “别说,我还真以为是那样!”陈飞燕说。

  何止是以为,王兵是真的看穿了她的衣服,只不过某人还蒙在鼓里。

  “我要能看穿你的衣服,你在我面前不就跟没穿衣服一个样儿吗?”王兵笑道。

  没穿衣服?

  陈飞燕先是一愣,旋即给了王兵一个白眼,“你这人怎么这么下流!”

  “是你自己说的!”

  “话已经带到,我走了!”

  说完转身便走,王兵亲自将她送到门口,“把你的手机号码留给我呗!”

  “要我的手机号码干嘛?”

  “不说了等我想到了要求再跟你说吗?你不给我电话号码我怎么找你?”

  陈飞燕闻言,从口袋里拿出一小本子,在上面写下了手机号码,然后把小本子给合上。

  “干嘛?”王兵疑惑问道。

  “猜!”

  “这怎么可能猜中?”王兵苦笑。

  “我看你挺能蒙的,接着蒙!”

  “你这分明是在故意刁难我啊,陈队长!”王兵说道,说完瞄了陈飞燕手中的小本子一眼,苦笑道:“这难度太大了!”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再见!”说完把本子收了起来转身走人。

  待得陈飞燕走了之后,王兵在自己的手机上输入了一个手机号码,正是陈飞燕的手机号码。

  “找机会让你还我这个人情!”

  夜色渐深,唐若诗陪着薛长贵一家三口转悠了大半天,被薛长贵送回家的时候已是身心俱疲。

  “谢谢你赔了我爸和我妈这么久!”薛长贵向她表示了感谢。

  “你爸和你妈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唐若诗有点心力交瘁了,要再这样下去她非疯掉不可。

  “还有两三天吧,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薛长贵这一句道歉听不出有任何的诚意。

  “算了,时候不早,你快点回去吧!”

  “明天见!”薛长贵刚一上车,就露出了贼贼的笑容,他今晚已经跟王兵放了狠话,王兵应该也知道知难而退了,就算现在薛龙夫妻马上离开也没关系。

  唐若诗一进门跟家里人打了声招呼后便回了屋,她的心情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

  她觉得是不是要去见一见王兵,把误会跟他解释清楚比较好?

  虽然薛长贵说他已经跟王兵解释过了,可唐若诗心里还是别扭,为什么会别扭?就是因为她怕王兵误会她和薛长贵的关系啊。

  她和薛长贵明明没关系,要是被王兵误会那她会哭死。

  于是迟疑再三给王兵打了个电话……

  与此同时,王兵早早的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你今天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这段时间教你的东西你全都记住了,很好!”欧阳老头正在对王兵大加赞赏。

  “那种感觉好奇妙啊,师傅!”

  “什么感觉?”

  “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但我救了那几个警察后,连警局局长还有陈飞燕他们对他的态度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是当然,因为你让他们对你刮目相看了呀,我一直想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个道理,当你有了决定别人生死的能力,任何人你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他们会排着队来求你,他们会敬畏你,尊敬你,甚至是害怕你!”

  ‘V87。

  “我现在明白了!”王兵重重地点了点头,经此一役他深切的明了‘实力至上’的道理。

  “明白了就抓紧修炼吧!”

  王兵开始了枯燥的学习和修炼,重复的记忆着欧阳老头教给他的东西,但现在这些枯燥的东西对他来说却是那样的有趣,因为这其中蕴含了诸多的奥妙,需要王兵慢慢去体会。

  “嗡!”手机被设置成静音,刚好唐若诗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王兵浑然未觉,而直接导致的结果是电话另一头的某人因此而胡思乱想。

  电话自动挂断,唐若诗的心情却变得更加沉重。

  “王兵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难道他真的误会了?”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