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里

冷冽三兄弟回头去找冷老爷子,可刚走到能看到两个人影的时候,谁都不敢往前走了,为什么?只因为他们赶的时间太巧了,此时正赶上他们的老爸,把衣服撩起来,给人家显腹肌呢,这三个看得一脸血。。しw0。

冷冽一看转头望向冷珏:“大哥,你说什么人穿了我们的爸爸!”

冷锡也摇头:“二哥说的对,咱爸一定是让人上身了,那个得瑟的花孔雀一定不是我爸。”

冷珏痛苦地用手捂脸:“我记得我和蒋辉处的时候也才十几岁吧,但我也没做出这么幼稚的事啊。他真是咱们不拘言笑,行事沉稳的爸爸吗?”

冷锡平静了一下,给冷老爷子开脱:“大哥,有的事是不能比的,你怎么不说你的是女朋友,你要是敢在他面前撩衣服的话,她一定会叫你非礼。可你看到没有,咱爸刚把衣服一撩起来,李叔的手就上去了。”

冷冽说道:“咱李叔也太不矜持了,男方露肉,就是不喊非礼,也得把他踹到一边啊,怎么可以上手呢?”

冷锡笑道:“有什么好矜持的,大家都是男人,以前他们没这法想时,还经常一起洗澡呢。”

冷冽一听乐了:“咱爸把事说的太早了,少了多少的福利,就应该在话没挑明时,多和李叔洗几次。”

冷珏看向冷冽:“现在才知道,原来你那么流氓。”

冷冽干笑:“我这不是为咱爸着想吗?要是真象的说的那样多好,也不至于在大道上,就露肉给人看。”

突然冷冽说道:“咱爸的表情不对啊,不是享受的样子。好象是在受罪啊!”

三人一齐向那边看去,还别说,真是,李叔的手真是上去了,可怎么看自家爸呲牙咧嘴的呢,冷冽说道:“李叔,摸的太用力了。看咱爸都有些消受不起了。”

冷锡笑道:“别给咱爸掩护了。那也叫摸?我看是掐还差不多!”

冷珏深以为然,点头:“一看手劲,就比蒋辉大多了。”

冷冽又转移了注意点:“你们看。咱爸爸的腹肌练得真不错。”

冷锡哼了一声:“要不怎么敢拿出来显呢!”

三兄弟停了这一会儿,那边冷老爷子发现了,脸上的尴尬就只是一闪而过,然后没事人一样地对李老头说道:“啊康。你先放手好不好,我那三个儿子过来了。”

李老头抬头看了一眼。那并排一起的三个大男人,心道,有三个儿子了不起啊,以后我也要生。生个百八十个的!想到这里放手,转头就走,冷老爷子在后面追。有异性没人性,眼里只有自己男人。跟本不看三个儿子:“我和你一起走。”

李老头瞪他:“你儿子过来找你有事,你跟我一起走什么。还不快点和你儿子一起走。”

要是以前,李老头瞪冷老爷子不说一巴掌拍过去吧,但也会吹胡子瞪眼一通。一定要占个先机,可现在李家主瞪他一眼,冷家主的身子都麻了半边,眼睛痴痴地贴在李家主的身上:“啊康,你不早练了什么仙法啊,你怎么瞪我一眼,我半边身子都麻了呢?”

他说话的声音不小,而一边的三个人又都是高级异能者,冷冽一听都快要把脸埋地上了,偷偷跟冷锡说:“冷老三,咱爸这老树,不开花则乙,这一开起来,我的天呢,我们晚辈都望尘莫及。”

冷老三有同感:“我和小博在一起时,都没好意思这么说话,我看你也不用给咱爸找什么书了,咱们跟在他后面,把他的言行记下来,就可以出书。”

这三人里最尴尬的就是冷珏冷老大了,因为冷二和冷三现在在说悄悄话,可以无视别人的存在,可他不行啊,眼神和李叔的直直的对上了,冷珏都不知道自已的脸上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一脸的纠结,李家主看倔这样乐了:“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也让你爸给恶心到。”

冷珏一听脸上更是没了表情。而冷冽和冷锡也不好在说私话,两人冲李家主点头:“李叔。”

冷老爷子一点让儿子听了自己情话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瞪了三个儿子一眼:“你们不快点回去,转回来做什么?”

冷珏回到:“现在基地还不是很安全,外面的人还没撤走,我们不放心您和李叔,就转回来接您们。”

冷老爷子一听笑道:“有孝心,以后什么事都记得想着你李叔,就把他当成我一样的对待。”

三个儿子都点头,脸一个比一个红,自己的老子脸皮也太厚了。李家主可不领他的情,摇头说道:“这可不敢当了,我可没福气让三位公子惦记,我还是快些娶个十八的,自己抓紧生几个是正经。”

说完往前走去,冷老爷子快步追上去,各种哄。冷珏他们三个看老人往回走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好在和他们一起,三个人远远地跟在后头,他们是怕了,他们的爸爸说话杀伤力太大。

他们怕他们的心脏受不了。

冷锡问冷珏:“大哥,你说李叔,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想找个小的生一堆儿子吗?”

冷珏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的冷冽说道:“还真有这个可能性,我可是听小崖说过,李叔,要是一直在向白家要小羽,就因为李家人丁单薄,他就想让小羽改他的姓,闹得还挺大,让白大夫人得了空子,差点害了小羽,他可是真想要儿子吧。”

冷珏想了想:“他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而且现在都末世,他还想这个?要是真想的话,他早不应该找了,他可不是今天才返老还童的。”

冷锡同意:“是啊,从进入高级异能者后。李叔,就变成了小美少年。要是想要儿子,他早就下手了。”

说到这里,看向三人:“别说,咱爸还是有眼光的,就是咱们认识的人里,也就小羽的长相能与李叔拼一拼。李叔一年青后。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呢。”

冷冽说道:“是啊。要不他怎么成了黑道老大,就是因为他长的好,要是不狠的话。等着他的就是让人狎猊。所以,他想向男人一样的活下来,就得出手狠,但也正因此而成就了他。”

三人想想长得这么漂亮的李叔。年青时混黑道,可真是不容易。冷冽又开口:“可是。他不想这时候要儿子,怎么说要找个十八的生呢,还是有了这方面的打算,我觉得李叔想要儿子是真。”

冷锡一听紧张了:“要是这样的话。咱爸可怎么办,咱们可都看到了,咱爸可是真对李叔动心了。要不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做出那样的事了。”

冷珏想了想:”我看李叔也不是没看上咱爸的样子。要不咱爸露显腹肌时,他不会伸手掐,咱们都是过来人,咱们挨掐的时候,也就是对方同意了。”

冷珏这么一说,冷二和冷三才放下心,冷冽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李叔,不想要咱爸呢。”

冷珏皱眉:“你说,小崖和小羽生了两个儿子,李叔能不能也想和咱爸一起生儿子啊?”

冷冽瞪眼:“李叔的思路不会这么神奇吧。”

冷锡摇头:“不好说,你说,他对咱爸有意思,还提到了要生儿子,他是不是想让咱爸服软,让咱爸给他生啊?”

冷锡一说完,冷老大和冷冽一想到他爸大腹便便的样子,脸色都不好了,冷珏强压下心中的恐怖说道:“别乱猜了,我想不一定咱爸说了什么惹李叔不高兴了,才说要娶十八的姑娘。”

冷冽点头:”有这个可能性,可能是咱爸和人表白时,说了你和年岁大了,惹起了李叔的不满。”

三个人连猜带蒙,别说,把事情还真分析出了个*不离十。冷冽咬了下牙:“不管李叔是怎么想的,我都得和爸好好说说,让他可别中了李叔的温柔陷阱,可不能答应给李叔生儿子,就是真想生,也得是李叔生,你看李叔长得多受啊。”

冷锡用手抹了下脸,一脸的生无可恋状:“但就是怕一个受生了一颗当攻的心呢!”

三人都无语了。冷锡咬牙:“回去死谏!说什么也不能让咱爸当受!”

太白山上。

‘嘶啦啦~~’冷仲的藤蔓墙的墙面上出现了许多绿色丧尸,有露头的,有露半个身的,有整个过来的。。。。。

冷锋一看急了,回头看向冷仲:“二哥,不是说好的丧尸过不来的吗?”

冷仲现在一脸的惊槎,哪有功夫理他,一边的白时也奇道:“真是的,怎么过来了,要是木也制不住他们的话,我们怎么收拾他们呢。”

冷锋很快地镇静下来:“不怕的,我们还有异能在身呢。”

白时摇了摇头:“对付小丧尸,我们的异能好使,你忘了那四个小丧尸了,忘了小羽是怎么被抓走的了,当时我们可都是用了异能的,但我们的异能在他们的身上可是没起什么作用啊。”

白凌咬了咬牙:“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得打,我们想来找小羽时,不就已经做好好最坏的打算了吗?就是我们的异能不好用,我们就是用肉搏,也一定要把白羽给救回来,现在我们在看看。”

冷无崖也出声安抚:“先别紧张,我们在看看,如果这个方法不行的话,我们在改变策略,从这些个丧尸入手,争取快点摸索出高级丧尸的弱点,大家都先别慌,他们不是还没过来吗?”

“妈的妈我的姥姥!”冷仲圆睁着双眼,张大了嘴巴,略带惊恐的表情。真是气死个人,这些个丧尸,竟敢穿破他的腾蔓阵。

“怎么丧尸可以穿过我的藤蔓墙,丧尸?丧尸不是怕木头吗?”摩斯对一边的玉胜说道:“怎么他们今天不怕了呢?”

玉胜摇头:“先看情况在说吧。可能是这些的丧尸能力比较强?也说不定。”

“没错”在一旁的养比私皮笑肉不笑的对冷仲说道:“丧尸属土,可以地遁,但,必须怕木头,木克土嘛。你们人类,嗯,嗨,我的这张嘴呀,得,说到这份了,我。我干脆。那什么,我再伪装一会儿吧,我刚才说什么啦?

说到这里想了半天才又说道:“哦。对,咱们人类,咱们人类身体的大部是水,所以咱们是属水的。按五行来说,土克水。所以丧尸克死人类,但不要绝望,按五行来说不能绝望,咱们人类不是属水嘛。水,可以生木啊,哪棵树。哪朵花,哪棵小草不是水浇灌的。所以咱们属水了就可以生木,而丧尸都是怕木头的啊,它们丧尸要是以土来克咱们,哼,咱们就种树生木来克死它们,对,克不死它们。”

“对对,是的。”冷仲实在是没听他养比私在说什么,他也没工夫听,眼见得丧尸越进越多,他一直在忙着树立栅栏阻挡丧尸,所以对于养比私的言论,冷仲根本无暇顾及。

‘嘶啦啦~~’丧尸还是不断的穿透冷仲的藤蔓墙子,墙后面的人类一直也没闲着,他们手持手里的木制武器,一直在打击穿过来的丧尸。。。。。。

人们手里的木制武器,不断的刺透打击到丧尸们的身上,但奇怪的是,人们手里的武器,就跟扎进稻草人身体里似的,对丧尸无丝毫影响。

“怎么会不起作用?”摩斯急的大喊。

“是啊,这么多年的努力白费了。”玉胜也急的直跺脚。

“这你们就不懂了”一旁的养比私慢条斯理儿的说:“这些绿色丧尸属于木质丧尸,它们是在土质丧尸的基础上,刻苦修炼,逐渐的改换体质,使得自己的修为大幅增加,你们的那套木制武器,对于它们根本没啥作用。”

“我不服”摩斯高喊。

“我不忿”玉胜大叫。

“不服不忿的,又能怎样?”养比私冷笑道:“你们又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

‘噗噗~~’不甘心的冷仲又使出老花样,甩出几根藤条来,把刚进来前面的那几十号丧尸给捆住。

‘呼呼呼~~’没想到藤蔓在丧尸的身上,有如无物,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这和前一阶段冷仲的木系异能施展大相径庭。

“怎么搞的?”冷仲心急如火,望着冷无涯的眼神,也带着些许的绝望。

‘呼呼呼呜~~’冷无涯情急之下,怒放火系异能,凤凰真火果然非比寻常,只见火光过处,所有丧尸都化作灰烬。。。。。没想到冷无崖的火系异能又好用了,冷锋皱眉:“这些个丧尸到底怎么回事,一会儿,木系异能好用,一会儿又怕上了火系异能。”

冷无崖不管那些,一边往外甩异能一边说道:“不管他们怎么样,以后在遇到丧尸,我们不能单一的以一种异能对付,要全方位的试下,他们这太白山里的丧尸太过特别,与我们以前遇见的都不一样。”

“无涯呀,不好了汪汪。。。”一直贴地耳听的冷獒墨从地上一跃而起,跳到冷无涯面前急着说道:“汪汪的怕什么来什么,丧尸还真汪汪的地遁来了,汪,汪汪。。。”

‘啪啪啪~~~’这种声响是丧尸通过地遁从冰面上露头产生的声响。。。。

“冷仲,快,该你大显神通了。”冷无涯急忙挥手招唤不远处的冷仲。

与此同时,冷仲和他的木质转轮说到就到,冷仲站在木轮上把转轮转的飞快,一扫冰面上露头的丧尸。。。。

但,可惜可叹兼可怕的很,那木制转轮竟然不起作用,而且还把丧尸毫无损伤的从地里扫了出来。。。。。

“呵呵呵~~”一旁的养比私笑出了声:“你这不是帮倒忙吗,看来你这木系异能是来助丧尸一臂之力的。”

养比私的讥讽,使得冷仲的火更大了,他不甘心的在自己的轮子上面又加了一个轮子,驱动着一个正转一个反转,以此来绞杀丧尸,但,仍然不起作用。

“真塔玛的”愤怒之极的冷无涯,发动真火,双手一摆放射出无数道火焰。。。。。

刹那间就把目有所及的丧尸都化作了灰烬。

“干的好。兄弟。”一旁的摩斯和玉胜,表达了十足的赞叹,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好,好个吊,有什么好的?”让人匪夷所思的养比私又表现了和众人不同的相反情绪。

“你这个纵火犯”养比私对着冷无涯咬牙切齿的,他的样子失去了俊俏。看起来十分恐怖。

“你干脆把整个林子都烧了算了。哦哦,我的木头哦,呜呜~~~。”养比私似乎的痛苦的哭了起来。但谁也搞不懂他究竟为谁而哭。

养比私的哭哭啼啼惹恼了被丧尸破了水系异能的白凌白时,他俩正在郁闷当中,一听到养比私的哭声,不由得火起。。。。

“你要是不帮忙就一边去。别像个丧门星似的,哭哭啼啼的。哪像个爷们,大敌当前的,你搞什么搞?”白凌说完,不由分说的就和白时一起把养比私拖到一边。

“你们拖我干什么?哎呦。我的木头呦,呜呜~~~~”养比私照哭不误。

白凌怒道:“你哭什么哭?”

“我哭那些死了的木头”养比私指着前面被冷无涯烧毁的丧尸灰烬。

“靠”白时指着远处的森林气道:“你要是哭木头,那木头在那边好好的。你哭从何来?你要是哭那些丧尸,那你就是。。。。。”

“我就是丧尸”养比私突然的怪叫一声。随即啪的一声恢复了原貌。它原来是一只绿皮大丧尸。

冷锋一下子跳到一边:“我的天啊,没听说过丧尸还会异形的啊,他怎么就成人形的呢?”

冷超上前于步挡在冷锋前面:“他的能力一定是非常强,我们和他一起这么久,都没发现他是丧尸。”

冷仲说道:“是啊,他说话,直路,一直与人类没有区别,他要是自己不说了来,我们都没发现。”

白时后怕道:“还好,我们和他一起后,一直就是在走路,要是到了晚上休息时,他想要害我们可是太容易了。”

冷无崖转头看向一边的摩斯和玉胜:“你们太白山的丧尸都可是化成人形吗?”

摩斯和玉胜摇头:“没听说过啊。以前也从来没遇到过这事啊。”

白凌对众人说道:“都往后退一些,离他远一点,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能力,大家把异能都准备好,等着得空好动手。”

“寡尸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朕,斯比央是也。”

“哇靠”斯比央一露真容,着实的把众小将吓了一大跳。

“你,我早就看出你小子不地道了。”白凌白时反应迅疾,哥俩的水系异能超强发挥,啪的一下把斯比央冻住了。。。。

“无涯呀”白时对赶过来的冷无涯,有些惶恐的说道:“我一直觉得这小子奇怪来着,你猜都猜不出来,原来它是斯。。。。。”

冷无崖皱眉:“这就是尊严嘴里的斯比央大丧尸?要真是的话,我们可是生死之战了。”

冷锋也点头:“是啊,那些个丧尸,嘴里一直都叫着斯比央的名字,现在那声音还不绝于耳。而且只说那四个小丧尸是他的四大护法。”

白时苦着一张小脸说道:“我们都对付不了他那四大护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斗过他了。”

白凌也没什么底气地说道:“最好的想象就是他是丧尸国的王,没有能力。而那四个小丧尸,是他丧尸国的战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还有胜的可能性。”

冷无崖摇了摇头:“我不是灭我们的士气,现在末世,我们人类也好,丧尸国也罢,都是以实力为尊,既然那四个小丧尸听命与他,就是说明他的能力在那几个小丧尸之上。我现在说这些,就是让大家提高警惕,要是打不过的话,就跑。”

“啪~~”一声巨响,斯比央撕裂了困住它的冰柱,逃脱出来‘哈哈’大笑:“一个小冰溜子就想困住寡尸,亏你们想得出来。”(未完待续)

...

章节目录

重生于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心想事成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想事成3并收藏重生于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