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准备好了吗?”郎博声音低沉,喉咙里面发出一种类似于风抵着气管传出的声音,从他的声音里面,嗅得到一种危险的感觉。

“准备好了!”郎博身边的人是一群黑衣大汉,一个个如临大敌,实际上不光光是他们,就连此刻整个斯托克公爵府邸之中,也都同时一片警觉,有一种兵临城下的那种静寂感。

气息让人沉闷得呼吸不到任何空气。

斯托克庄园内部,人人全副武装,警戒的望向远方,庄园大门紧闭,甚至于有黑衣人站在庄园的阳台上巡逻,这些人都是女神之心抽调而来的安全顾问们,女神之心的安全顾问全部都是有着良好底子背景的退役军人,当初在海盗的袭击之中,上千人的海盗硬生生的被女神之心中百人的安全顾问抵御,这些安全顾问的水平,可见一斑。

而此刻被誉为斯托克家族两大守护神的郎博和斯拉格,都各带着一帮安全顾问,站在高处,警惕的注视着斯托克庄园四周的平原地带。

平原广阔得看得到很远处的爱丁堡,虽然一目了然,然而人群却没有任何一点松懈。

斯拉格轻轻的握住藏在胸口兜里面的硬物,看向郎博,“呵呵,老朋友,这次我们面对着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你是否有信心。”

郎博哑然失笑,“管管你自己吧!别到时候被一招给秒了,我可不会为你伤心的!”

斯拉格似乎再懒得和郎博纠缠,哼的转过头去,不过目光中,却表现出难以言喻的担心。

斯托克公爵的弟弟,奥尼尔爵士是第一道战线,带着一干斯托克家族的保护者们,驻守于斯托克庄园的草坪之前,他的腰间挂着一排飞刀,奥尼尔本就是以飞刀技术闻名,至少在二十米的范围内,他想要出手射什么目标,保证百发百中,然而这一次,奥尼尔却很难有把握能够和对方拉近到二十米的距离。

对手就像是幽灵,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出现,又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接近这座庄园。

不过。

奥尼尔转过头,看向身后豪华庄园最高层的一间屋子。

他决不可能让对方到达那间屋子,为了那里面的重要人士,他将不惜一切代价防守这里。

理查德挂上佩剑,穿着军装,他第一次因为能够为斯托克家族而战,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自豪。

谢夫曼也跟在自己哥哥身后,不过他比较幽默,腰间佩着锐利的长剑,手中却拿着一个锅铲,格斗用的长剑或许并不适合于谢夫曼,然而锅铲在谢夫曼的手中,绝对比锅铲顺手。

撒哈拉管家一脸颓丧,看上去就像是经历了很大的打击,而显得精神萎靡,不过他却不能够在这一刻倒下,他曾经是斯托克家族的支柱之一,而此刻在斯托克家族最大事件来临之时,他更不能够倒下。

他们都要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们战斗到底的决心!

对方的目标只是庄园后侧第四层的那间屋子,他们绝不能够让对方接近到那里。

远方湛蓝色的天幕上面,出现一架银白色的小型飞机。

机舱之中,两个人静静的站立在机舱边缘,两个人头戴着深黑色类似于摩托车的头盔,清澈的倒映着外部的光亮。

头盔内部,小型布话器传来声响,“接近目标,风速正常,倒数计时开始,十,九,八,七。”

在银色飞机的视野中,斯托克庄园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而此刻斯托克庄园之中负责守卫的所有人,却茫然不觉这架飞机之上的异常。

“最后投放准备!倒数五秒计时,五,四。”

两个穿着紧身服,带着头盔的人对视一眼,双手握拳交击,然后咔磁一声,飞机腹部机舱缓缓打开,露出下方广阔而庞大的地面,还有吹进来的劲风。

从这里跳下去,任何人都需要勇气,那更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得到的事情,而此刻的两个人,身体都弥漫着强大的气势,那股气势,足以掩盖这时刻高度所带来的恐惧。

“三!二!一!投放!”

伴随着头盔中布话器最后的声响,两个人毫不犹豫的先后跳下机舱,那股娴熟而没有任何停滞的行动,足以证明了这两个人的厉害。

两个黑色紧身服的人从银色飞机上跳落,飞舞在高空之间,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黑点从毫无停留的飞机上掉落,看上去说不出来的诡异。

蓬!蓬!

两只三角翼,在两个人背后展开,巨大的风声鼓动,震得四周的空气都瑟瑟发抖。

而两个黑色紧身服的人立即获得了浮空的动力,在天空中出现成三角黑点,朝着斯托克庄园无声无息的飘来。

斯拉格含着雪茄,头不经意的一抬,就看到了空中不同寻常的两点,然后他嘴角的雪茄掉落下去,这个经历过无数战场早已经视生死为等闲的男子,竟然触电般从靠着的护栏上弹身而起,手指向天空,用一种近乎于惶恐的声音,从三楼上面对着下方无数的保卫,惊恐的而结巴的喊道,“上,上面。他们在上面!Itsthere!UpintheSky!”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的同时,头顶上的两个黑色三角翼,早已经现出端倪。

人群顿时惊惶起来,下方的奥尼尔第一个反应过来,扯开了嗓门喊起,“别给我掉链子,发射信号弹,警报打起来!”

旁边一个安全顾问拿起信号枪,举向天空,蓬!得一声,一颗拖着黄色尾迹的炮弹,发射导弹一般,从斯托克庄园射向天幕,沿途扬起大片烟尾。

嗙!

信号弹在半空爆炸,撒出无数纷纷扬扬的红黄色粉末,让整个斯托克庄园上空都犹未显眼。

呼!呼!

两只三角翼以近乎于娴熟的飞行手法,穿过避开信号弹的爆炸中心,直直的朝着斯托克庄园穿下来。

地面的诸多保卫接到信号,同时移动,上百名黑衣人移动在斯托克庄园之中,看上去场景蔚为壮观,然而很多人却都没有想过,他们的对手,竟然会从天而降,用滑翔翼的方式,接近这里,光这个失算,就足以造成致命的漏洞!

奥尼尔满头大汉,对方布置精密,如果让对方抢先进入斯托克庄园那个房间。

两架黑色滑翔翼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飞速射下,然后在距离斯托克庄园地面仅有五十米高度的时候,拉开降落伞,以精准至极的落点,抛向斯托克庄园的人工湖泊翡翠湖。

幸好最坏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降落伞的减速效果明显,不至于让这两个人落入水中才能够抵消下落的冲击力,两朵降落伞落在翡翠湖岸边的草坪上,两个人就势在地上一滚,完全的抵消下落的冲击,然后解开降落伞,弹身而起,寻路冲向豪宅。

豪宅的两边,冲出无数黑衣保卫,纷纷叫嚣着,“抓住他们,坚决不能够让他们进入豪宅之中!”

一人脱下头盔,露出俊朗的面容,那张脸因为有一道刀疤,而更显得魅力十足,正是久违的飞狼。

飞狼对另一个黑头盔人嘿嘿一笑,“三思,原计划行动,我拦住这里所有人,你赶快去抢苏紫轩!”

李三思一把脱去头盔,露出刻意修整过的头发,柔软的蓬散着,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犹未英俊,“说好了,你一定给我挺住!”

四个月前。

鹰国牛津郡。

牛津郡是鹰国南部的郡,位于鹰国泰晤士河的上游盆地,丘陵环绕,中部为宽广的河谷盆地。

这里最引人瞩目的是大片大片的红色和黄色森林,红枫叶总会在秋风吹起的日子,一片一片宛如波涛般汹涌的翻腾过去。

在这里生活的老人,一定忘不了坐着船,在河流上游泛舟钓鱼的日子,那些清浅的河流和被流水冲刷过的石块,还有其间游走的透明鳞鱼,在静谧的森林谷地之间,是一种说不出让人烂漫的风景。

李三思和苏紫轩就这样手牵着手,走在小鹅卵石密布的浅水滩边,流水清澈的看得到里面红色的岩石,四周的树林被风轻轻的抚慰着,枫叶红的好似在挽留这个灿烂的秋天。

脚下鹅卵石咯着脚的触感,李三思饱含着温度的手心,身体传来的气息,让苏紫轩有一种痒到心头的酥麻感,她手中握着脱下的棉袜,百褶裙下是白色纤细的秀腿,上身是黑色漂亮的卫衣,妩媚的双目清泓的弯起,笑容甜美得彰显着比这个秋天还烂漫的幸福。

这是她和李三思的新别墅,位置之所以定在牛津郡,全是因为这里拥有着最静谧的环境和欧洲那种不受打扰的美丽风景。

双子塔的那晚,杰迪最终还是没有真正动手,不知道是他良心发现,亦或者是其他任何的理由,苏紫轩所在房间的爆炸,并非来自于内部,而是来自于外部的窗户四周,对两人并无影响。

三大密宗传人随后赶到,之后的战斗中,杰迪好像还是逃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世界上仍然没有发现他的蛛丝马迹,于是在这之后的五个月中,大林寺还是在不遗余地的搜寻他的踪迹。

然而李三思却有一个感觉,杰迪大概是不会出现了,他也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和李三思的赌注,他最终还是输了,也大概认识到了命运之书的缺陷,永远无法操控人类真正的命运,而人类,也并非全是由私欲所掌控的。

大林寺做了妥善的安排,自己的父母早就被接到了鹰国牛津郡,斯托克公爵竟然也随之过来陪伴,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和未来自己的中国亲家结实认识一下更为能够打发无聊时间的事情了。

自己的父母竟然还在学习鹰语,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儿子竟然成为了鹰国公爵女儿的未婚夫,或许是一件无法理解的事情,然而面对他们此刻身在牛津郡豪宅别墅中的现实,世界上大概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了。

包括了自己的亲家是一个半中国通的鹰国人,包括了他会教人说鹰语,而让李父最郁闷的事情则是,这个满身是毛的鹰国亲家竟然下围棋如此的出色,每一次自己都输得匪夷所思,让李父有一种受伤的屈辱感。

然而让斯托克公爵委屈的是,这个明明看上去不怎样的中国亲家,竟然会在钓鱼上面有杰出的天赋,他天生就像是一个诱鱼器,仿佛握着鱼竿在那里一蹲,就有鱼拼命了想上钩的那样。

所以每到天气好的时候,两人都会相约到河边钓鱼,并非单纯的是为了两人聊天钓鱼,而是因为斯托克公爵那高傲的自尊,不想要接受来自李父那里藐视的目光,他要在钓鱼上面打败他。

所以李父和斯托克公爵安静比拼钓鱼的时候,这里就成为了李三思和苏紫轩短暂的天堂。

握着苏紫轩那嫩嫩的手,触感如此的清晰,李三思的心中堵着一种冲动,一种说不出来的冲动,不过现在,在如此静谧的大自然之中,在那些婉转围绕于苏紫轩漂亮脚丫的游鱼之间,在四周松散摇摆的枫林之时,他还不说的话,就实在对不起这般上帝赐予的美景。

“那个,紫轩。你记得之前,我们曾经说过的话吧。”

“嗯?什么话?”苏紫轩明媚的双眼转过来,让李三思差点有一种要打消表白的念头。

“那,那个,就是那个。你说过的,我们会一直这样,走到永远。我想要,更实质一些的东西。”李三思有些吞吞吐吐,苏紫轩这么冰雪聪明,要是她不明白更实质一些的东西是什么,也肯定说不过去了吧。

果不其然,话音一落,苏紫轩“吖?”得一声,同时那白净的脸上,开始以极其微弱,但是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起红潮,同样的,她的胸脯,也开始以极其微弱,然而肉眼可见的速度,上下起伏。

那股和李三思相处的淡定,消失全无,在如此赤裸裸静谧的大自然之中,好像一切的掩饰,都可以被轻易的揭开。

李三思伸出手去,从旁边搂住苏紫轩的躯体,苏紫轩明明看到李三思伸出的手,明明她可以躲避,她却没有躲避的勇气。

太好了!稳稳的抱住!漂亮!

李三思心头邪恶的微笑起来,看着苏紫轩的眼睛,感受到她急促的呼吸,然后缓慢的朝着她那温润的嘴唇凑过去,“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可以抽一个时间,顺便将婚礼的事情随便解决解决。”

“吖?”苏紫轩无力反抗李三思越来越近的气息,双目柔媚。

“Yes!又赢了,小李子,我们收杆走人了!”远处传来李父激动的呼唤。

然后是斯托克公爵焦急而生硬的中文,“No,No,No,不算!重来!”

苏紫轩泥鳅般从李三思怀抱中滑脱,漂亮的脚丫踩在水边逃去,转过身来,重新回复了淡定和那副悠然,“喂,要是想向我求婚的话,就浪漫一点,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的说出来吧!”

“靠。不是吧,你让我面子哪里搁?喂!”李三思诧异得宛如瞪大眼睛的金鱼,然后朝着逃跑的苏紫轩追去。

喜欢文理双修请大家收藏:()文理双修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文理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两只小猪呼噜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只小猪呼噜噜并收藏文理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