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盼看着李敏笑:“我也舍不得儿子哦。乐—文”

两人笑起来,齐盼边看李敏的肚子边说道:“话说回来,我们有了异能后,你是第一个怀孕生子的,不知道这孩子生出来,与小崖小羽他们会不会有什么不同,能不能一生出来就有异能,有丧尸的抗体。”

李敏想了下:“你说的对啊,你说他会不会继承了我和乙二两个人的异能呢?”

齐盼摇头:“不知道,就等生出来看到吧。”

说到这里齐盼看着李敏笑道:“你说你家乙二的大名,也就在结婚念结婚证明时,用了一下,这平时里,大家还都乙二乙二的叫着,要是孩子生出来,我们大家可得改口了,要不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李敏乐:“怎么会,乙二叫着亲切,不碍事。”

说完看了看齐盼的肚子:“亲家,现在大家都是异能在身,现在身体都是最顶盛的时期,你什么时候也给小崖生个小弟弟,小妹啊。”

齐盼脸一红:“我和冷冽也想了,等这些个围攻基地的人都撤了,我们真想要个孩子。”

李敏一听笑了:“别说一个啊,我们现在寿命都是几百岁,二年一个这么算的话,就是不能去虚录山的话,也能生个几百个吧。”

齐盼一听眼睛瞪得老大:“亲家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个心思,你是想生一个营啊。”

说完笑了:“这下好了,你一指挥,身后一群的小不点往上冲,真够气魄。”

李敏生气道:“就是外面那么个家伙太碍事,你说现在这么大的事。我都不敢了去找我爸,还得猫在这防空室里保胎。真想把他们全杀了。”

说完想了想:“亲家,你说我们真这么能生的话,把外面的坏人都杀了也可行。反正咱们也不会缺人了。”

说完开始算起来:“你生二百个,大嫂生二百个,我生二百个,他们在每对生二百个。一代一代这么传的话。地球也不怕没了人类主宰。”

齐盼让她给说乐了:“亲家啊,我现在知道小羽这么乐观向上随谁了。”

李敏也笑:“我不是太生气了吗?真想现在看看我爸知道后的脸色。”

齐盼笑道:“急什么,李叔不是天天来看你吗?”

李敏点头。突然拍了下脑门:“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爸这个点就要来了。”

正说着,李老头直进来,看到齐盼笑道:“小盼过来陪小敏聊天来了啊。”

齐盼哪里敢呆。怕李敏和李叔一说,这老头要是急起来。自己楞受不了,当下站起身:“那什么,我也来一会儿了,李叔过来。我就回去了。”

说完和李敏打了个招呼就跑了,李敏看着她的背影乐。李老头笑问:“怎么了,她一付做了坏事的样子。”

李敏看着她爸也不说话只是笑。李老头被笑晕了:“小敏啊,你在这么笑下去。爸爸可是hold不住啦,到底有什么好事,说出来让爸也和你一起乐乐。”

李敏抬头:“爸,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准生气啊。”

李老头笑:“傻丫头,你还当爸是年青时候那,爱冲动,现在爸因为异能面相是年青了,可这心还是老头子一个,你说吧,什么事,爸保证不生气,我就不信了,能让我女儿笑成这样的事,我会生气!”

李敏试探:“说好的保证不生气啊。”

李老对点头:“保证。”

李敏又笑了一会儿,才在她爸瞪着他的眼睛下收了笑容:“爸冷伯看上您了,要和您好。”

李老头一听,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什么叫看上我了?什么叫和我好?”

李敏笑道:“就是小崖和小羽一样的过日子。”

李老头一听摇头:“别胡说,人家一老将军能看上我一个黑道吗?”

李敏点头:“他还真就看上了,刚才齐盼和蒋辉就是来和我说这个事的。”

李老头一看女儿不是开玩笑。这才说道:“不行。”

李敏一听急了:“怎么不行了,你别看你年青了,冷伯也不老啊,现在和三十岁的人似的,而且长的还一表人才的,怎么就配不上你了。”

李老头一想起冷老爷子的样子乐了:“别说,老冷年青后长得还真不错。”

李敏一听有门:“那你有什么不同意的。”

李老头说道:“他一个将军出身,我一个黑道的,要是在一起了,他不得天天压我一头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可不遭那个罪,好好的守着女儿,孙子过日子是正经。”

李敏劝道:“爸,你看我有了乙二,小羽有了小崖,您现在也这么年青,而且寿命也长,以后的几百年,您一个人多寂寞啊。”

李老头摇头:“我怎么就寂寞了,冷老爷子陪我啊,我们天天玩棋,练异能一点都不寂寞。”

李敏一听笑了:“既然事事和冷伯在一起。为什么不在近一步呢?”

李老头摇头:“女儿啊。这个你不懂,人啊就是这样,有的人当朋友妥妥的,但成了一家人,就会成为冤家,我现在事事顺心,不想把事情弄乱,以后这事就别在提了。”

李敏一听她爸是真没这意思,也不在劝,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强求不来的。只好点头:“爸,但我还是希望你考虑一下,我希望你身边有人陪着。”

李老头一挥手:“这事别提了。今天我孙子乖不乖啊?”

李敏一听用手摸了下肚子:“挺听话的,快点生出来就好了。”

李老头一听高兴:“是啊,生出来,我给你带,你在生一个。以后多生几个,反正爸没什么事。天天给你带孩子。”

太白山

养比私还在夸夸其谈:“虽然我是一个木材商人,但商人也是人做的,这就跟丧尸是一样的,丧尸也是人做的,商人是商着做的,丧尸是伤着做的,所以我说。商人和丧尸是同一个物种。都是‘sang’字辈儿的。”

说完还具体的解释:“只不过一个是人,一个是尸,商人可以转化为丧尸。丧尸也未必不可以转化成商人,其中的过程也很简单,你比如我,我就是斯。哦,怎么搞的?唉木骚瑞。我的意思是说,嗯,上联:商人商丧尸;下联:丧尸赏商人,靠。怎么样?对联工整不?”

冷超一听皱眉:“你说你得多无聊,挺大个人了,还玩这套。把丧尸还弄到了对联里,你知不知道。对联在我国有祝福的意思,这么美好的事情,你竟然敢把丧尸往里写。真不知道你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工整个屁”一贯语文成绩很难说的冷锋也觉得差点什么,想了小一会儿,终于整明白了,他讥笑养比私道:“对联没横批也叫工整,至少你得把横批给整出来呀?”

冷仲上前踢了冷锋一脚:“他写的那是什么狗屁对联,你还管他要什么横批!”

冷锋让二哥给踢一脚,也知道自己是有些不对了,用手摸了摸头:“我这不是学霸出身吗?什么事都力求一个完美。现在他把上联下联说了,不说横批。。。。”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用壮士断腕的决心说道:“二哥,我强迫症上来了,浑身难受,让他把横批补上吧。”

“横批有,横批有。。。。”养比私帮不迭的说:“横批是:山上有人不伤人养活木头伤丧尸丧尸无奈变商人经商商量买木头烧掉不要伤丧尸丧尸不伤人是上人丧尸和人和平共同生存先稳定后丧尸把人变成不是人。完了。”

众人简直无语了,这特么的是横批吗?都敢上一篇文章了好不好,要不要这么多的字啊。

“这就是你的横批?怎么比两个对联加起来还长?”一向语文成绩不错的冷仲诧异的问道。

“还有,我怎么听了个糊涂呢?”白凌询问冷无涯:“他说什么了?我怎么没搞明白呢?”

“这是对联”冷无涯说道:“至于说什么了?嗯,我就听了一通丧气,呸,不知道也好。”

“其实很简单”养比私解释说道:“我这对联的意思就是,这买卖要越做大越好,不要有什么顾虑和隔阂,人们之间可以有买卖,丧尸只见也可以有买卖,人和丧尸之间就,更应该有买卖,是这样的,没有任何问题。”

“靠”白凌几乎是用愤怒的眼光瞪着养比私:“我越看你越不地道了,我问你?这人和丧尸有什么买卖可做?说。”

“买卖还是,嗯,有的。”养比私哼哼呀呀的说着,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目光。

“有什么?你倒是说啊?”白凌追问道。

“有肯定有,必须有,没有我来买木头干什么?”没成想养比私还理直气壮了起来。

“这么说,你跟丧尸有买卖?”白凌诧异的问道。

“有啊,这很正常。”养比私又眉飞色舞起来,他拉着白凌坐了下来,像一个已经发了大财的成功人士,或者有着发财秘诀的企业家什么的,开始对白凌侃侃而谈:“告诉你吧,这可是我观察了多年而积攒的成功经验,一般人我是不会说的,看你小子不错,我就敞开心扉,给你来个长开天窗说亮话,实话说吧,这跟丧尸的买卖好处大大的。。。”

“得得,你买卖去吧,我没兴趣。”白凌实在是不耐烦,一来他对买卖本来就不感兴趣,自己吃穿不愁,还有基地呀空间呀什么的,物质上应有尽有,所以也没必要去操心做什么买卖。二来就是,他非常讨厌养比私这个人,一看到他就不舒服,至于说为什么不舒服,他也搞不清楚。

“生意,咱不讲买卖啦,咱说说,生意。”看来那养比私还有一股赖皮缠的磨骨劲儿,他拉住白凌的衣袖就是不放开,非得说说不可。。。

白凌被缠的无奈,叹了口气,只得重新坐下来。听他白呼。

“跟丧尸做生意好处大大滴。。。。”养比私还是老一套的开场白:“丧尸你知道吧,都在地下生存,而地下里有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养比私说完注视着白凌,白凌还是嘟噜着脸不言语,还是很不高兴的样子。

养比私没在乎白凌的情绪,继续说道:“地下里有无尽的宝藏,最典型的。也是人类最喜欢的。有可多了,你比如金子、银子、铜子、铁子、当然,还有锡子。铅子什么的,这些都是钱呐,都是在地下,那地下里还有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养比私说完再一次注视白凌,他看到白凌的头抬起来了。说明他的话已经有一点点作用了。

养比私接着说道:“地下里还有丧尸,这些都是些,啊,都是些壮劳力啊。它们可以出劳务为我们取来金子、银子、铜子、铁子、当然,还有锡子,铅子什么的。而我们,我们给它们的却是我们最稀烂贱。最不值钱的东西,你说合算不合算?”

“我们给它们什么呀?”白凌对养比私的这一套理论逐渐产生了兴趣,遂发问道。

“纸钱”养比私得意的说道:“最廉价的纸钱。”

“是吗?”白凌疑问道:“可纸钱是烧给去世的亲人的,说白了,是给鬼烧的,难道?丧尸也是一种鬼?”

“完全可以这么讲”养比私无比坚定的说道:“反正我知道丧尸也需要纸钱,它其实是需要烧纸钱时所产生的热量,这样,就更加好了。”

“靠”白凌不屑道:“这有什么更加好了的,它们喜欢热量就给它们烧点石油或天然气得了,干嘛非得烧纸钱,而且还搭着手工。”

“手工值钱啊”养比私感慨的说:“咱们先把树都砍倒,树木是制造纸张的原料,咱们造完纸张之后,就在纸上印上数额,想印多少就印多少,印多少丧尸银行都得认,咱们印一百就是一百,咱们印一千就是一千,咱们印十万亿就是十万亿,咱们印十万亿零两毛七,就是十万亿零两毛七,你看多合算,多实在啊。”

“可是,这些难得珍贵的树木呢?”白凌放眼周围的那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森林,看着这摩斯玉胜好不容易栽培出来的生命的绿色,心里不禁一阵阵酸痛。

“要树干嘛呀,要钱。”养比私指着周围的森林满不在乎的说道:“把这些树都砍倒,做成纸钱烧给丧尸,丧尸需要热量,而我们,我们需要砍倒这些树。”

冷锋一听实在忍不住,气得骂道:“你特么的少放屁,敢胡说什么丧尸需要热量,我们就把树木卖给丧尸,你还真敢说啊。你怎么不说,丧尸要吃人肉,把大家都抓起来,送到丧尸那里卖钱呢!”

养比私人听了冷锋的话,把脸转向一边:“你没说之前,我没想到这个发财路啊。”

养比私这么一说,连白时都急了:“怎么的,你还真要抓人送给丧尸?你还是不是你?”

白凌也瞪他:“你在敢把你刚才的话说一遍?小心我杀了你。”

玉胜也在一边劝大家:“我说兄弟们,咱们就把他给灭了得了。”

摩斯这次支持玉胜的意见:“我同意,他是人类的败类,杀一个不多。”

冷锋性子急,就要冲过去揍他民,让一边的冷超给拦住了,他在这男人身上感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力量,怕冷锋冲上去吃亏:“小锋,冷静一些,有什么话,咱们和他慢慢说,而且真要动手的话,有我和你二哥呢,现在你别冲动。”

冷锋也不是刚开始时的毛头小子了,有了异能后对人的了解能力更加敏感,他也从养比私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已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刚才是太气愤了,没控制好自己的怀疑。

现在让冷超这么一拦,就坡下驴,也不在闹腾了,只是嘴上却没老实:“是啊,从遇到你到现在,你一句句的,每句话都是护着丧尸。你是人吗?”

白凌也气道:“这还真需要鉴定一下子,说不定他是披着人皮的丧尸呢。”

“哥啊”白时气坏了,他愤愤的瞪着养比私,对白凌说道:“哥你别跟搭理他了,没看出来吗?这小子是想把咱们的树林子给毁喽。把木头再烧给丧尸,他赚取利润,丧尸烧掉木头,消除威胁,你看看那小子,哪是什么好东西呀?这个一胸无大志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破坏环境助纣为虐的混蛋王八犊子。”

“我觉得他是丧尸斯比央派来的间谍”冷无涯一脸的冷峻。

冷无崖一说完,众人都静下来。刚才他们骂男人不是人。是披着人皮的丧尸,那都是气急了说的气话,在他们的心里。这个养比私,就是一个只知道挣钱,不顾人类自身利益的小人。

可从来没想过他真的是丧尸里的卧底啊。但冷无崖这么一说,他们脑子里。从头到尾过了一遍和这男人的接触,别说。还真如小崖说的一样,怎么看他都是在坑人类,在给丧尸谋福利。

空间里

众小兽把灵植都从地下给移上来,而且有三分之二长势不好的。因为在地面上得到了精心的照料,现在都在不停地产生灵气。整个空间大环境好了不少,小龙又开始打晶石的主意了。

对众小兽说道:“我们把法力送到晶石里看能不能在此见到爸爸。”

众小兽一听眼前一亮:“小龙说的对。我们试试。”

小龙先把法力打到了晶石上,可用了半天的力。把身体里的灵力都耗光了,晶石上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小参说道:“我试试。”

说完小参也如小龙一样往晶石里注入法力,可所有的灵力都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一丝的回应。各小兽都挨个试了个遍,可最后结果都是一样,晶石没有任何反应。小龙皱眉:“没有理由啊。既然晶石里可以了现爸爸现在的样子,那就说明,还是有什么条件满足了,才让晶石块有了这能力。”

小参点头:“小龙说的对,而且你分析的也有道理,按理说,往晶石力注入法力,提高晶石的能量,是看到爸爸的最可能的方法。”

小博一听皱眉:“那为什么,我们大家都试过了把灵力注入晶石,它却没有反应呢?”

小天想了想:“这原因只能有两个。”

大家一听小天能说出原因,都看向小天:“小天说道,一是小龙提出的这个方法是对的,只是因为我们的修行太浅,能力不够,没有实力激发晶石。晶石的能量不足,打不开他的功能,所以我们看不到爸爸。”

说完第一个,众小兽点头:“有些道理。”

小天又接着说道:“在有就是这方法,不对,我们还得在找能激活他的办法。”

小博一听说道:“现在我们好好的捋捋,当时看到爸爸时的情景,我们在他它完整地重复一遍,看能不能再次看到爸爸。”

众小兽点头,小龙说道:“这样,我先把晶石放到它原来的位置,然后我们按上次入水的顺序把当时的事情重演一遍。”

众小兽同意,由小龙把晶石放到了原来的地方,众小兽又按当时的情景重现了一下。但晶石在那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众小兽上岸后,一个个的心情都不太好。他们在空间里这么久了。

就他们几个,与外界一丝的联系都没有了,可下子在晶石里又一次看到了爸爸,看到了外界,但幸福总是过得太快,没几分钟,小羽的影子就在晶石里消失了。这让几个小兽心里哪能平静得下来。

要是如以前一样,他们知道与外界不能取得联系,就等着冷无崖和小羽的能力突破然后才能与大家相见,众小兽抱着这个念头,在空间里也呆得习惯了。习惯了身边没有爱人的日子。

可就在今天他们的坚持被打破了,原来他们还可以有方法能与处界联系,能看到到爸爸。这让众小兽的心都开始浮动。小域说道:“我在水里一直没发现这块晶石人过什么特别的反应。”(未完待续)

...

章节目录

重生于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心想事成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想事成3并收藏重生于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