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基地路上

“行行行,你咒(宙)去吧,还好,我们没钱。”秦寿看着腻歪,瞥了一眼那小老头,转身就走。

“等一下等”那小老头竟表现出来老年人少有的灵活,他快速的一蹬脚,就窜到了秦寿身后,一把就把秦寿一直背在身后,里面装载着生面的铜罐子给薅住了。

“还说没钱,这不是钱是什么?”小老头紧紧的抓着铜罐子,生怕它说飞走就飞走似的。

“这?”秦寿被气乐了:“这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铜罐子吗?怎么成了钱了呢?难道,难道我一直以来就背着钱在走路吗?”

“跟你说,你也不懂。”小老头显得很不耐烦且急躁,说着话,就把手伸进口袋里,似乎是用了很大力气样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铜币来,铜币上面赫然雕刻着10的字样。

小老头看起来还很依依不舍的样子,紧紧的握着那10文钱对秦寿说道:“给你10文钱,以,已经不少了,给。。。”

“呦吼”秦寿笑了起来,开心的说道:“不少,不少,呵呵。没想到,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人给压岁钱,10文钱,毕竟也是钱啊,来来,拿来,秦笑纳。”

秦寿说着话,朝小老头伸出手去。。。

“干嘛?”小老头就像被烫着一样的缩回了攥着10文钱的手,惊悚道:“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秦寿疑惑道:“你不是要给我10文钱吗?来来,我不嫌少,拿来吧,莫不是?莫不是你要反悔不成?”

“岂止反悔啊”小老头跺着脚道:“我简直tm的要跳楼自杀了。从我口袋里要白拿走10文钱,tm的你是怎么想的?”

“你给不给?不给算了,干嘛tmtm的,满嘴的粗俗陋语,得得,其实我也没诚心想要你的10文钱,要了也没用。既然你不想给。那就拉倒吧,我也挺忙的,得得。白白吧您内。”

秦寿说罢又要走。

“你等会儿”小老头这下可好,竟然一把抱住了秦寿的铜罐子,小老头不仅死死的抱着铜罐子,还不住的亲着。舔着,拿脸蹭着铜罐子。看样子是爱之极,恨之无,且急切的想拥有。

“干什么哪你?放开。。。”白羽看不下眼儿了,上前就踹了小老头一脚。。。

“不滴”小老头虽然挨了白羽的一脚踹。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死死抱住秦寿的铜罐子不放。

“你放开”沙比也上前助阵:“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就把你的俩胳膊都薅折,让你彻底残废喽。快点,放开。”

“不滴”小老头依然紧紧抱着铜罐子:“胳膊折了能咋地。哼,我可以把胳膊拿去卖掉,至少还能卖几个钱呢,有能耐你就来来,来,薅我胳膊。”

“你?”沙比被气得无语。

“md,还拿你没辙了呢?”冷锋、冷超、白凌、白时、冷仲,以及其他小将一同围了过来:“你放开,要不然,我就。。。。”

“用雷雷死你”冷锋。

“用风吹死你”冷超。

“用藤缠死你”冷仲。

“用水淹死你”白凌、白时。

“把你给削死,给树做肥料。”摩斯、玉胜。

以及。。。。。。

“干什么呀你们?呜呜~~~”小老头哭啦。。。

“告诉你们,欺负有钱人有罪,你们为什么不看在钱的面子上,温柔一下待我呢呢?呜呜~~”

小老头哭得感天动地,但是,就是不松开紧抱着铜罐子的双手。

“你也是的”冷无涯看着老头实在可气,就上前劝解道:“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没出息,抱着人家的铜罐子干嘛?真是可气之极,对了,说道可气,你说好的给人家秦寿10文钱来着,说着说着又不给了,不给就不给呗,你怎么还抱着人家的东西不撒手哇,说来说去的,都是你没理。”

“没理就没理呗,有钱就行。”小老头擦干眼泪,瞪着冷无涯又开始理论了:“谁说给他10文钱啦啦,10文钱哪,10文钱也不是个小数,我怎么能轻易的给他呢,我嗜钱如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放屁”冷无涯不禁怒道:“我们刚见面,互相的谁也不了解谁,你嗜钱如命我们怎么会知道?”

“对对对,你姓什么?叫什么?是什么来历?在哪儿工作?我们一无所知,你,好歹也介绍介绍一下你自己啊。”白羽在一旁凑哄道。

“哇靠”小老头自嘲的一笑道:“我这么大的人物,敢情你们不知道哇?”

“哦~~~~~”冷仲故作惊叹状,仔细的看了看小老头,然后颇为认真的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茗烁古今,响彻宇宙,傲然世界,妇孺皆知,的那个,嗯,对,名声大极了的?就是那个,对,没错。。。。”

冷仲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是的,是的,你说的那个,就是我,我就说嘛,不可能的,一个知道我的都没有,你看看,这。。。。”小老头的话音未落,冷仲的声音就传过来了:“等等,我在仔细瞧瞧你。。。”

冷仲再次仔细的盯着老头瞧了半天,最后说道:“刚看的时候,还真有点像,现在越看越不是了,不好意思啊,你不是我说的那个人,嗯,我估计你连他的一个小脚趾盖都,不如。”

“你?”小老头显然是被气着了,他狠狠的瞪了冷仲一眼,转回身冲着小将们大声喊着:“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我老人家是谁?”

“啊,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众小将齐声回答。

“我这么有名气,这么的如雷贯耳。这么的皓月当空,这么的这么的,你们?你们不知道啊?”

小老头追问道。

“我们真的不知道”众小将再次答道。

“对了,我又想起一个来。”冷仲又凑了上去。

“滚一边去吧”小老头不再接受忽悠,把冷仲推到一边,虽说是两臂松开了秦寿的铜罐子,但他的右手依旧是依依不舍的抓着铜罐子。

“别在浪费时间啦。时间就是金钱呐。”小老头动起情来。

“看在时间就是金钱的面子上。我就直说了吧,我要说的内容很多,包括方方面面。包括我老人家是谁?我老人家来自哪里?以及我老人家为什么名气大?为什么呢?因为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啦,浪费时间就等于浪费金钱,时间和金钱是划等号滴,这话也不知道谁说的。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话被说出来啦啦。这话一被说出来,也就是说,此言一出,我也就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闲言少叙,废话少说,直至主题。马上就告诉你们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的名气为什么很大大?时不我待啊,时间不等人啊。多么残酷的现实啊,时间就等于金钱,我爱钱如命,所以啊,反正我不想浪费金钱了,贪污浪费是极大的犯罪,所以嘛,咱们能省则省,省下时间就相当于省下金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省下的时间,可以用来赚钱嘛,你们说,是这个理儿不,对对,是的,无声就是默许,你们谁也不做声,就等于默许啦,既然默许就是说,我说的对,既然我说的对,那就请你们听好喽,咱们快点进行,和时间赛跑,和金钱赛跑,靠,和金钱有什么可赛跑的?和时间赛跑,怎么样?我。。。”

“你太tm的太罗嗦了”冷无涯怒道:“时间啊,你是一秒都没省,金钱呢?你也就省个要给秦寿而没给的区区10文钱。”

基地

他们在屋子里吵吵闹闹,而外面的两对却没这么热闹了,李老二李灿先是不好意思跑出来,玉清在后果面跟上,他从来也没有过要找个人当道侣的意识,所以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应该怎么办。

想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小灿别跑了!”

李灿回道:“又没让你跟着!”

玉清一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人家不让自己跟着,自己到底是走,还是留下呢?但好在,他是真的喜欢上了李老二,真的对只见过一面的李灿动了心,所以只要有心,那一切就都好办了,无师自通地走过去,知道自己得说点什么,得好好哄哄这从屋子里跑出来的小媳妇。

要是没哄媳妇高兴的话,什么道侣想都别想,他可不会认为屋子里的李老头他们,会因为怕了自己把孙子拱手让给自己当媳妇,现在他们有些松口,还是因为自己和师兄,一看都是大大的好人。

而且实力强,是真心的求娶李家二小,他们这才给了自己和师兄机会,要是自己不好好把握,把媳妇哄好了,到时候可没地方哭去,自己也是几百岁的人了,可下有个相中的人,也不想放弃。

李老二一跑出来,就有些想哭了,脸更红,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跑出来了,他现在的行为,有些象没事时,看的小电影里的女主,一遇到事,就从屋子里跑出来,让男主在后面追啊追的。

自己怎么做了那么娘的事情,而且他一个人跑出来,丢人也不算太打发,可你玉清跟出来做什么,一定要让大家都想起小电影吗?但不管怎么样自己也跑出来,就跑远一些吧,别到时候那些个老的在楼上偷看他。

李灿可是不放心,他们楼上的那些个老的,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要不是他们,自己和百十个兄弟,才出生一个月,怎么会有找媳妇的想法呢,不就是因为他们在小兄弟还是兽形时,就开始乱上点鸳鸯谱了!

可下是跑离了楼上人的视线,李灿停下来,玉清也停下了脚步,走上前:“累不?”

李灿摇了摇头,他其实还是想傲娇一下的,但玉清可是在天界修行百年的大仙,说话做事,本身就带有一定的风骨,而且气质清纯,让人不能乎略他的存在,所以李灿想无视玉清的计划失败。

李灿虽然摇头,但他也真是累到了,刚才因为怕玉清他们两个找爷爷他们闹事,急急的就往回赶,才回来,椅子还没坐热呢,就又因为要定下双修道侣的事,从屋子里跑出来,因为玉清一直跟在身边,他跑得也尽了全力。

李灿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玉清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儿,看李灿没赶人,心里一喜,也在石头边坐下来,他想要和李灿好好的说说,要是他站着的话,就显得有些高高在上,俯视的感觉了。

玉清不想这样,他要和他的双修道侣是平等的关系,所以他选择坐下来,和李灿平视。李灿也有许多话要对他说,但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张口,不管他从脑子里,继承了多少的传承,但他还都是一个刚满月的孩子。

就如同赵国的赵括一样,只是会纸上谈兵,与爱人相处的相关资料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但他不知道哪一条是好用的,好在,小四是个好榜样,让他多少对这方面的事知道一些,也懂了一些皮毛。

玉清看向李灿:“小灿,我修行了几百年,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一天会喜欢一个人,想要和他结成双修道侣,直到看到你,突然就有了这个想法,我想我要试一试,不管你现在喜欢不喜欢我,我都会让你以后喜欢我的。以前从来也没主意过这方面的事,所以不太会说什么话,你别介意。”

李灿一听瞪大了眼睛:“你这还叫不会说话,你说的这些话,比小文说的情话都要好听了,我有什么好介意的,还得和你多学习呢,然后好教教我那成了婚的四弟,让他也好好学学,讨小文欢心。”

玉清一听,有些下不来台,心里知道李灿这是在堵他呢,李灿可真就是故意的,谁让玉清刚一张嘴就开始表白了,李灿有些接受不能啊,这什么人啊,几百年的老妖精,都是这样说话的吗?

记得小四和小文一起时,开始也没直接就表白吧,他怎么的,修行年头多,道行高?张嘴就来?玉清现在也知道自己是嘴快了,刚把媳妇给追上,结果一张嘴就把媳妇给气到了,心里也闹挺。(未完待续。)

...

章节目录

重生于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心想事成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想事成3并收藏重生于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