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龙,你爱徒薛家林的确是被我所杀,他作恶多端,死有余辜。”萧凡忽然毫无征兆的承认了这个事情。

  全场哗然,唯有公孙让泰然,他呷了一口茶,淡然道:“高手对决,又怎么能少了心战?”

  一个脾气很大的宗师,弱点应该就是心战吧!

  史铁龙果真红了眼,薛家林可是他的心头肉,甚至他都极力促成孙女与他的婚约。

  他没遇到萧凡这样的天才,因此薛家林在他诸多弟子中,是天赋最高也最刻苦的一个。

  尤其是他作为富二代,还对武学痴迷,让他觉得难能可怪。

  此前,为了薛家林,他甚至进入白园,冒着被江湖人指点的风险,拳杀高手祥叔。

  如今,萧凡当面承认杀了薛家林,如何能够让他不气?

  不等他出手,萧凡又道:“我与欧阳茜自由恋爱,薛家林因妒忌而屡次谋杀于我。此等恶人,岂能容他?”

  句句扎心啊。

  史铁龙最疼爱的两个小辈,正是薛家林与欧阳茜。

  原本想看他们双宿双飞,却不料被萧凡横插一杠。杀了薛家林,霸占了欧阳茜,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欺男霸女,没有人性。我今天就替太极门清理门户!”史铁龙终于忍不住了,怒吼一声,猛冲而来。

  萧凡汗颜不止,这点修养,与宗师相差太远。

  不过他能从太极门修炼偏刚猛的功夫到现在的地步,也是靠了这股执念与火气,让他剑走偏锋,登顶极致。

  此时史铁龙已经被成功的挑起了怒火,膻中穴上下起伏,罩门大开。

  萧凡眼见机会来了,也不啰嗦,展开神变陡然迎上。

  锤……锤……锤……

  太极最佳的进攻方式,不是四两拨千斤,也不是揉奶……呃揉馒头的推手,而是太极锤。

  史铁龙把这太极锤用到了极致,一锤子砸来,呼啸雷音,如同炮弹出膛。

  而萧十三双手抱元,做出一个太极鱼来,似乎要以此来卸掉对方的庞然大力。

  可当两人冲击到近前的时候,萧凡忽然的一招施为,震惊了全场,公孙让更是喷了茶水出来。

  只见萧凡双手忽然张开,大吼一声,挺起胸膛,用铁布衫生生的硬接史铁龙的太极锤。

  这……这尼玛是找死啊,

  你以为你胸口是脉冲炮的炮口啊?你射一个脉冲波试试?

  结果可想而知,萧凡被一锤子敲得当场飞了起来。

  没错,直接向后飞起,是那种轰然向后,是那种腾空而起,身子向后脚向上的旋转倒飞。

  对,头朝下脚朝上的被打飞。

  不对,脚朝上,朝着史铁龙的膻中穴踹去。

  萧凡被打的后仰飞起的同时,把史铁龙打在他身上的力道,传导到双脚。

  再连同他自身的真气,一起从双脚发了出去。

  史铁龙终于知道这个瓜娃子打的什么心思了,顿时大惊失色,还来得及回力的左拳赶紧回防。

  左拳把萧凡的右脚磕开,可左脚却没的防守。

  史铁龙刚想用铁布衫来硬抗,却发觉膻中穴是他的罩门,根本没的防。

  嘭的一声,萧凡的左脚踹中了史铁龙的膻中穴。

  接下来,萧凡被余力重重的震飞落在地上,向后滑出数米才停下来。

  而反观史铁龙,只见他身上响起几声爆炸之后,打了几个哆嗦,忽然开始向后退去。

  每退一步,张口就是一股鲜血,连退了五六步后,一屁股跌坐在地,瞬间萎顿。

  他先是满面震惊,接着是沮丧与颓废,最后缓缓的起了精神,竟然是笑了。

  众人惊呼着冲上台来,欧阳茜心里最痛,喊一声萧凡又喊一声外公。

  最后她还是跑到自己男人身边,抱着他的身子,把他扶起来。

  萧凡咳嗽了几声,咳出一些血来,但还是咧嘴笑道:“以后江南第一,是我的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意这些?怎么样?要不要紧啊?”欧阳茜哭着问道。

  萧凡玩味的笑了笑,不留痕迹的在她大腿上摸了把,“当然要紧的,像你那样紧的。”

  欧阳茜先是吓了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俏脸一红,淬了口,把他扔下,跑去看史铁龙了。

  俞七杀等人冲上来要扶萧凡,后者大手一挥,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有铁布衫护体,又把大部分真气转化,就算是被伤到了,可也不至于出大问题。

  毕竟,他扛史铁龙一击,不打在罩门上还是没啥的。

  都进入先天了,要是一招都扛不住,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他打了个摆子,走近了史铁龙,仿佛醉酒一般,叫嚣道:“如何?领教了没有?”

  “甘拜下风!”史铁龙努力一拱手,又哇的吐了口鲜血出来。

  他话音刚落,周围一片惊呼。

  萧凡竟然把史铁龙打服了!

  大家面面相觑,尤其是孙氏拳馆的人,一个个都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撞破脑袋也不想不通,萧凡怎么可能打败史铁龙?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嘛。

  要知道,史铁龙已经成名数十年,早已经喊出了江南武林第一泰斗的名号。

  与北方的郭万里,岭南的陈家豪,都是齐名天下的。

  而这样传神的人物,却被一个新崛起的刺头,给生生打服了。

  欧阳茜有些害怕,扶着史铁龙,冲萧凡骂道:“你怎么下了这么重的手啊?你看都吐了多少血啊。你还是人嘛你……”

  她不懂武道,不知道打起来无法留手。

  不过萧凡倒也有托词,笑着说道:“史馆主爆改铁布衫,剑走偏锋,实则脏腑内早已经受了重伤,多有淤血。如今我破他的铁布衫,逼出了他多年的淤血,至少能为他延寿三年……”

  他说的确有其事,公孙让是内练一口气,史铁龙是外练筋骨皮。

  练习筋骨皮的人,少不了受伤,久而久之自然会有内出血形成,最终堆积成淤血。

  铁布衫一破,淤血被逼出,确实会让他的旧伤好很多。

  但萧凡强行破了他的铁布衫,他以后还能不能再成功,还真不好说。

  郭万里拍案而起,朗声道:“胜负已分,梅十三郎胜。以后,孙氏拳馆的馆主,为孙让!”

  公孙让起身,冲着四个方向拱拱手,这才大声道:“当年我曾发誓,此生若再入孙氏武馆,必是平冤雪耻之时。如今心愿已经完成,再无执念。我推举我儿十三为孙氏武馆第四代馆主,可有不服?”

  众人浑身一震,你丫还真会问。

  大家面面相觑,尤其是史铁龙的弟子们,更是纷纷吞咽唾沫。

  “既然没有人不服,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正好今日有南北武林泰斗作证,继任大典即刻举行……”公孙让一力促成萧凡执掌孙氏拳馆。

  别看这个拳馆小,可是孙氏太极拳一脉却源远流长,影响深广。

  目前虽然国术凋零,但保镖行业却很兴盛。

  从孙氏拳馆出去的人,在保镖行业各个阶层都有,有的甚至成立了特卫公司,或者调查公司等。

  萧凡要是掌握了这股力量,无论是对他现在的盛世集团,还是以后执行任务,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尤其是他十三号分所的人员选拔,现在有很多都是打黑拳出身,这个是有问题的。

  而拳馆的人身世清清白白,以后可堪重用。

  所以他嗯哼了声,算是默认了。

  这事儿也就一蹴而就的事情,于是孙氏拳馆的人就跟小媳妇似得,半推半就就从了。

  史铁龙临走时,也叮嘱众人不要随意离开孙氏拳馆,大喊武林后继有人,狂笑着被送去医院。

  萧凡成为馆主之后,也从来不坐馆,只是让贪狼去帮他打理。

  贪狼被叶闯折腾了一次,从澳门回来后就转了性,稳定了下来,发誓戒赌。

  目前他留在拳馆教习弟子们,倒也怡然自得。

  他见多识广,去过的地方数不胜数,尤其对当地的风俗文化特别了解,常常让弟子们听的心神向往。

  而萧凡休息了数日之后,终于启程入京州,接受了几位红盾局大佬对他的授勋。

  

章节目录

我的美少女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我的美少女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