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盼那边却突然出了一声:“好你个冷冽,原来你对张家那个小女人动过心!”

齐盼一说完,众人把眼光都转向了玉濡,由其是做过过火的事的人:”玉濡啊,这结契后,还能看到以前的事啊?“

玉濡笑道:“一般的事不能,但记忆深的事,就能记住了。。しw0。”

玉濡说完,众人都把眼睛看向冷冽了,冷珏皱眉:“小冽,你就和张家那人处了几天,怎么就还记得不忘了?”

齐盼也瞪他:“是啊,怎么才几天,你就对她这么念念不忘了。”

冷冽苦笑:“齐盼啊,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和她真没那方面的感情,我记得她是因为。。。。”

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了,齐盼不依:“不行,你得好好说。”

冷冽说道:“我和她相亲后,见过几次面,看到她专横跋扈的样子,就不和她处了,她却买了我们秘书,在我的茶水里下春药。然后,秘书把她放进办公室,我当时一时气氛,就从窗子把她给扔出去了。”

冷冽说道这里,齐盼眼睛瞪得老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没成婚前,办公室是在二十六楼吧。”

冷冽点头:“那是我头一次杀人,所以印象特别的深。”

冷冽说完,冷锡笑了:“别说,那女人也算是赢了,最少现在二哥还记得她。”

小高此时心情也非常的不太好了,因为他在白重山的记忆里看到了李敏的影子,瞪了白重山一眼:“我给你一年的机会,明年后,你的脑子里在有其他不应该出现的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白重山点头:“好,明年让你好好的检查,脑子里一定除了你,不会在有别人。”

小高听了这才满意。

而张信和高蒙这边,却不一样了,张信在高蒙的脑子里,看到了冷无崖和白羽。瞪了高蒙一眼。小声音说道:“小蒙,你就是喜欢过小崖,我也知道。我也认了,谁让你先看上他的呢,可你脑子里的白羽是怎么回事?”

高蒙一听想了下:“是不是因为他们是我们这里,头一对同。性,恋人所以我比较关注吧。我对小崖真的没什么了。”

张信一听满意。

而李老头却很很地给了冷老爷子几下子,冷老爷子一脸的苦大愁深的样子:“啊康,我心里真没别人啊,就算是小珏他们的母亲。我也没怎么在意过的,也没爱过她,我脑子里不会有别人的。”

李老头咬牙:“你到是敢叫准。可你脑子里怎么是有没穿衣服的样子。”

冷老爷子一听脸一红:“那什么,那时候我们两个还没定下来呢。有一次你洗澡,我进了浴室,看到了你全裸的样子,就记到了心里,也是从此我就爱上了你,然后就开展了,一系列的追求。”

李老头一听瞪他:“原来你是因为看我没穿衣服,才想着要追我的啊?”

冷老爷子马上摇头:“当然不是了,是因为喜欢你,又看了你,就更加的忍不住了,才开始明着追求了。”

李老头一听点了点头,冷老爷子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一关可下是过去了,可心里也不舒服,在叫康的脑子里,乱得很,他什么头绪都没理出来,而小四此时却星星眼地看向小文,在小文的脑子里是个漂亮的小四。

这时,众人突然闻到了香味,原来是大餐起锅了,他们也不在互相的研究对方的记忆,都把头转向了李老头,就等他一声令下好过却吃大餐了,那可是满汉全席啊,就是末世前,他们也只是听说罢了。

没想以在末世后,在这地下,他们竟然有机会偿试,一个个的都跃跃欲试,李老头也馋啊,冲众人点了下头:“玉濡和李敖,玉清和李灿,冷武和李佳的婚礼仪式结束了,下面我们就开始进入宴席吧。”

李敖拉着玉濡,边走边问:“你们以前在门派修行时,也讲究吃什么各地的菜系吗?”

玉濡摇了摇头:“我们天界,没那么多的菜品,只是有时抓到了灵兽,把它们的肉做来吃,补充身体里的灵力。”

李敖一听笑了:“那你可得好好的偿偿,我们这里的伙食了,应该比你们吃过的要好。”

玉濡也闻到了香味,从来不知道这菜味会这么香,他们天界吃东西也很讲究的,但他们所做的菜味道很好,但却闻不到什么味。现在以我们地球人的认知,他们天界可能是怕味道污染。

李灿也拉着玉清“快点,我们得抢一个好位置,要不他们这些个狼吃得才快呢,好吃的都抢不到多少。”

玉清一听笑了:“小灿啊,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们的座位一定是往前排的,应该是是爷爷身边。你别急。”

李灿一听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玉清看他笑:“以前吃饭,你都这么抢吗?”

李灿小脸一红:“你不知道,和我一边大的有上百个孩子呢,而吃饭的座位也没固定,只是他们簪辈的坐前面,而我们一群小的,就在下手,谁能抢到是中间是最好的,菜品多一些,吃到的样式也多。”

玉清笑:“那你平时都坐到什么位置呢?”

李灿把小胸膛挺了挺:“因为这些个小的里,只有我们哥四个是人形,所以我们还是占一定的便宜的,我是坐在中间的。”

玉清笑了点头。

一进到餐厅,看到餐桌上的菜品,玉濡和玉清都有些眼睛不够看了,他们那里的菜就是味道好吃,但从来不讲什么色香味具佳啊,可现在这桌子上的菜,一道道的哪里象菜了,简直就是艺术品。

他们一进来,李老头一脸笑的出言招呼:“今天是三个孩子大喜的日子。你们三个坐前面,而且以后。你们结过婚的,就把位置固定下来,坐到长辈们的下手,其他的孩子们在往后窜吧。”

下面的孩子都长着脸:“他们先结婚已经占了便宜,结果座位还得往前排。”

李老头一听笑了:“当然了,他们成婚了。就是大人了。你们要是想吃好吃的,也可以结婚啊,我也给你们的位置往前排啊。”

小牛问道:“太爷爷。要是以后我们都成婚了怎么办?”

李老头一听乐了:“你们都成婚了的话,这桌子也坐不下了,到时候在多开几桌不就可以了。”

说完李老头一挥手:“就餐开始吧。”

李敖一听先夹了一块看起来好吃的肉给了玉濡,玉濡笑着吃了。点头:“味道真不错,比我们天界的菜好吃。而且你空间里的这些个兽肉,里面所含的灵气也不少。”

玉清也吃了一块点头:“是啊,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跟着一起吃。不用在闭谷了。”

听到他们两个以后能和自己一起吃饭,李敖和李灿都满意,他们现在在末世。什么娱乐都没有了,只有吃还算是能让人高兴的一件事。要是玉濡他们两个闭谷,不和自己一起吃饭的话,那多没趣啊。

冷锡可是不客气,那筷子都要飞起来了,他到是不用管他的那二十多个儿了,而是一直的在给小博布菜,嘴里还不闲着:“小博,你看到这菜,看着就能好吃,你偿偿,好不好吃,要不要在来几筷子?”

他的话刚说完,还没等反应呢,冷冽出声了,他可是忍了一会了。瞪了冷锡一眼:“你是要让我们桌上少一道菜吗?你给小博布菜我们不管,可你别盯着一道菜下功夫啊,你也得让我们有机会偿偿味不是。”

冷锡一听点头:“二哥,你说的对,我真不能总盯着一道菜,要不一会儿,小博吃饱了,会偿不到别的菜了。”

冷冽点了点头,没在说别的,冷珏笑道:“冷老三,以前三十年,就知道玩,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你会因为在饭桌上给媳妇布菜,让二哥给教育了吧。”

冷锡一听笑了:“是啊,可真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这么重视一个人,处处的为他着想,天天想让他开心。”

要是平时,冷锡说这话,得酸死一群人。可现在他们这个基地里除了冷珏和冷冽两口子是老夫妻,其他的都是新在一起的,所以他们也都是同一想法,对冷锡的话非常认同不说,也都跟着学起来。

刚开始他们还都有些矜持,必竟今天是李敖他们大婚的日子,在小辈们的面前,还想留下一些长辈的威严,可现在看来,他们错了,他们要是在不动手的话,他们面前的菜,都让冷老三给抢光了。

所以还在餐桌上,随着冷锡的话一落,筷子一双双地向盘子进攻,玉濡和玉清也不例外,加入了抢菜的大潮,他们发现了,在这些人面前,真不用当什么君子啊,要是当君子得饿死。还是先下手吧。

有句话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央,在他们这饭桌上就可以年得出来,他们是想的不够周到了,刚才他们没上桌前,李敖他们就想抢地方了,证明他们平时这饭吃的也不消停,好在他们想明白了。

两师兄弟,筷子如飞,没一会儿,李敖和李灿的餐盘里,就放了各式的菜品,几乎是系道菜都有了,玉濡对李敖说道:“各道菜都给你抢了一些,你先吃着,要是觉得哪个菜好吃,一会儿我在给你夹。”

李敖边吃边点头:“好。”

然后也给玉濡夹了两筷子:“你也吃,千万别矜持,我的这些个长辈们,一点长辈的样子没有,你要是下手慢了的话,就抢不到好吃的了,而且我那些个兄弟的战斗力也很强,一不注意,他们就能把菜给扫光了。”

玉濡听了笑,现在大家都在抢菜的时候,没时间说话,等把菜都抢到了自己盘子里后,这餐桌上才有了说话的动静。李敖看向玉濡:“看到没有,以后我们也这样,上来先抢菜,然后在说话。”

玉濡笑:“好,不会吃亏的。”

李灿他们两个也是一样,李灿伸手指了下离自己远的一道菜:“那个好象很好吃的样子。”

玉清一听,用了些小法术,一伸手就把那菜拉到了李灿的面前,看着眼前的漂亮少年,小嘴吃提油光光的,没有讨厌的想法,反到是想亲亲他的小嘴,帮他把那一嘴的油给舔没了,玉清想到这里眼神暗下来。

他从小到现在,可从来没有过冲动,就是过双修功法,也只是看看,没想到,现在只是看到李灿的小嘴,就有了男人的激情,玉清强把心头火给压下去,不行,现在李灿还太小了,等他长大了,自己才可以动他。

李灿现在正忙着吃,也没心思看玉清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所以还傻乎乎地冲着玉清笑:“太好了,这有法术就是好,连吃东西都能抢到热乎的。”

冷锡在一边提抗议:“我不同意在饭桌上用什么法术,那样以后只要是李敖和李灿,他们两个想吃的,我们这些不会法术的就吃不到了。”

李老头看了眼冷锡:“抗议驳回,有能耐你也学啊,以后在饭桌上,我们座位不固定了,谁有能耐就往前坐,可不管你们是不是长辈,反正你们现在面上都是年青人,看起来大家都长得差不多大,不算是不尊老爱幼。”

李老头一说完,下面的百十个孩子可激动了:“太爷爷说的对,我们才是刚满月的小孩子,他们都不爱护我们,以后我们会凭实力占到好位置的。”

玉濡看着饭桌上,几代人之间的互动,把脸转向李敖:“这样也行?”

李敖点头:“当然了,很合理嘛,他们是长辈,可我们也太小了是不是,所以啊,这官司就没个打,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现在你在我身边,以你的能力,我们总是能抢到好位置,只要每天把爷爷的正座让出来就好。”

玉濡问:“不用管妈和爸吗?”

李敖摇头:“不用管,他们的能力强着呢,在有也给我老爸一个向老妈买好的机会。”(未完待续。)

...

章节目录

重生于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心想事成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想事成3并收藏重生于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