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

看到李敖说得一脸的得意,玉濡也忍不住笑了,用手点了点李敖的小鼻子:“可那得等十几年以后了,但现在为夫就忍不了了怎么办?”

李敖看着玉濡白净的脸,现在已经是通红一片,他可知道,这嗣可不是因为害羞才红的脸,一定是精虫上脸了才会脸红,其实李敖还真是想错了,玉濡嘴里虽然说着流氓的话,但他还真害羞了。

以前他从来没与人这么亲近过,也从来没在人前说过这样的话,现在他心痒难耐,忍不住的要逗怀里的小爱人,越说,心里越痒,连身体都有了反应,浑身热得要命,可就是舍不得把小爱人给推到一边。

李敖瞪他:“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了。”

玉濡想了下:“小敖,这样,我们都把精神进入识海。”

李敖听了直摇头,他虽然不知道精神进了识海会怎么样,但他就是知道,自己要是精神进入的话,玉濡可能真会有办法和他完成今天的大婚,李敖不想这么早,就把自己交给玉濡,他还没准备好呢。

玉濡可不管他那些了,现在他就是想和面前的小爱人在一起颠鸾倒凤,玉濡先进入了识海,然后把精神力进入到李敖的识海中,一点一点的边哄带骗地,把李敖的精神力给拉到了他的识海中。

李敖想抗据,可是感觉到玉濡精神力的喜悦,自己也跟着开心,就一点一点的放下了抵抗,跟着玉濡跑到了他的识海里,一进入到玉濡的识海。就看到两个人坐在那里,一个是自己,一个是玉濡。

玉濡冲着李敖笑,伸出手:“小敖,现在我们是在我的识海里,这里的两个人是我们的精神体。”

李敖伸手拉住玉濡的手,惊喜道:“没想到。还真的会有触感。”

玉濡也多捏了两下:“真的啊。你是我第一次带人进识海,我也没想到还会有触感的,以前我以为只会是有感觉。没想到进来后,才知道还会有人的影像,现在更进一步了,还会有触感。真好!”

李敖有些明白玉濡带他进来想做什么了,红着脸不敢看玉濡。而是打量起他的识海:“玉濡,你的识海怎么这么简单?只是单一的白色?不对在那一角,有了一些的淡淡的粉红色。而且越来越扩大了。”

玉濡笑道:“以前,我只是知道天天的修行。什么都不想,我的识海当然是简单了,现在因为与你一起。这才染上了一些颜色,现在这些个粉红色。越来越重,李敖,这是你画上的色,你愿意让他越来越美吗?”

李敖抬头看向玉濡:“没想到,你这么俊逸的一个人,识海会这么简单,以后我可是要在上面作画的哦!”

玉濡笑:“乐意之极。”

说完抱住李敖:“小敖,现在来做我们今天应该做的事吧。”

李敖看向他:“你想在这里与我圆房?”

玉濡点头:“这是我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也不会伤了你,我们还可以在这里双修。等一下,我把双修的功法教给你,我们两个按照功法双修,这样,我们就不用等十几年后,才能在一起了。”

李敖听玉濡说的是双修不是圆房,心放下许多,心道:是自己想偏了。玉濡只是想着与自己修习功法。李敖点头:“好。”

玉濡看到李敖点头,心情激动,走过来,抱着李敖亲了上去,李敖一边推一边嘴里含乎不清地说道:“不是双修吗?怎么亲上了?”

玉濡一边亲,一边往下脱李敖的衣服:“都是一个意思,你现在把一切交给我,我会让你舒服的。”

说话间的李敖的衣服已经离体而去,在玉濡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白白嫩嫩的美少年,身体修长匀称。现在因为害羞,整个身体都是粉色,看了让人忍不住想摸摸他,亲亲他,玉濡也想。也做了。

把李敖放倒在识海里,玉濡覆身上去,在这一瞬间,把自己身上的衣物也都除了,趴在李敖的身上,开始乱亲,现在什么功法,什么双修,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玉濡的眼里,只有李敖的身体。

这身体对他的吸引力太大了,让玉濡开始失控,恨不得把他吃到肚子里,玉濡的下面已经涨得疼了,看了下身下的李敖,他的小弟弟也站了起来,玉濡笑了,自己还是对了,到了识海后,他们的精神体都是大人。

李敖的精神体是个成年人,而他现实的身体也是因为达到了筑基期,展示出了他身体最强的时候,是个少年的样子,但那少年的身体,有些拔苗助长的意思,玉濡可不敢动手,怕万一伤到小爱人。

现在来到了识海里,玉濡没有什么顾忌了。在这里李敖就是一个成年人,他可以和他做任何想做的事。李敖也觉出了身体的异样,低头看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小弟弟:“玉濡,他起来了!”

李敖的一句话,让玉濡全面崩溃,一下子就硬得不行,一边亲着李敖,一边说道:“小敖,我要开始了,别怕。”

说完就开始与李敖圆房了,在做了第三次后,李敖才有机会说话,但此时已经是气弱游丝了:“玉濡,我怎么没看到你与我双修啊?我怎么没用功法呢?也没感觉到以前书上看到的,真气流动啊?”

李敖这么一问,玉濡的脸更红了,他是真忘了,光想着与李敖在一起了。忘了双修的事,但好在他们在一起时,他没把自己抽离李敖的身体,他的原阳还在李敖的体内,而李敖让他给掐着,还没放过。

玉濡解了三次馋,不觉得那么饿了,开始和李敖一起双修,一边做一边告诉李敖,应该怎么吐呐。怎么转身体里的真气。然后他们在识海里,昏天黑地地又做了无数次,李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真气越来越多。

抬头问玉濡:“怎么我感觉到身体里的灵气多了许多?你也一样吗?”

玉濡点头:“我也一样,但没你的灵气多,因为我们一起双修。我的境界比你高,法力比你强,所以我们双修你受益比较多一些。”

李敖一听笑了:“没想到。我们还可以一边做这么舒服的事。一边还能涨功办,你们门派可真是会享受。”

玉濡听李敖说他们一起是舒服的事,心里骄傲。能满足爱人,是每个男人都开心的事,亲了亲李敖汗湿的小脸,笑道:“不是我们门派。是所有的修真界,只要是找到了双修的道侣。都可以双修的。”

李敖看向玉濡:“既然有这么多的好处,为什么你一直不找双修道侣呢?”

玉濡摇了摇头:“我们修行之人,都要心如心静,才可能修成。所以不般人都无暇多想,就是有人想修行的话,因为双修后。两人之间在无秘密,而且要是道侣背叛的话。下场几乎就是死,所以要不是情到一定的程度,是不会双修的。”

李敖想了下:“那我们之间不是定下了契约吗?怎么还能伤到你?”

玉濡笑:“在大门派有可能就是宁可舍了一个弟子,也要达到伤对方的目的,还有就是象严家那样,把心头血放出来,也可以把契约解除,虽然这样对人的伤害够大,但要是想做的话,也是可以的。”

李敖看向玉濡:“那你还敢和我成婚,还敢和我双修,要是有别人把我当成你的弱点,把我抓起来,用来对付你,怎么办?”

玉濡笑了:“是啊,所以啊,我的小爱人,你就要快点把法力修上去,这样我也会安全一些了。”

李敖听到了玉濡的调笑意味,瞪他一眼:“我是在说认真的。”

玉濡也看向李敖:“放心,在我决定和你双修的那天起,就下了决心,一定不会让别的伤害到你。”

李敖放下了一些心,现在两人刚修了一天,也都有些累了,也有了闲心,李敖问玉濡:“看你小师妹,长得也好,而且还是你师傅的唯一女儿,还是和你一起从小长大的,你怎么就不同意和她双修呢?”

玉濡瞪了李敖一眼:“你还在记得她的事。”

李敖回瞪:“她都找上门来了,我能忘吗?你好好的回答。”

玉濡把李敖抱到胸前,一边用手拍着他的后背一边说道:“以前,我只是知道修行,后来有一天师傅带回来一个小女孩,这女孩子长得漂亮,说话也好听,在我们山里很受欢迎,后来知道是师傅的女儿。”

李敖一听盯着玉濡:“然后,你们大家就更有想法了?”

玉濡摇头:“后来知道是师傅的女儿后,大家都处处的让着她,小女孩子从一开始的懂事,到后来越来越娇纵了,有一次,竟然因为一点的小事,把同门的一个师弟给抛下了悬崖,师傅差点气死。”

李敖听得皱眉:“没看出来是个狠的。”

玉濡摇头:“怎么没看出来,就说刚才,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现在又来求我庇护,本来就应该规规矩矩的了,可你在她身上看到了规矩两字了吗?而且还在我的婚礼上大闹,要不看师傅的面子,她就死八回了。”

听到玉濡真的烦她,李敖才放下心。玉濡接着说道:“师傅要教训她,可有许多的师兄弟给她求情,我们山里不容易看到漂亮女孩子,都说女子修行后长得多漂亮,这是真的,真女修太少了。”

李敖笑着接道:“所以你小师妹,就成了你们山上的一枝花,众师兄弟都围着她,她估季错事,甚至于杀了人,也有人给他求情。”

玉濡点头:“是啊,门派里,除了我和二师弟,其他的师弟都在给她献殷勤,而她却说非我不嫁,所以门派里的师弟们对我都有意见,把我当成了情敌,再加四我平时冷淡,这才让他们在我遇险时,当看不到。”

李敖皱眉:“只是因为一个女孩子,就可以把门派抛开,这些人你不应该管他们的。”

玉濡点头:“是啊,但不管怎么样,小师妹都是师傅的女儿,师傅临终前让我照顾她,只要她不在作了,我就保她一生平安。”

李敖问:“就因为她杀了一个小师弟,你就对她讨厌了吗?”

玉濡摇头:“那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山里的众人捧着,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做事越来越没有法渡,而师傅也因为年龄大,修行上不去,也到了要圆寂的日子,所以对她更加的放纵,她说一不二。”

李敖想了下点头:“也不怪你师傅,明知道马上就要死了,对自己唯一的亲人,是要放纵一些。”

玉濡点头:“是啊,师傅只以为,她是个女孩子,娇纵一些没什么,等嫁人后,就会好了,没想到她却越来越不象样,缠我缠的太紧,我一气之下,就上了山里的清风洞,到寻里去躲清静。”

李敖亲了玉濡一口:“你做得对。”

玉濡笑:“两年后,玉清也过来了,说外面让小师妹搅得不象样子,师弟之间常因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而师傅对此却不闻不问,而小师妹却没事找事,总是故意的挑起同门之间的争斗,以此为乐。”

李敖听得牙痒痒:“你怎么不把她杀了?”

玉濡看向李敖:“我是师傅的徒弟,师傅对我恩重如山,我不能伤他的骨肉,只能躲,我想我要是不上清风洞的话,门派里所有我师弟都会与我为敌了。”

李敖想了下:“她长的也不至于让人疯狂啊,你们的师弟为什么那样呢?”

玉濡笑道:“师傅的秘籍说是要传给女婿的,所以他们才争得头破血流,后来小师妹嫁到了严家。师傅却没把秘籍给他们,严家人来讨时,师傅说因为女婿不是本门的人,所以秘籍不能外传。”

李敖听到这里无语了:“你师傅是天生来害人的吗?”

玉濡摇头:“我也不知道师傅是怎么想的,可能是想用这个办法让我同意和小师妹一起吧,后来看到小师妹选了严家的人,把秘籍才给了我。所以他们想杀我。”(未完待续。)

...

章节目录

重生于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心想事成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想事成3并收藏重生于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