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你想喝茶吗?”雪里穿着一身女仆装,戴着白色蕾丝的“喀秋莎”头饰,在阁楼口伸着脑袋满是期待地问道。

北原秀次正坐在阁楼里温习功课,闻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这个智障说日语夹中文就够让人听不懂了,就别再夹上英语了,要不是知道你是个学渣,我还以为你在挑衅我。

但他对雪里生不起气来,这家伙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么长时间他已经习惯了,回头无奈道:“雪里,Master才是主人的意思,Monster是指的怪物。”

雪里很听话,马上道:“好的,秀次,我记住了!”

接着她小声念了几偏“Master”,又满是期待地问道:“Master,你想喝茶吗?我去帮你拿!”

北原秀次不想喝茶,但知道雪里是想吃点心了——这家伙自从买了女仆装,想吃点心了就换上跑来问他想不想喝茶。

如果说想,她就跑去让春菜泡茶准备茶点,顺路贪污掉一部分,然后再用婴儿一般纯净的大眼睛看着他吃,直到他忍不住说一句“你也吃吧”。

如果说不想,她倒也不会闹,只是隔几分钟就来问一次,一直到他“想喝”为止。

雪里在骗吃骗喝上还是很有耐心的,北原秀次已经非常了解,早就放弃抵抗了,随口道:“想。”

雪里马上乐道:“好的,Master,我马上去给你取。”

接着她脑袋一缩,人就从阁楼口不见了,而几分钟之后,她脸鼓得像只仓鼠一样又拿着托盘跑了回来,含糊道:“Master,你的茶和茶点。”

北原秀次连看也没看,只是点了点头:“放在那里吧!”

雪里把托盘放下了,嘴巴快速蠕动了一会儿,伸长了脖子一咽,又期待道:“Master,尝尝这小核桃酥饼,好好吃。”

“你吃吧!”

“好的,Master,我替你先……尝尝!”雪里就穿着女仆服站在书桌旁,一脸严肃,真有点忠心耿耿专业女仆的味道,接着就开始往嘴里塞点心——她自己去找春茶要是要不出来的,只有借着北原秀次的名义,春菜才会精心准备。

这次的茶点花样很多,有驴打滚、核桃酥、豌豆糕等七八样,都是春菜练习厨艺的副产品——她最近在练习糕点制作,暂时还不能公开售卖,只能供家里人吃。

北原秀次是不喜欢吃零食的,但雪里喜欢,她站在那里吃得眉开眼笑,不时还自言自语:

“这个好吃!”

“啊咧,这个也好吃!”

“哈哈哈,好吃,好吃,都好吃!”

她正吃得开心,突然耳朵抖了抖,连忙抹了抹嘴束手站好,北原秀次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接着就回头望向了阁楼口,果然看到冬美慢慢从那里伸出了脑袋。

雪里老实了不少,赶紧往北原秀次身边凑了凑,小声道:“Master,姐姐来了!”

秀次,你要保护我!

冬美听到了,直接从阁楼口爬了上来,不高兴道:“你叫他什么?”

“Master啊,我现在是女仆!”雪里老老实实答道,一脸干一行爱一行的敬业精神。

“我说过了,不准在家里搞这一套!”冬美顿时怒了,上来就要揪雪里的耳朵,“整天不学好,说!你从哪里学了这个词?”

雪里也不敢躲,老老实实被揪住了耳朵,委屈道:“是秀次教我的。”

冬美立刻对北原秀次怒目而视——你这小白脸不能教人学点好吗?我们虽然是你女朋友,但我们人格之间是平等的,你怎么能让你女朋友叫你主人?!

你还是人吗?

北原秀次眉头一皱,他可不觉得这是他教雪里的,十有八九是雪里不知道从哪里听了一耳朵就回来卖弄,但张嘴想解释,一时也找不到话说——混蛋,细想想,这个词还真是我教的!

不过他从来不怕冬美这个小萝卜头,觉得不好解释也就不解释了,直接道:“雪里只是想吃点零食,别这么上纲上线,而且你也不用特意来抓她,晚饭时让她少吃一点就好了。”

冬美没松手,反而开始转圈了,怒道:“不是为了这件事!”接着她对雪里怒吼道,“说,你今天在考试时干了什么好事?!”

雪里委屈道:“我没干什么啊,姐姐!”

“你没干什么?”冬美更气了,抬着小短腿就要踢她屁股,“你还敢装蒜?你干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

北原秀次看不下去了,连忙伸手一拦:“就算交了白卷也不用打她,她学习的事咱们不是商量过了……以后我会替她想办法的。”

雪里的学习已经没救了,年级前三名一起帮她补习都没用,再加上交往关系确定,她未来已经有了指望,大家已经默认她不用再追求学习成绩——好歹拿过玉龙旗和甲子园,看看将来能不能走特招吧!

再不行,了不起就养着她呗,北原秀次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冬美一把就打开了北原秀次的手,怒道:“不是交白卷的事,她今天考试时掏出了一双筷子,还拿出了一把勺子,一直在看着试卷发呆,老师刚才刚给我打过电话!”

北原秀次一怔,转向雪里问道:“你考试为什么要带筷子?”

雪里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啊,秀次,我从笔袋里拿出来的。”接着又向冬美说道,“姐姐,这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我本来就是个笨蛋,有笔也不会做,拿什么不都一样吗?”

“一样?怎么可能一样?”冬美照着她肥屁股就是两脚,扯着她耳朵往楼下走,怒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存心想在学校闹事?是不是甲子园拿了个破烂冠军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学习成绩不行也就算了,但在学校胡搞的话,影响实在恶劣,万一被记个过,冬美是绝对接受不了的——她还没放弃要带着雪里一起去上大学的打算,绝对不会允许雪里的学生履历有污点!

为此,今天她非要给雪里一点教训,也必须给雪里一点教训,谁拦着也没用!

北原秀次也没打算拦,雪里不是学习的那块料,天赋不在那方面,学不好情有可原,但态度有问题就不可原谅了,是该受罚。

他就当没看到雪里求救的眼神,眼见她被冬美一脚踢下了阁楼,转身又坐回了书桌前。

唉,八成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

晚饭时间,北原秀次走到了公共活动室,发现雪里果然扁着嘴跪在屋角,但没想到夏织夏纱也跪在那里。

她俩很不服,还在叫冤:

“为什么要惩罚我们?”

“对,大姐,你不能这么做,二姐犯了错,凭什么连我们也要受罚?”

北原秀次向春菜好奇问道:“这是又怎么了?”

春菜低头向他致意后,静静道:“二姐坚持她的笔被人换掉了,大姐调查了一下,觉得是小四小五干的,昨天她们和二姐吵过嘴。”

夏织和夏纱听到了,马上转头齐声叫道:“不是我们!”

冬美大怒,一拍桌子叫得比她们还大声:“不是你们还能是谁?”

夏织夏纱愣了愣,在屋里瞧了一圈,想找个替死鬼出来,但看了一圈,还真就她们俩最可疑——确实是她们干的,她们昨天和雪里抢游戏机没抢过,一怒之下就把雪里笔袋里的笔换了,要让老师敲死这个混蛋二姐,算是借刀杀人。

不过她们依旧不服,坚持道:“真不是我们!”

坦白从宽,狗头打烂;抗拒从严,平安无事,反正她们绝对不会承认!

她们在那里吵吵,北原秀次坐下了,春菜给他盛了饭,静静道:“欧尼桑,你先吃吧!”

北原秀次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问道:“那她们呢?”

“二姐和小四小五今天没饭吃,大姐要处罚她们。”春菜答了一句,接着又对冬美道,“大姐,小心胃,你还是先吃饭吧,不要太生气。”

冬美一想也是,过会儿还要开店呢,不能耽误了赚钱,也不再和夏织夏纱争吵,见北原秀次已经动了筷子,便捧起碗来开始扒饭,不过看小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生气——烦死了,这三个家伙没一天能让人省心!

雪里跪在一边,看着桌上的料理猛咽口水,但冬美不让她吃她也不敢吃,只能在那里委屈巴巴,不停给北原秀次打眼色——秀次,要讲义气,快帮我向姐姐求情,我想吃饭饭!

北原秀次叹了口气,只能装看不到——他管不了家,求情好求,但万一小萝卜头把这一摊子甩给他,就该换了他麻爪了。

夏织夏纱就更不爽了,看了一会儿肚子也饿了,气愤叫道:“我们没错,我们要吃饭!”

“不行!”冬美一口就否决了,“除非你们认错,不然就一直没饭吃!”

什么,还不止这一顿吗?夏织夏纱也怒了!

“大姐,你不能这么对待我们!你这是独裁,我们抗议!”

“对,你这是虐待我们,我们要公正,要自由!”

“没错,你根本没有证据,你处罚我们没道理!”

“对,没有证据,你不能处罚我们!”

她们俩在那里叫起来没完没了,反正吃不上饭也没别的事,而冬美越听越怒,把筷子一拍起身就道:“你们要证据?行,你们等着!”

说完她拉开门便出去了,而夏织夏纱惊疑不定,互相用眼色交换信息——咱们留下证据了吗?家里有监控?

不可能,家里没那东西,而且咱们戴着手套,连指纹都不会有,她在唬咱们,要顶住!

对,坚持就是胜利!咱们共进退,她拿咱们没办法!

她们正在那里互相鼓劲,准备和冬美这暴君斗争到底,没想到冬美举着竹剑回来了,当头就是一记唐竹劈来,大叫道:“我让你们要证据!我让你们要证据!这是家又不是裁判所,你们要哪门子证据!你们两个小滑头一天不生事就皮痒,你们是不是要气死我才高兴?!”

冬美是练过的,人称“爱知短腿虎”,一剑劈来快如闪电,夏织措不及防,哎哟一声就被劈中了脑袋,而夏纱爬起身就跑,大叫道:“欧尼酱,大姐打人了,你管管她啊!”

冬美回身就追到了她身后,挥舞着竹剑杀气腾腾:“谁也别拦着我,今天我就让她们知道点好歹!”

“哎哟,好疼!”夏纱夏织要是手持刺枪,左右合击倒是能和冬美练练,但现在只有一个,又手无寸铁,还跪了半天腿都麻了,现在真是待宰羔羊,刚跑到门口就被冬美一剑打翻。

夏纱也不傻,眼看冬美转换了目标,抱着头就开始逃,还大叫道:“妈妈啊,你睁开眼看看啊,大姐打我们啊!”

“我就打你们了,你们能怎么样?”冬美又开始掉过头来追她,而夏纱在那里捂着屁股惨叫,“大姐你虐待我们,我们要告你!”

雪里不管这些,借机赶紧蹭到北原秀次背后,使劲拉他的衣服——秀次,饿饿,饭饭!

北原秀次一共才吃了三口饭,一号女朋友就和两个小姨子打成了一团,而二号女朋友眼看就要把他衣服扯下来,想吃他的饭。

本来他猛刷属性点,是有信心活到一百四十岁的,但现在看看这情况,活到七十就该烧高香!

真倒霉,我当时是怎么想的,要搬到这里来住?

…………

夏织夏纱被冬美打了个屁滚尿流,当晚不但没吃成饭,还被扣了工资,直接关进房间面壁反省去了。

北原秀次也没当什么大事,这就是福泽家的日常,这帮小萝卜头就没有一个安静的时候,不是大的惹点事,就是小的不安份,冬美脾气又暴躁,除了打就是打,结果家里就是乱糟糟的——北原秀次也不敢管,他以前管过家,除了证明只有冬美能压住雪里、夏织和夏纱以外,就是觉得自己一天老了一岁。

福泽家不可一日无虎的,他心软,还是装看不见比较好。

当晚正常开店,一切照旧,就铃木乃希从她的“城堡”里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想吃他做的饭,不过马上就被他挂掉了——这妖精这几天有事,人不在,但电话骚扰没停。

翌日早上,还是一切正常,他起床后去清体力,而等差不多了,正准备冲个澡吃早饭,春菜急急忙忙赶来,递给了他一张纸就说道:“欧尼桑,小四小五离家出走了!”

北原秀次一怔,接过那张纸来一瞧,只见上面写道:大姐虐待我们,不公平,我们要自由,不要在家里待着了,你们不要来找我们!除非大姐愿意向我们道歉,并且保证以后不打我们,不扣我们的钱!

他连续看了两遍,向春菜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春菜静静答道:“今天大姐去叫她们起床的时候。”

“你大姐呢?”

“还在她们房间。”

北原秀次拔腿就走,顺便安慰道:“不要担心,她们不会有事的。”

春菜静静跟在他身后,轻声道:“我更担心大姐,欧尼桑,小四小五不懂事,要是她们老实一点,大姐不会打她们,甚至她们犯了错要是老实认错,大姐最多骂她们一顿,也不会打她们——大姐已经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她们根本体会不到!”

北原秀次没说话,他以前也看冬美这暴躁的小萝卜头非常不顺眼,把她按在地上打了好几次,但真住进了福泽家,发现这家里从老到小,就没几个省心的,换了一般的人早疯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她这样已经算是表现不错。

不经人事,莫劝人大度啊!

他快步赶到了夏织夏纱的房间,发现冬美果然站在里面出神,小脸上的表情又担心又沮丧。他赶紧上前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道:“先别急,她们就是一时赌气,不会走远的,我们找一找就好。”

冬美一把打开了他的手,但马上又有些后悔,北原秀次在身边还是能给她提供极大安全感的,要是没有他,这个家早就支离破碎,这一点她心里很明白。

但她不会说软话,只是气道:“不用找她们,她们饿两顿就知道哪里好了,到时回来我要揍死她们!”

强硬的话似乎让她的小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她越发坚定了,握着小拳头说道,“对,我们去上学,不用管她们!”

北原秀次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也没反对——大白天的,夏织夏纱又是两个小滑头,身手还不弱,一般成年人想制服她们都不太可能,轻易也出不了事,可以再等等看看。

也许等下午这两个小滑头就想明白了,若无其事就出现在家里,那也不是不可能。

他们一起下楼去吃早饭,雾原秋还特意下厨,做了点好吃的,但冬美还是有些食不知味,不时就拿着筷子愣神。

雪里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老老实实把屁股放在脚丫子上跪坐着,端端正正,生怕受到迁怒,但不怎么担心夏织夏纱——在附近的话,只要报她的大名,就算不良团体想动夏织夏纱,也要考虑到雪里拔刀队的影响力,要考虑到雪里这大姐头会不会事后带上几十个小弟几百个朋友去报复。

而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北原秀次放了学,第一时间赶回到了家里,结果发现夏织夏纱还是没回来。这不由让他也开始担心起来,考虑直接接手这件事了——他是对福泽家有保护义务的,要是莫名其妙丢了两个,等福泽直隆醒来,他不太好交代。

再说了,白天治安情况好,两个小孩子乱跑没什么太大问题,但夜里就不一定了,夏织夏纱毕竟年幼,还长得非常娇媚漂亮,引起某些人的注意还是颇为危险的,至少不能让人放心。

春菜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准备好了晚餐,叫大家来吃饭。

北原秀次看了一眼冬美,想了想对雪里说道:“雪里,能让你的小弟和朋友们帮忙找找吗?”

雪里是当地“恶霸”,乱七八糟朋友一大堆,让她朋友们出动,瞬间就能遍布街头巷尾,比报警搞不好效率还高。

雪里看了冬美一眼,见冬美低头在数米粒,没什么反应,立刻乖乖应了一声,拿出她的破手机就开始笨拙地群发消息——冬美已经自觉把这件事移交给北原秀次处理了,毕竟小事可以她做主,大事还是要北原秀次说了算的。

现在两个妹妹离家出走,这就是大事。

北原秀次也开始吃饭,同时说道:“今晚停业,我们也去找人。”

冬美还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终于开始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那两个妹妹是滑头不假,但万一真出点事,她死后就无法面对她妈妈了,她向妈妈承诺过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家,她无法说话不算数!

…………

夜里一点,北原秀次、冬美、雪里和春菜默默回到了纯味屋,找了整整一个晚上,一无所获,而雪里的小弟和朋友们也挺尽心尽力的,为了回报一直“助人为乐”的雪里大姐头,穷搜了附近的大街小巷、公园商场,还朋友托朋友,几乎连名古屋ZS区的老鼠蟑螂都问过了,结果根本没有人见过夏织夏纱。

雪里都担心起来,一边在玄关换鞋,一边百思不得其解:“没理由找不到啊,小四小五会不会被人拐卖了?”

冬美小脸上全是疲惫,闻言却立刻道:“那不可能!她们不拐卖别人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被别人拐卖!”

接着她上去就对着雪里屁股一脚,怒道:“少说这种丧气话!”

雪里不敢吭声了,脱掉鞋就逃向浴室,现在虽然十月,但名古屋天气还是很热,她的两只大兔子又粘在了一起,急需洗澡,而春菜静静道:“大姐,欧尼桑,你们休息一下,我去准备些宵夜。”

北原秀次叹了口气:“我来吧!”

“还是我来吧!”春菜摇了摇头,抢先往厨房去了。她希望北原秀次多安慰一下冬美,她这个大姐别看脾气暴躁,其实抗压性很差,心理素质一直不怎么好,现在应该担心得厉害,只是本性又好强,面上不露罢了。

北原秀次也没和她抢,只是带着冬美去了公共活动室,轻轻握着她的小手说道:“沉住气,我们会找到她们的。”

这里没有外人,冬美倒是少见地露出了虚弱之态,小小一只盘腿坐在那里,低头望着自己的白色棉袜子,忧伤道:“要是找不到呢?”

“别那么想,会找到的。”

“但要是万一呢,要是她们出了事呢?”冬美眼圈红了,低声道,“我只是想给她们点教训,让她们做人正派一点,没想这样……她们两个特别喜欢钱,我妈妈走得又早,没教过她们,我一直怕她们走上歪路。”

北原秀次又叹了口气,把冬美半拥在了怀里,低声道:“我会找到她们的。”

如果找不回夏织夏纱,估计冬美就得有终身心理阴影,说死了一半都不过分。

冬美也没再说什么,已经在考虑给夏织夏纱道歉了,就是人找不到,想道歉也没法道。

他们两个人正靠在一起,春菜突然疾步而来,拉开门就说道:“欧尼桑,大姐,找到小四小五了!”

喜欢我的女友是恶女请大家收藏:()我的女友是恶女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的女友是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我的女友是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