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瞳似乎被我逗笑了:“苍天要的是第一世,所以他要趁着九转之后的灭世之蛇还没有完全出来,霸占对方的玉卵,将对方在卵中变成那条和他相对的救天之蛇。”

“然后再相爱相杀?”我记得是这样的啊。

现在完全被绕晕了。

天瞳摇了摇头:“相生相克,也相融相合。就像你和我一样,能在刚才变成人首蛇身,就是因为……”

“因为你能为我舍弃你心中最重要的东西。”天瞳声音发沉,拉着我的手柔声道:“你以前对我,终究是有点隔阂的。”

我有点恍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不明白。

可能以前我虽然对天瞳有情,却没有到舍弃一切的地步。

刚才我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看着天瞳痛苦,想放弃了我妈/的身体。

原来爱这个东西啊,也是有选择的啊,必须要舍弃一些才能证明吗?

“上天造物之神奇,当真不是我们能理解的。”天瞳抬头看了一眼上面漆黑的天空,苦笑道:“可能也是因为我们没什么事业心吧。”

“我明白了,明白了!”苍天手抚着玉卵,慢过头来:“你们看。”

只见玉卵里,一张人脸慢慢靠近,只不过越靠越近的时候,天瞳却拉着我后退了一步。

苍天很激动的看着玉卵里的人脸,满眼都是笑意:“我也可以找到一个和苏知意一样的人,一块看日出日落,一块吃东西,一块在水塘里嘻戏。”

我听着前面还好,后面那个“水塘”,就感觉天瞳握着我的手紧了一下。

可随着苍天越说越激动,玉卵里一张人脸猛的扑了过来,然后我耳边似乎传来了九转轮回杖叮咚作响的声音。

天瞳忙抱着我侧开,只见九转轮回杖自己回来了。

叮咚之声一响,跟着就是蛇头嘶吼着的声音。

天瞳皱了皱眉,跟着朝苍天道:“快避开。”

“这是我的九转轮回!”苍天却看着朝他冲过去的九转轮回杖,根本没有避开。

只是沉眼看着我和天瞳:“原来从一开始,我就和你们一样,有一个成神的机会。”

我特么都不知道什么叫成神!

可九转轮回杖似乎受玉卵里的人影吸引,直接冲过苍天的身体,朝着玉卵冲了过去。

蛇声嘶吼之中,苍天那身黑金的长袍好像和蛇身交/缠在一块,却瞬间被九转轮回杖一块带入了玉卵之中。

也就在这时,黑龙的那两粒眼睛也跟着涌了进去。

等光线变弱,那枚玉卵里的人影却依旧在慢慢的靠近卵壁,里面苍天和九转轮回杖都好像和烛阴一样消失了。

过了许久,久到玉卵慢慢变淡,里面那个人影依旧一直朝卵壁靠近。

可我眯眼也好,揉眼也罢,怎么也看不清那个人是谁。

“别看了。”天瞳拉了我一把,沉笑道:“这里面的人我们看不清的,因为是苍天所对的救天之蛇,除了他,没人知道长什么样。这就好像……”

天瞳想了想,眯着眼睛看着那些蛇慢慢的缠紧:“就好像你用玉卵取出了腹中的胎儿,在没有破壳而去之前,谁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是什么样。没到长大,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那些什么窥探之术,根本就不靠谱。”天瞳摇头轻叹。

“可苍天?”我指了指蛇团,有点不解:“就这样解决了?”

“他不会再出来了。”天瞳看着蛇团又慢慢扭紧,沉声道:“也没有九转轮回了,就你和我。”

这太过玄妙,我有点不懂,却又好像懂了。

蛇团缠紧后,那些蛇好像就跟死掉了的一样,慢慢的不动了。

天瞳看着远处祝由家的十巫,拉着我的手,一挥手,只见玄九给的那两个龟壳就被丢了出去。

那两个龟壳慢慢变大,我只感觉眼前一黑。

天瞳拉着我就朝下跳:“玄九死得其所了。”

我扭头看去,只见祝由家的十巫瞬间被吸入了一个龟壳之中。

而另一个龟壳慢慢的罩在了神殿那个平台之上,跟着又慢慢变大。

“天瞳,你做什么?”祝九问这会忙爬起来,沉喝道:“这是玄龟壳,你要做什么?”

祝九问的声音震响整个空间,天瞳却只是搂着我往上落:“你们太麻烦了,留在这里吧。”

“苏知意,我可是你外婆,没有我,哪来的你!”祝九问急急的招来青鸾想追下来。

可天瞳只不过是挥了挥手,祝九问连青鸾都被吸了进去。

玄一的龟壳连黑龙这种真正从天上落下来的,都能囚禁住,更何况祝九问。

我大概明白天瞳的想法了,阿虚死了,苍天和九转轮回杖估计在那玉卵里也会渡过虚空,就像小烛阴一样,一去不回了。

这样至少我不会担心苍天老是搞事情,不过他在也没用,他现在好像打不过天瞳。

就在这时,天瞳带我落在了实地。

一抬头,就见苏揿和苏建业坐在悠哉的吃着烤鱼,看着我们幽幽的道:“才回来?”

我眨了眨眼,旁边坐着青言和柳莫如,青言还好,只是抚着肚子。

柳莫如却不敢和我对视,好像在逃避什么。

五七和修柳叶狂吃那只烤全羊,于爷依旧在打着他的牌。

我们依旧在我家里,只不过苍天、祝九问不见了, 扎在墙上的昆照也不见了,小区外面玄门结的法阵却还在。

“饿了吗?吃饭吧。”天瞳端过桌上一碗汤,放在手里过了一下,递给我道:“还热。”

我扭头看着苏揿:“怎么都在这里?”

“你们那边的时间是静止的啊,我们这边可不是。祝由家那十巫呢?”苏揿见我们回来了,似乎知道大局已定。

天瞳三言两语的将事情说了,只不过为什么柳莫如和青语在蛇团里看到的是我,没有说。

这次的大饭局,最后能这样收尾,完全是因为苏揿。

他看似乎一直没有站边,其实都在帮我们。

“这就好。”苏揿似乎吸了口气,朝苏建业道:“行了,回去了。你妈还等你吃饭呢……”

苏建业也松了口气,忙起身朝我道:“你等下有空,给我妈打上电话。我跟她说你家要重新搞装修,我在给你们帮忙,所以耽误了时间。”

“顺带给你奶奶也打一个。”苏揿走到门口,看着我道:“我找的理由也一样,别让她们担心。”

他这是打算让我见那个一直被保护得很好的奶奶了?

“嘿,苏老怪,原来你怕老婆。”于爷嘿嘿的笑出声。

苏揿看着他,冷哼一声:“不行啊。哪像你,孙子都有了,都不知道自己老婆怀了你的种。你光荣?”

于爷被骂,讪讪的低头打牌:“有空带人还回青山玩,泡地乳池也好。”

苏揿只是看了天瞳一眼:“天机局可以留着,你好好整合吧。”

苍天和昆照都不在了,自然接下来的事情都落在天瞳身上了。

苏揿他们一走,于爷也站起来:“我也走了,你们随便吧,虽说也没帮到什么忙,就看了个热闹。可这也出了力的,你们记得人情就好了,以后有机会还。”

这一个个的也太真实了!

青言也跟着起身:“你们现在忙乱,等外面的事情解决了,我再去沉灵观找你们。”

“我跟你去泡泡地乳池,感觉被昆照弄了一下,伤到鳞了。”柳莫如连看都没有看我们,跟着青言就走了。

修柳叶见他们都走了,指了指自己:“那我呢?”

可柳莫如已经急急将门带上了,修柳叶一时有点委屈的看着我:“苏总,我家的骨浮屠都被那个苍天给打散了。”

“人没事吧?”我想着苍天破浮屠而出的时候,碎骨都冲出这么高,肯定波动很大。

“人倒是没事,就是……”修柳叶瞥着眼皮看着我,小声道:“就是家里的长辈认为,认为……”

天瞳已经低笑出声了,我看着修柳叶,沉吸了一口气:“要多少?”

“去时说好的啊,尾款十亿,柳莫如说他再加十亿的,你给我二十亿就行了。柳莫如那十亿,我找他要过了,他说让我找你。”修柳叶这下子立马就精神了。

我不由的抬头看了看已经开裂了的天花板,原来柳莫如跑这么快,哪是因为我把他们先送出来啊,他就是逃债啊!

喜欢佛瞳美人请大家收藏:()佛瞳美人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佛瞳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渴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渴雨并收藏佛瞳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