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尊在回到画尚集团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了聂天奇的房间,把他从池子里面给拖了出来,抬手就是一巴掌!

  聂天奇其实是很懵逼的状态,刚刚他还搂着美女吹牛,说什么这一次他立了大功,估计老天尊又要给他奖赏。

  结果所谓的奖赏,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不是,老天尊,你这是干什么?”聂天奇用手揉了揉脸,这一巴掌还真是狠,打的他半张脸都通红。

  老天尊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还问我干什么?我干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

  聂天奇一脸懵逼,“不是,老天尊你把话说明白一点啊。”

  “好,我就跟你说明白一点!你说新型噬心散很厉害,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了升级,还跟我吹了很多特别厉害的功效。”

  聂天奇点点头,“是啊,有问题啊?难不成有什么功效没达到吗?”

  按照聂天奇的想法,或许是第一次制作,难免有些小失误,或许是他吹牛太过了,有几个功效没达到。

  但是也不用因为这样就给自己一巴掌吧?

  老天尊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一摆手,直接让肖庚代替他来说。

  于是乎,肖庚就把刚刚在葛白家中遭遇的一切都告诉了聂天奇。

  聂天奇听完之后,脸上一阵晴一阵雨。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噬心散经过千金方的升级,怎么可能会变成保健品?应该会加强毒性才对啊。”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老天尊背负双手,冷冷说道:“还在这里装模作样?聂天奇,看来你就是每天只顾着享受,把业务都给荒废了!业精于勤荒于嬉,你整天这么酒池肉林的,还记得陈老交给你的东西吗?”

  聂天奇其实是个相当自负的人。

  他大声说道:“老天尊,请不要质疑我的业务能力!”

  “呵呵,要我不质疑你,好啊,就拿出让我信服的表现来!”

  聂天奇仔细思考着。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思来想去,最后他把焦点放在了千金方上。

  聂天奇说道:“其实一直我都觉得很奇怪,那阳方怎么看都是不可能逆推出来的,怎么江策就完成了逆推?而且,赵锻仅仅只是使用了一个小花招就从江策那边把千金方给偷来了,不觉得太容易了吗?”

  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才反应过来。

  是啊,他们之前只顾着高兴了,完全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江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千金方对于他又那么重要,怎么就如此情轻易的被赵锻给偷走了?这完全不符合江策的人设啊。

  唯一的可能就是江策是故意上当受骗的!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心里都凉了。

  他们跟江策斗了这么久,本以为这次是对江策最好的打击,结果到头来也仅仅只是个假象,他们还是被江策给耍了?!

  打击,致命打击。

  老天尊等人的脸上都写着无奈二字。

  对于江策,他们已经彻底束手无策了,这个男人到底要怎么才能干掉啊?!

  老天尊长出一口气,说道:“所以这一切都是江策设计好的,我们在这里得瑟了老半天,其实都是小丑而已?”

  这话很难听,但却是事实。

  老天尊也不说什么了,直接转身离去,他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失望落寞。

  这一幕落在了申宫熏的眼中。

  跟别人不同,申宫熏倒是觉得很高兴,按照这个节奏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画尚集团就会垮掉,到时候她就能劝说老天尊离开燕城。

  申宫熏已经在国外准备好了房子、票子,随时可以离开,一辈子衣食无忧。

  又何必在这权力的漩涡之中继续痛苦挣扎?

  ……

  同一时间,区长焦学辰的家中。

  江策跟焦学辰面对面坐着,下象棋。

  焦学辰的脸上满是笑容,很佩服的说道:“江先生,你这一手玩的真是妙啊。攻城者下,攻心者上。经过这一次的打击,老天尊的内心再坚强,估计也撑不住了。”

  想要摧毁一个人,就是要在他最最得意的时候,给与当头一棒。

  江策故意把老天尊给捧到高处,让老天尊以为制造出了新型噬心散,让他以为可以重新掌控燕城的局势。

  在老天尊最为得意,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给与他致命一击。

  原来,赵锻偷来的千金方是假的!

  这就很有意思了。

  可以说,这一招,瞬间摧毁了老天尊的心理防线,估计以后老天尊都不会胡乱动手了。

  更甚至,老天尊可能就此退隐。

  只要老天尊垮了,那么,画尚集团就彻底崩塌。

  到时候焦学辰就可以扫平一切阻力,让燕城恢复到正常的秩序当中,这一切,都亏了有江策的存在。

  “江先生,真是感谢你的付出啊。”

  江策摆了摆手,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现在还远远不是高兴的时候,我们面前还有一个极大的阻碍。”

  江策跟焦学辰互相看了一眼,什么都不需要说,光是从对方的眼神之中就可以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他们的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词:龙脉。

  现在老天尊已经被逼到了悬崖的边缘,如果放任下去,老天尊必定是要坠崖的。

  龙脉还会置身事外吗?

  江策问道:“焦区长,龙脉那边有什么最新的情况吗?”

  焦学辰回答道:“其实并没有什么情况,龙脉一直都很低调,根本没有半分动作。其实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龙脉的真实面目是什么。如果龙脉暗中偷偷搞小动作,其实我也不一定能觉察到。”最快~手机端:https://

  也就是说,表面上龙脉现在是没有动作的。

  但背地里有没有动作,那就不好说了。

  龙脉的真实身份实在是太隐秘了,就连焦学辰都不知道,想要清楚知道龙脉的具体动作,怕是只能求助于一个人恪守之家的家主蒋勋。

  不过,蒋勋是被龙脉严密监控住的。

  想要跟蒋勋取的联系,甚至要从蒋勋口中知道龙脉的动作,多少是有点难度的。

  要怎么做呢?

  直接去找蒋勋怕是不成,那就只能找……

  江策想到了一个名字:卢文耀。

  作为闻香杂志的编辑,这个美食主编跟蒋勋的关系很好,江策可以借助卢文耀来搭桥,从而跟蒋勋再次搭上关系。

  就这么定了!

  想好对策之后,江策冲着焦学辰拱了拱手,说道:“焦区长,我还有事情要办,先走一步。”

  “这么着急走吗?”焦学辰指了指棋局,“这一盘,我们可还没有下完了。”

  江策笑了,“最多三步,焦区长您就输了。”

  说完,江策起身就走了。

  “三步?”焦学辰认真看着棋盘,片刻之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江策啊江策,还真是个天才。”

  这一盘棋,确实他已经输了,再下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

  画尚集团内部。

  肖庚坐在办公室里面,把赵锻给喊了过来,同时把门给关上。

  在正式说话之前,他更是小心的把整个房间都检查了一遍,还把反监听装置全部都打开,确定没有人知道他跟赵锻的对话。

  看到肖庚如此小心翼翼,赵锻知道那肯定是有非常机密的事情要谈的。

  等肖庚全部都忙完之后,赵锻主动问道:“肖老,这是有什么机密的事情要跟我说吗?”

  肖庚点点头,“是的,我要跟你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赵锻,新型噬心散的失败你应该知道了吧?”

  赵锻叹了口气,“知道了,说起来这件事其实也赖我,我应该早一点想到的,江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骗?我哪有那么容易偷走千金方?唉,我的锅啊。”

  肖庚摆了摆手,“这种马后炮的话就不要说了,而且这件事也不完全是你的错,我跟老天尊也都被江策给诓骗了。找你来,主要是想要让你帮我一个忙。”

  赵锻问道:“什么忙?”

  肖庚故意停顿几秒,空气完全安静下来,他才神秘的说出三个字:“抓内奸!”

  “啊?”

  赵锻有些懵逼。

  他说道:“抓内奸?我没有听错吧?内奸不是已经被抓到了吗?就是肖老你的……干儿子。”

  肖庚摇了摇头,“不,这里头有问题。”

  他分析道:“我仔细想过了,其实他根本没有反叛我的理由,缺乏动机。钱、权、女人,我可以给他更多,完全没有必要跟着江策。当时我也是太冲动了,才会没有思考就除掉了他,现在想想,怕是上了别人的当啊。”

  赵锻挠了挠头,“肖老,会不会是你想得太多了?所谓关心则乱啊。”

  肖庚却肯定的说道:“我有分寸!我就问你一件事为什么江策会出现在孙家?”

  “这……”

  赵锻答不上来了。

  是啊,夺取千金方这件事其实是很机密的,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根本不可能被江策获知。

  但江策就是在第一时间到达了孙家,跟赵锻抢夺千金方,并将计就计,让老天尊、聂天奇吃了一个大亏。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画尚集团内部有内奸,第一时间向江策告密。

  如果还有内奸存在,那也就说明之前找出的所谓内奸,完全就是背锅侠!

  赵锻咽了口唾沫,“肖老,那你说,这真正的内奸是谁啊?”

  肖庚没有立即回答,眼神阴晴不定,接下来他要说的这个名字,是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

  :。:

章节目录

江策丁梦妍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战神之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神之王并收藏江策丁梦妍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