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又杀了一天,今天的感觉比昨天杀的要多些。而且二级丧尸也杀了几个。两人回到了空间,冷无崖自动地把别墅给下了结界,白羽看着他瞪了一眼。

冷无崖笑着解释:“我们要修练,不能让人打扰。”

白羽看了看他:“能不能别这么虚伪,以前练功怎么没下结界呢?”

冷无崖拉着停下脚步的白羽:“以前不是练的普通功法吗?现在练的不一般,不能让别人看的,最主要的是,以前我也不会下结界啊,这不正好用习,习致用吗.”

白羽猪-猪岛-小说没理他,知道他现在心里所想,不光是冷无崖,白羽也一样希望与他双修,这功法,昨天才刚刚开启,两人得在一起连着修一个月,功效才会更加的显著。

两人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进级机会,在有两人是两辈的感情,是真心相爱。还有一点,白羽脸红也得承认,冷无崖让他浑身舒服。刚开始白羽还心里有障碍,必竟也是一个大男人。

现在却象一个女人一样躺在冷无崖的身下。可当冷无崖在他身上一点一点的眯火时。白羽的理智就飞远了,在到后来,冷无崖温柔的进入,更把白羽带到了一个快乐的国。

白羽从来也没享受过这样的快,感,从身体到心灵都爽得冒泡。以前是心里对冷无崖敬佩,现在连身体都臣服了。但白羽不排斥这种感觉。还有些许期待,不知道爱玩花样的冷无崖。今天会有怎样的表现。

想到这里白羽的脸更红了。怎么这么不知羞,竟然想到那方面。这就是所说的食髓知味?白羽不敢想了。但不代表冷无崖会放过他。用手拍了拍白羽的腰:“小羽,你一脸荡漾的样,是不是在想我们昨天所做的,”

白羽拍开冷无崖搂着自己腰上的手:“滚,我要想是不是要和小龙他们交流一下,明天带他们一起出去杀丧尸了。”

说完的挣开了冷无崖的怀抱,出了别墅去找小龙他们了,冷无崖看了看空了的手臂。无耐地笑了笑:“小爱人害羞也不好!”

嘴里说着,也跟在白羽的后面,慢慢地晃了出去,空间里的小兽们,没想到白羽会有时间来和他们说话。他们虽然一个个看起来小,可在他们兽类的年龄算,也都到了可以生的年龄。

他们对白羽和冷无崖下结界一事,开始还不懂,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交配不是什么用躲着藏着的事。光天化日之下。他们都可以做,而且不怕有人围观。

所以当冷无崖在屋里一下结界。他们进不去后,一个个的都心里发毛了,他们从小到现在,从来没让白羽和冷无崖给拒之门外过,现在突然不能进爸爸的屋了。

这些个小的都心里怕起来,小黑开始先检讨:“一定是我和小白惹了魔修,给爸爸带来麻烦,他现在不在喜欢我们,不想要我们了,所以,他们的地方也不让我们进了。”

小黑说完,小白眼泪流下来:“是啊,当时我们一看情况不好,转身就跑好了,还不自量力地和他们动手,结果让爸爸连基地都不能回,和家人都不敢在一起,一定是爸爸生气了!”

小黄和松鼠点头,小龙和小参反对:“爸爸不会这么小气的,他对我们一直很好,不会不要我们的。”

金刚鹦鹉说道:“我们和你们能一样吗?我们只是地普通不过的妖兽,还是在爸爸的空间里吸了灵气才开了灵智的,而你们两个一个是上古神兽,一个是千年道行的人参。你们当然不怕了,不管以什么时候,爸爸也不会不要你们的,而且还把你们带到了爷爷们面前,让家里的人都认了他们两个!”

他们一说完,小龙一翻眼睛:“你们说话想想在说好不好,爸爸是把我们两个带出空间,与家里的人见面,可你们也不想想,要是爸爸把你们带出去的话,你们能行吗?”

小松鼠不依:“我们怎么不行了,我们化人时,也没留下尾巴不能化形,不也全身都是人样吗?”

小参在一边小声地说道:“可你们化形的年龄看上去也大了,比爸爸和爹爹的年龄看上去都大了好几岁。”

小参一说完,小龙瞪了他们一眼:“你们不是知道爸爸为什么不带你们出去吗?还在这里无理取闹,在有,我是上古神兽,可爸爸对你们的关心哪里少了,现在遇到一点的问题就不相信爸爸了。”

小黑和小白他们一个个低下头,一会儿,小黑抬起头:“我现在就是想知道,爸爸要多久才能出来,以后是不是都不让我们进他的屋了。”

他这么一问,几个小兽一起看向小龙,小龙摇了摇头:“别看我,我也一样郁闷。我也不知道答案啊。”

小参在一边说道:“要不我们去问问冷情他们吧,说不定他们会知道答案。”

几个小兽一听有道理,一起来到冷情他们修练的地方,冷情看到他们一愣,这几个小兽平时很懂事,从来没打扰过他们修行。今天怎么来了,而且人还这么全,连在水里的银鱼都化形跟了过来。

冷情停下修行,站起身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小龙上前一步:“是爸爸们把屋给下了结界,我们进不去了,小黑他们以为我们惹爸爸生气了,以后爸爸就不理我们了。”

小龙说完,以冷情为的这些个修士,一个个地都笑起来,他们虽然没修过双修功法,但也知道现在掌门和白羽,一定是因为练功,才不让他们靠近,别说他们,连自己这些个修士都不好靠前。

小龙他们一看冷情他们笑成这样,一个颗心放到了肚里,一定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冷情说道:“你爸爸他们是在练一种特殊的功法。”

小龙不解:“可爸爸他们以前不管练什么功法,都从来没的不让我们进过啊。”

冷情笑着说道:“这个与众不同。”

小参抬头问:“是什么样的功法,让爸爸背着我们啊?”

冷情笑道:“是一种可以让你们有小弟弟的功法,是你们爸爸和爹爹关生的哦。”

冷情这么一说,小黑在一边接道:“原来爸爸们在交配呢。”

他这么一说,让冷情他们的脸上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了,心里有一个共同的心声:这妖修,就是成了人形,可脑里的东西和人还是有差距的。

小黑的话刚一落,就感觉气氛不对,一回头,就见白羽红着脸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样,最可怕的是,他瞪着自己的眼睛,可真吓人。

小黑吓得一下化成兽形,趴到了冷情的脚下。这时冷无崖也晃过来:“怎么都这么闲?是不是对你们的管理放松了!”

众兽及人一听这是要安排任务的节奏啊,一瞬间,白羽和冷无崖身边就一个兽影也没有了。只听到众兽的修士的声音传过来:“我们马上修行,就不打打扰爸爸了。”

看空了的场地,冷无崖一笑”还和地,还有点眼力见。“

说完过来又如一条大型犬一样扑到了白羽的身上,可因为个头的关系,觉得这姿势不舒服,身体一转,就变成了把白羽搂在怀里的姿势:“小羽,孩和众人都去修行了,我们身为孩们的长辈,门派的掌门,更是不能落后。走,我们也抓紧修行去。”

说完搂着白羽回到了别墅,一进了屋里,嘴就跟过来,亲上了,一边亲一边往下扒白羽的衣服。白羽没想到冷无崖会这么急,一边推他一边说道:“昨天不是在一起了吗?怎么还这么急,在有你的定力不是很好吗?两辈都忍过来了。”

冷无崖一听,动作更大起来:“是啊,我得努力把两辈的损失抓紧夺回来。”

此时,白羽浑身已经不着寸屡了。而冷无崖的衣服还好好的在身上,白羽不满,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脱!”

冷无崖一听笑了:“小羽,别急,我刚才不是一直在服侍你吗?我这就脱。”

说完一用力,衣服如雪片一样飞开。白羽气得打他:“让你浪费!”

冷无崖覆在白羽的身上,笑道:“这么脱衣服不是快吗?我怕你等不急!”

白羽转了转头,离冷无崖远一些:“谁急了!”

冷无崖嘴含上白羽的耳朵:“我急了。我急还不行吗。”

白羽的耳朵敏感,也别说耳朵了,现在白羽的全身都敏感,就算冷无崖摸他脚,白羽都能爽翻天,白羽还以为自己这是刚开荤的关系。

其实这都是功法的做用,让他们两个人在这一个月里一接触就有感觉。当时是想让这些个后辈多做做。也可以多生几个小掌门出来。

可没想到修真界本来就是逆天的行为,在想要孩,想十全十美真是难了!

但只在是有希望,冷无崖就不想放弃。一定要有一个他和白羽的孩!(未完待续……)

...

章节目录

重生于末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心想事成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想事成3并收藏重生于末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