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吕洋冷眼看着王兵,这家伙看起来憨态可掬,可这个时候却让王兵紧张不已,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见王兵没有回答,吕洋再问:“是你打晕我的人?”

  这不是明摆着呢吗?

  王兵此时心急如焚,真的要和欧阳老头说的一样杀出去吗?

  “师父,怎么办?”王兵实在没有主见,不断向欧阳老头求助。

  “不是跟你说了吗?杀出去,你不杀了他们,就等着他们杀了你吧,别指望我帮你,你一天不跨出这一步,一天都不会有长进!”欧阳老头做了个拍王兵肩膀的动作,是在告诉王兵让他好自为之吗?

  王兵在心里把欧阳老头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你说你想考验我,什么时候不行呢?偏偏要在这个时候,你就不怕吕洋他们把你徒弟给弄死吗?

  说完欧阳老头消失在了王兵眼前,他是铁了心不帮王兵了,意味着王兵只能靠自己。

  这下真的走投无路了。

  正当王兵迟疑时,吕洋发现了异常,他看到了那个被王兵砸烂的木盒子,脸色顿时为之一变,立刻把木盒子给拿了起来,发现里面的‘帝王玉’不见了踪影,眉头一皱,眼中杀意大作。

  “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呢?”他冷声问道。

  “不知道!”

  吕洋随手把盒子丢掉,说道:“我的东西你也敢动!”

  “什么东西?”

  “乖乖把东西拿出来,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吕洋说道。

  拿出来?开玩笑,‘帝王玉’本来就是王兵的,凭什么要他拿出来?说的好像‘帝王玉’是你吕洋的一样。

  再说了,就算拿出来吕洋就会放过王兵?王兵可不敢对此抱任何希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兵这个时候倒是胆儿肥了,现在的情况是就算他把‘帝王玉’拿出来也肯定得流血,那还拿出来做什么?

  “嘴硬是吧?”吕洋冷声一说,从手下手里接过了一把手枪,指向了王兵,“同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二遍,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一枪毙了你!”

  惨了,枪都拿出来了,这下就算王兵想和吕洋他们拼命也没机会啊,他再能打也不可能打得过枪,欧阳锋你个死老鬼,这次被你害死了。

  怎么办?怎么办?

  王兵急的直冒冷汗,连忙说道:“你口口声声让我把东西交出来,可我根本就没拿你的东西,不信你搜!”

  说做做出了摊开双手的动作,表示自己的无辜。

  “搜他的身!”吕洋见状,立刻命令手下对王兵进行了搜查,所有的口袋、裤管、袖子、头发、甚至连嘴巴和鼻子都检查了一遍,结果是……什么都没搜到。

  “什么都没搜到,老板!”

  对于这样的结果吕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非但没有放下枪,反而再次将枪口对准了王兵。

  “说,你把东西藏在哪里了?”

  “我根本没拿你的东西!”别看王兵一副据理力争的样子,实际上他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帝王玉’刚才明明被他拿了,吕洋来之前他也没机会逃出去,更别说是把‘帝王玉’藏起来,那么为什么吕洋的手下会搜不到呢?难道‘帝王玉’真的不翼而飞了?

  并不是,王兵之所以紧张却又装出据理力争的样子,是因为‘帝王玉’还在他的身上,只不过被他藏在了一个连吕洋的手下都搜不到的地方——脚底。

  是的,刚才一听到吕洋的声音王兵就紧张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知道要是被吕洋发现他抢走了‘帝王玉’,一定二话不说就把他碎尸万段的,所以他当时是打算把‘帝王玉’藏起来,可是房间就那么大,根本没地方可以藏东西,藏口袋里也不保险,吕洋很快就会发现,后来突然心血来潮,在吕洋推门进来的前一秒王兵把‘帝王玉’塞进了脚底,现在那块‘帝王玉’就被他踩在脚底下,他不敢乱走动,因为一走动很快就会穿帮。

  吕洋的手下刚才只搜了他身上,谁会想到王兵把‘帝王玉’踩在脚底呢?

  s!O

  “不是你还有谁?”吕洋显然不会轻易放过王兵,房里两个手下被打晕,外面两个手下刚好走开,吕洋会相信王兵才怪,“你有同伙,是你的同伙把外面的人给骗走的我说的没错吧?你是不是把东西交给了你的同伙?”

  吕洋怀疑到了姜虎头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吕洋确实没有那么轻易罢休,立刻把守在外面的两个保镖叫了进来。

  “刚才那个说肚子痛的人在什么地方?”吕洋问。

  “我们带他到了洗手间后就回来了!”

  “他和这个人是一伙儿的,马上把他给我抓回来!”

  “是!”手下接令,立刻跑了出去。

  王兵这下就更紧张了,把姜虎也给拖下水,太对不起他了。

  手下的人前去抓姜虎,而吕洋则还没打算放过王兵。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把东西交出来!”

  “我没拿你的东西!”王兵还在嘴硬。

  吕洋眼中杀意大作,说道:“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完作势就要开枪。

  王兵心想这次真的完了,本以为拜了欧阳老头为师,从此可以走上人生巅峰,却不料今天栽在这里,命苦啊。

  欧阳老头,你再不出手你的宝贝徒弟可就要被人给杀了,你真的这么狠心?

  “老板,开始了!”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手下跑了进来,原来是拍卖会已经开始,吕洋作为拍卖会的策划者他马上需要上台致辞,这个时候他可没有时间去对付王兵。

  于是迟疑了一下后把他手枪交给了手下,指着王兵说道:“带他出去,给我好好招呼他,要是他不把东西交出来,就做了他!”

  说完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言下之意如果他拿不回‘帝王玉’王兵也别想活着离开。

  “是!”手下接令,枪口顶在王兵的腰间,推着王兵跟在吕洋的后面走出了房间,要在这摆放拍品的房间里修理王兵那是不行的,吕洋的手下有的是办法让王兵说实话。

  外面宾客们已经入座,全神贯注地留意着拍卖台上主持人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要是出了人命不仅会把所有宾客给吓跑,而且还会给他招来非常大的麻烦,搞不好场子会被警察给端掉,那样他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所以不能在这里杀王兵。

  王兵被吕洋的手下拿枪指着,还被推搡着走出了房间,他不敢轻举妄动,他可不会怀疑后面那把枪是仿真的。

  可是现在怎么办?一会儿吕洋的手下一样会杀了他,他的下场还是一样得死。

  早知道会弄成这样,那还不如不来,王兵有点后悔了。

  “不要惊动客人!”房门外,吕洋正要和王兵‘分道扬镳’,看得出来他还是怒火难消。

  要不干脆把‘帝王玉’给他,换自己活命的机会算了,命都没要,要‘帝王玉’还有什么用呢?

  “嗯?”这个时候,最靠近王兵的座位上有人看到了王兵,是史严东。

  

章节目录

透视小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少并收藏透视小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