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天,越来越热,云逸在家里待了两天。

明德进宫,被明战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他回来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周氏的房间,把她扒了个精光,然后毫不怜惜的给破了瓜。

或许在他看来,这样干了周氏,就足以泄掉心头的那股子气了。

这个办法是否有效,云逸不得而知,因为第二天一大早,明德就带着自己的那群侍卫们出去打猎了,而且一去就是两天。

这到让云逸轻松了一口气,周氏估计是被明德蹂躏得惨了,两天来连门都没出,吃饭都是丫鬟们送进房间里去的。

到第三天的上午,又一位客人到了,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云逸出来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和陈煊霸说话,一看见云逸,立刻慌张的跪在了地上:“将军夫人,你可要救救我啊!”

云逸一看,居然是梁炳正,这公子哥半年不见了,憔悴得都不像个人形了,头发凌乱,胡子也留出来了,甚至还脏兮兮的。

云逸看着就觉得不舒服,虽然是当年很要好的朋友,可也忍不住冷言讽刺了一句道:“梁公子,你又何必到我这里来装可怜呢!即便你混得再不如意,怎么可能这幅打扮?”

梁炳正愣了一下,然后真正的垂下了头道:“云逸,看在当初朋友一场的份上,这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帮我。”

云逸在凉亭里坐下,挥手让跟着的侍女给陈煊霸一根帕子,那憨货大热天的也舍得玩命的练习,这时候也热的看着就难受。

“你若是觉得还愿意说朋友两个字,那就站起来,把自己收拾好了,再来跟我说话,否则,你不配。”

梁炳正抬头来看着云逸,犹豫了一下,本来还想再磕头的,终究还是忍住了,一起身就转身走了。

陈一金正好从院子外进来,和梁炳正檫肩而过,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倒是没有说话,他进来后就对陈煊霸道:“练得如何?”

二愣严肃着一张脸道:“谢谢师傅,不过弟子笨得很。”

云逸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人:“你们甚么时候成师徒了?”

陈一金也不等云逸让他坐下,就泰然的坐在了她对面道:“昨天的事情了,我看这傻子一个人愁眉苦脸的,就问他怎么了,他就说他没本事,保护不了你。”

“于是你就教他本事了?”云逸眉毛一挑:“那这么算起来,二愣岂不是成我的师弟了?”

陈一金呵呵笑着。

二愣就慌了:“不敢,不敢,你永远是我的主人,要不是主人,我们兄弟早就饿死了。”

“说你愣,你还真愣上了,我又没说你甚么,对了,你的腿好了没有?”

“当然,你看!”陈煊霸抬起了右腿挥舞了几下,看起来确实没甚么问题了。

云逸看着安心:“身体好了也要注意点,以后就跟着师傅好好练练,你脑子没你三弟好用,要是连点身手都没有了,以后娶媳妇都不好娶了!”

二愣呵呵的憨笑着:“我要娶媳妇,就娶赵姑娘!”

云逸一愣,哪里来个赵姑娘了,她正要张嘴问,赵莹就端着一盘糕点从侧面的廊道里过来了,她突然抓起一块甜糕就砸在了陈二的脑袋上道:“叫你个混蛋胡说八道!”

陈二没能躲开糕点,立刻被砸得一头的碎屑,他不满的抓下碎屑道:“你打我干甚么?”

两个人看起来还要继续拌嘴,云逸却在一边喊道:“好了,二愣,我会给你找一个好姑娘的,美若天仙都无所谓,但是,赵莹不行!”

“为甚么?”两个人几乎同时问了出来。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云逸不想解释,赵莹对她是那么重要,而且她又是那么的优秀,她不想亏了她,在云逸的心中,只有那种温文尔雅,文武双全的人中龙凤才能配得上赵莹,至于二愣,他虽然是个好人,可是他不配。

赵莹不问了,把糕点放在了凉亭的桌子上,陈煊霸想问,又不敢问,他可以不怕穆厥,不怕明德,却是真的畏惧着云逸,云逸看起来不高兴了,他就不敢惹了。

其他人不敢问,陈一金倒是无所谓,呵呵的笑着:“小姐的威仪,真是今非昔比了,对了,前天你不是说给我引荐仙师堂的修真么?正好今天得空,我们不妨去一趟。”

云逸对仙师堂的修真们谈不上甚么好感,除了一个谨吉和法源,其他的连话都不想说。

她犹豫了一下,扭头看了看天上,找了找方向,就看向了北方的天空,天上晴朗,只飘着一缕缕的白云,看起来整洁而清新。

“师傅,你看到那边的天了么?”

陈一金回头看着那边,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那边似乎有一道庞大得让人恐惧的气息,只是太过隐蔽了,你不说,还真注意不到呢!”

云逸淡然一笑:“那就是仙师堂,他们高高在上,即便京城涂炭,他们也如局外人看热闹一般,连站出来说句话的兴趣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宫里过来了一个太监,带来王妃周氏的话,让云逸进宫去,说是有些话要聊聊。

云逸心知肚明,和赵莹相视一笑,周氏找她能有甚么话好说,肯定自家的将军夫人去告状了呗,不过话说回来,她们两个一起被抬进门,到现在也还没有论一个大小,事情仓促是一方面,明德这个当家的不管事也是另一个原因了。

云逸现在谁也不怕了,不过这个王妃明周氏,估计还不太好纠缠,但总归还是要去见见的,正在她带着赵莹要出门时,梁炳正居然回来了。

梁大公子果然出去收拾了一翻,这次进来的时候,已经一副人模狗样了,头发梳理得油光,胡子也剃了,还穿上了一套整洁的蓝色飘逸长褂。

云逸看着他,总算是满意了一点:“你先在府上住下来,不管天大的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等着我回来再说。”

梁炳正抱拳:“谢将军夫人。”

赵莹跟着云逸出门,小声的对云逸道:“夫人真的要用梁公子么?”

“为甚么不用?他也算是我们的人了,再说了,他也够聪明,知道怎么办事。”

“可,当初我们在蓬溪府,抛下他没管,不知道他会不会怀恨在心?”

云逸也皱了皱眉头:“恨?整个平靖军全军覆没了,我们又该去恨谁,不管怎样多看着他。”云逸犹豫了一下:“要不这样,你先去跟他说说我们想控制城防司的打算,我们出钱出人,他自己想办法混进去,我看周振那个人也就一般般,应该不是梁炳正的对手。”

赵莹是个精明人,许多事情,根本不需要点明,立刻点头道:“我们就在后面看着,看看梁大公子到底是甚么心思,对么?”

;云逸腼腆一笑:“你个赵莹,心思越来越坏了!”

赵莹拉着云逸的手,亲昵的撞了一下她的肩膀:“这还不是跟着老板你学的!”

“老板?”云逸呵呵的笑着:“我喜欢这个叫法。”

两人正笑得开心,陈一金从后面跟了上来,他也爽朗的笑着:“你们在笑甚么?这么开心!”

云逸和赵莹相视,又是呵呵的笑了起来,好像两人之间保守了甚么天大的秘密一般。

“师傅,你来干甚么?我们这是要进宫去斗法呢!”云逸今天的心情特别好,一点也没把明周氏的威胁放在心上,甚至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在现在的云逸看来,和明周氏这种妇人耍阴谋,简直就是在玩游戏一样的简单,甚至快乐。

“那我也一起去,不是斗法么?正好你师傅还会一点皮毛,对付修真不行,用来偏偏老妇人,再合适不过了。”陈一金看着大家开心,居然也开起了玩笑来。

云逸一想也对,再说了,自家的明周氏能到皇宫里去找另一个明周氏,肯定就是说孩子或者陈一金的事情。她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晕了,两个都是明周氏,这可怎么分呢?连个名字都没有的女人,真麻烦。

大家刚走到大门,轿夫还没把轿子抬出来,一顶轿子就风风火火的从北边赶了过来,轿子还没停下,一颗脑袋就从轿子里伸了出来道:“大表嫂,你等等我,明周氏去宫里告状去了,我得跟你一起去。”

云逸一看,居然是甑妮过来了,这小妮子已经搬出去住了,凭着她的身份地位,明战甚至亲自下令给她找个一处地方,而这个地方,偏巧就是以前高定的右丞相府,正好就在大将军府的北面。

别人或许还没意识到明战这一举动的目的,或许就以为他是随意的一个安排,可是云逸心知肚明,明战这是已经在为今后朝廷的权力分配做准备了。

周树正虽然有些不太受明战的喜欢,可是他怎么说也是自己两个孩子的舅舅,其他关系更是多得盘根错节,所以,明战应该不会轻易动他的,那么,他就需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制约住周树正了,而这个人,明显就是甑妮的父亲,朱雀军团的大将军甑继明了。

章节目录

帝宫乱:皇家胜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午夜风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午夜风声并收藏帝宫乱:皇家胜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