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远明柔声唤着:“我在这儿,心儿,远明在这儿呢,远明在你身边,别怕!别怕!”

一边说着,他一边继续吻着她的脸庞,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远明……”沈素心轻轻地呼唤着,初经人事的她,在邓远明的柔声呼唤中,心中那无尽的惊慌,在一点点地褪去。渐渐地,她松开邓远明的手臂。但,邓远明的手上却留下了深深的指痕……

“远明……”沈素心轻轻地呼唤着,她眸中,虽然已褪去了那些惊恐,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迷惘。她的两只手臂,有些不知所措地轻轻挥舞。忽然,她的手,碰到了邓远明的身体。下意识地,就像那落水之人抓到浮木一般,她的双臂,紧紧地搂住邓远明的脖子,甚至这力道,将她的身子整个地带了起来,与邓远明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

“呃……”邓远明微一怔,他的身子仿佛又在发烫了……

……一片软软的,轻柔的纤维制品,轻轻落在床下,男女那微微的呻吟声,似乎让整个房间之中,都渐渐迷离起来……

不记得是听谁说过这么一句话:“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是啊,这天地之道,是不会因为人的行为有任何更改的,无论人世间是怎样的百媚千红,也不管有多少人生老病死,每天,太阳都从东方升起,而地球也在恒久地围绕着太阳公转,自身也在自传。

只是。沈素心并不了解这些罢了,虽然她身边有那么多穿越者。

此刻,阳光已然透过窗棂,洒在她的身上,洒在她那光洁的肌肤上,在她微微颤动的睫毛上,那晶莹的阳光。映出了仿若梦幻一般的色彩,只看得邓远明一阵恍惚。

说真的,她其实还真没有睡多久。现在的时间,不过是辰时初牌十分而已。算起来,她距离睡着,才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现在,很显然,她正在她美丽的梦乡中流连。

而且,很显然。这绝不是什么噩梦。虽然她的眉头微微地皱着,但不经意间,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却显得如此美丽。

“……娘……”沈素心喃喃地呼唤着,怔怔地望着面前,朦胧的雾气中。那名与她长相非常相似的美丽女子。此刻,她正向着沈素心微微笑着,那一头一直乌黑亮丽的长发。是如此柔滑闪亮,仿佛还在散发着淡淡的光华。

女子微微笑着,向着沈素心伸出双手:“我可怜的女儿,你知道娘有多想你么?”

她的声音,仿佛微风一般,拂过沈素心的耳朵,也犹如微风一般虚无缥缈。但,沈素心却是非常激动,她的双唇微微地颤抖着,一双眸子颤颤地盯着她。声音也在轻颤:“娘……娘……”

忽然,沈素心猛地扑了上去,扑进林琪薇温暖的怀中。将她紧紧搂住,轻颤道:“娘……娘……您可知心儿有多想您吗?您可知心儿有多想您吗……”

林琪薇轻轻抚摸着沈素心软软的头发,她的手仿佛也在微颤,泪水,就在她的眼眶中回转,仿佛随时都会喷涌而出。

“心儿……我的乖女儿……娘也想你……”

她的声音,也在微微颤抖着……

此时,邓远明已然醒了很久了,但,怀中那仍在沉睡的人儿,却让他不忍惊醒。他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似乎就这么看着,永远,永远也看不够。

沈素心带着淡淡的微笑的,那恬静的睡颜,在邓远明眼中,真的好美……好美……

可是,忽然,沈素心的眉头,猛地皱了起来!紧接着,她便用力地抓住他的肩膀,指甲深深陷入他的皮肉,让他猛地一痛。但,相比他的肩膀,他更担心的,还是怀中的人儿……

“心儿?你怎么了?”邓远明附在沈素心的耳边,轻唤着。

沈素心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口中轻轻呢喃,甚至,整个身子都在不安地颤抖着。但,无论邓远明如何呼唤,她都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不断地唤着:“娘……娘……不要走……别丢下我……”

忽然,她猛地睁开双眸,眼底满满的都是迷惘,似乎仍沉浸在那梦境之中,喃喃地唤着:“娘,娘……”一双迷离的眸子,似乎根本没有焦点。

邓远明有些焦急,赶忙伸出双手,握住沈素心的肩膀,扶着她坐了起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声说:“心儿,心儿,你怎么了?是做噩梦了么?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娘……咳咳……”沈素心轻声唤着,又咳了几声,双眸的焦距稍稍有些恢复。

她转头望了望邓远明,声音略显沙哑地问:“娘……我娘呢……我娘呢……”

娘?邓远明微微愣了愣,不禁抬起头,望向墙上的,沈素心亲手绘制的,林琪薇的画像。这是沈素心在前几天绘制的,如今已然装裱完毕,便是挂在这沈素心的卧房之中。

邓远明想了想,放开沈素心,走到挂着画框的墙下,伸手从墙上将画像取了下来,然后转身递给了沈素心:“心儿,娘在这儿,娘在这儿呢。”

沈素心接过画像,望着画像上,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不由有些愣怔,伸手轻轻在画像上,林琪薇的脸孔上,轻轻抚摸着。

“娘……”沈素心轻唤着,声音颤颤的,还带着一丝沙哑。

忽然,她将坏轩昂猛地抱在胸前,垂下头,低低地哭泣起来……

邓远明轻叹了一声,他多少还是能猜到一些,估计她是梦到她的娘亲了。邓远明自己第二世,其实也是自幼失去母亲的,后来,却是有了一名继母。不过和许多狗血情节不同的是,他的这个继母,并未如同许多经典的继母形象一样,对他百般虐待,反而对他相当不错。

可是,问题是,再好的继母也绝不可能取代母亲的位置。邓远明仍然一直保留着母亲的照片,以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抱着母亲的照片偷偷哭泣。只是后来年龄渐大,这种事情才少了许多。

所以,他对于沈素心的感受,是很能了解的。

他伸出手,轻轻将沈素心拥入怀中。却想不出什么言辞,去安慰怀中的人儿。他能做的,只是默默地拥着她,让她在自己怀中轻泣。

或许,哭一会儿,发泄一下,会好很多吧?他心想。

的确,哭了一会儿了,沈素心确实好了许多。不过她很快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现在的她一身光洁,身上什么都没有。而邓远明也是一样。两个光溜溜的身子就这么拥在一起,让渐渐恢复清醒的沈素心,一张脸儿瞬间滚烫。

她赶忙推开邓远明,拽过刚刚只盖着下半身的被子,掩住自己的身体,扫了有些错愕的邓远明一眼。只见,邓远明那一身有些小麦色的皮肤,瞬间仿佛晃花了她的双眼。

沈素心赶忙躺下,用被子盖着自己的头,闷闷的声音,从被子中传了出来:“那个……你……你……你先出去……”

“啊?”邓远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顿时醒悟。不过,看着鸵鸟一样的沈素心,他忽然玩心大起,伸出手去,隔着被子捅了捅沈素心,轻笑道:“该看的,早就看过了,现下才想起来害羞啊?”

沈素心的身子不由得颤了颤,闷闷道:“不行!你赶紧出去!我还得穿衣呢!”

邓远明一脸坏笑:“没事,你我一闪就在此处,我帮你穿,你也帮我穿,可好呀?”

邓远明话音未落,被子里突然伸出一条白花花的腿,异常精准地一脚踹在邓远明的腰际,干净利索地将他踹下了床,然后,就飞速地缩回被窝。

“呃……”邓远明坐在地上,一脸错愕、哭笑不得的表情。

而沈素心则也掀开了一点点被子,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地望了望邓远明,忽然又将这道小口子闭合,闷闷地在被窝里笑了起来。

听到沈素心那闷闷的笑声,邓远明忽然觉得,是不是该反击一下才好?他想了想,迅速爬了起来,爬上床,伸出双手,攥住那条被子两个角,用力一掀!

“啊——!”一声高亢的尖叫后,邓远明只觉眼前便是一花,有一道白影一闪,自己顿时又是两手空空,而沈素心,却再度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而且,整个被面被绷得紧紧的,很显然,她用着很大的力气拽着被子,就是防止邓远明再度使坏。

邓远明望着紧绷的被子上,沈素心若隐若现的曲线,不由得忽然想起了昨夜,不禁双唇再度干燥起来。他稍稍愣了愣,却忽然发现,自己的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隔着被子,放在了沈素心的身上。而沈素心的身子,此时居然一动不动,只是这被子,似乎被她拽得更紧了。

邓远明不禁摇头苦笑,下了床,找到昨夜被自己扔得乱七八糟的衣衫,将沈素心的一件一件整理好,挂在床头,然后,再穿上自己的一身衣衫,打开门,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

家门幸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慕白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白羽并收藏家门幸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