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麦国钊篇

多年以后,麦国钊都不会忘记在那个下着大雨的上午自己撞上金贝的离奇经历。

“我叫金贝。我哥叫金锋。”

“我是骑士团国的公主!”

“是您的女儿!”

“谢谢你养育了我。请允许我,叫您一声妈妈!”

“我给您磕头!”

远远的,隔着好几十米,金贝给山曼青磕了三个头,默默转身离开。

哥哥说,母亲已经够苦。自己也不愿意再去打搅她和文小一平静的生活。

如果自己去见了山曼青,那只会给山曼青增加心理的负担。

这个世界上最浓的是亲情,最淡的也是亲情!

见过山曼青,就够了!

正在旁边收破烂的他看着金贝跪在地上磕头的古怪动作,四下打量却没发现任何异常。

心里默默叫了句可怜的女人,将钱递给了卖废纸的大爷。

就在这时候,自己的那辆n手电动三轮突然间自己启动鬼使神差撞在了金贝的车上,破烂的车身在金贝的豪车上擦出了一条长长的红色印记!

“你是怎么开的车?”

“你会不会开车?”

“你把我的废品都撞成这样了。”

麦国钊还以为是金贝撞了自己的车子,怒敲金贝的车头对着金贝大声吆喝:“赔!”

“你赔我的东西!”

金贝看了看那其貌不扬的麦国钊轻声说道:“我有行车记录仪。是你先撞我的车!”

“你要我赔你的破烂。没有问题。但你也要赔我的车。”

当麦国钊看过行车记录仪后,顿时哑口无言。过了半响才憋出一句话:“我加你微信。每个月给你一千块!”

听到这话,金贝眨眨眼!

“最多给你一千二。多的没了!”

“我要吃饭!还要养我弟弟!”

金贝看着麦国钊憋屈祈求又真诚的目光,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麦国钊!”

“你的破烂准备送到哪儿去卖?”

“北边五里桥。”

“今天的废铁多少钱一斤?”

“8毛!”

“铜呢?”

“35!”

“易拉罐呢?”

“行。看在你是收破烂的份上,我接受你的方案。每个月1200。分二十年还清!”

金贝摇摇手机冲着麦国钊轻声说道:“忘了告诉你,从上周开始废铁已经涨价了。”

“涨到一块三了!”

“还有铜,已经涨到43!”

“易拉罐三毛,废纸壳一块五,合金门窗你准备卖哪儿。

麦国钊呆呆傻傻看着金贝,再看看金贝的车子上那闪亮的车标和五连号的车牌,本能的回应:“拆了……”

“拆了就不值钱了。这是名牌合金门窗,你送到任何一家钢门窗店里都有人收。光是这些门窗最少都值两千块!”

当即麦国钊眼睛鼓得老大!

“还有!”

听到这话,麦国钊忍不住绷直了身子。

“最值钱的,那是你手腕上戴的表!”

“你一定以为这块表是垃圾。我告诉你,你发财了!”

“对了。五里桥废品站那个黑店不要再去了。去四环谛都山废品站。”

“你这个收破烂的没眼力界。差评!”

麦国钊没好气叫道:“谛都山废品站都没开了!”

金贝瞥瞥麦国钊瑶鼻轻哼:“去年就重开了。你这个收破烂的都不看新闻的么?”

“对了啊。每个月转账给我。超过二十四小时,我就报警!”

“我关系好得很。告诉你。别赖的我帐!要不然,我找你弟弟去!”

麦国钊直直盯着金贝的车子走远,嘴里喃喃自语:“你牛逼什么?你对行情那么熟悉,肯定也是个收破烂的!”

“哼。神气什么?”

嘴里这么说,麦国钊还是按照金贝所说的话去试了试。

那几块合金门窗果真卖了两千块,那块表拿到当铺里去也卖了一万多块。

发了笔大财的麦国钊履行了对金贝的诺言。每月按时给金贝付账赔钱。而金贝也按时收款。两个人在微信上却从聊过一句。

久而久之,麦国钊还钱也成了习惯。但在某个月的时候,麦国钊接到了退款短信。仔细一看才猛然发现金贝已经三个月没收自己的赔款!

突然的,麦国钊有一些不习惯。试着给金贝发短信。又给金贝补了三个月的赔款,但金贝一直没收。

这时候,麦国钊才想起来查看金贝的朋友圈,却是一无所获。

不过麦国钊还是按照原先的协定,到了每个月的那一天按时给金贝转钱。不管金贝收不收。

直到七个月后,金贝突然冒头收了钱款,还对麦国钊发了语音!麦国钊立刻把十个月的赔款转给了金贝。

临了,麦国钊还冲着金贝说了一句话。

“人不死帐不赖。”

“我现在对行情门清了!”

过了几分钟,金贝发了一个表情过来,附上一句话:“傻子!”

当天晚上,麦国钊就一直重复听金贝傻子二字,足足听了整整半夜!

这样又过了好几个月,在某一天麦国钊收破烂的时候突然有了好运气。

第一天在一个箱子里发现了一千块现金。

当麦国钊发现这个箱子里的钱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当即麦国钊就骑车穿了半座城将钱退还给了卖废品的人家。而且还拒收对方给的报酬。

过了一周,麦国钊又撞了大运。居然又在一个公司卖出来的纸箱子里捡到了钱。

这一回,是整整的一扎!十万大洋!

当天晚上没来得及归还,第二天一大早麦国钊就去还钱。却是发现那个公司竟然倒闭已经人去楼空!

这一天麦国钊魂不守舍到了晚上,最终把钱交给了当地特勤。

第四周,麦国钊又捡到钱了!

这回不是钱,而是三根金条和一大包黄金首饰!

同样的,麦国钊把这些东西送还给了主人。但根本进不去那豪宅小区。

于是乎,麦国钊就按照皮包里的名片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叫竹影!

竹影随口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帮我保管下。我有空来拿!

这一等,麦国钊就等了整整两个月。

两个月后,竹影果然登门!

跟随竹影来的,还有一个叫孙柯的,一个长得特别耐看名叫曾子墨的女子。

交还了金条首饰,竹影则把一根金条塞在麦国钊手里说是报酬!但麦国钊却怎么也不收!

“我现在收破烂一个月能挣一万多,我不差钱!”

“不该我拿的,我不会要!”

“该我挣的,一分不能少!”

送走了竹影孙柯曾子墨,麦国钊的好运就没了。

又等到两个月,突然一天,麦国钊在整理自己租住屋子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一包银元!

这包银元,足足有三千多枚。全是袁大头和鹰洋!

按照当时的收购价格,这些袁大头最少都值百万!

不过,麦国钊依然没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而是交还给了房屋主人。

这时候,麦国钊又遇上了一个难题。

那就是房屋主人已经死了!

这批东西,麦国钊最后毅然上交!

又是三个月以后,麦国钊在收破烂的途中被车子给撞了。

撞了麦国钊车子的,竟然又是金贝!

“你,你……你是怎么开的车啊?”

看着金贝新开的跑车上那一片稀烂的擦挂口子,麦国钊战战兢兢都快要疯了。

“我走的是非机动车道啊。这回你不能再叫我赔你……撒?”

“哼!谁知道是不是你的责任!”

金贝冷笑着调出行车记录仪。麦国钊挤到金贝身边伸直了脑袋看着,脸都贴在金贝的脸上。

看完了记录,麦国钊抖抖索索叫道:“这回,不是我的责任了吧。”

金贝木然说道:“当然不是。是我撞了你的车!”

麦国钊顿时松了一口大气。

突然金贝冷冷说道:“不过你刚才亲了我。你必须要负责!”

麦国钊张大嘴巴,半响才哭丧着脸叫道:“我有吗?”

金贝笑呵呵说道:“咱们看监控!”

两分钟后,麦国钊指着金贝大声喊叫:“没亲到。没亲到吧。啊。你看见了吧。”

“脸贴着脸都叫亲!你要对我负责。”

顿时间麦国钊傻了眼:“这都能叫亲?”

“当然!”

“你亲了,就必须要对我负责。”

麦国钊顿时傻了:“我能不能不负责?”

“不负责?”

“那我就告你非礼加xx!”

第二天金贝就搬到了麦国钊院子里跟麦国钊一起收起了破烂。直到有一天,一个黑不溜秋瘦骨嶙峋的男人过来找自己。

那男人自称是金贝的哥哥。这可把麦国钊吓得手足无措六神无主。

当天麦国钊给自己的大舅哥做了一大桌好菜,自己也喝得来醉死过去!

翌日,金锋便自走了。

“你哥怎么说?”

“我哥说,他要送你个废品站!”

“不要行不行?”

“当然不行!我哥说出的话,第一帝国的老板都不敢拒绝!”

喜欢捡漏请大家收藏:()捡漏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捡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金元宝本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元宝本尊并收藏捡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