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巴掌下去,朱有福被抽得脑袋发懵,眼冒金星,倒地抽搐不起。

四周的人群大吃一惊,议论声四起,都惊叹沈丰这两巴掌,抽的太狠了。

赵念念也觉得很解气,后悔在工厂上班时,自己被猪头蒙了心,答应做朱有福的女朋友,幸亏清醒的及时。

但是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上前劝道:“算了傻丰,没必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太晦气,我们走吧!”

沈丰点点头,又踢了朱有福一脚,警告道:“以后离我朋友远点,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朱有福被踢的打了几个滚,不断发出哀嚎惨叫,满眼的恶毒愤恨,看着两人迈步离开的背影,心底疯狂的暴吼:“赵念念,沈丰,老子一定要弄死你们,报仇雪恨!”

好不容易,他才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实在没脸在原地待着了,踉踉跄跄跑出人群,朝沈丰离开的方向追去。

朱有福万般不甘这么被打,阴冷的眸子转动,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狗哥,我是朱有福,上次咱们在KTV一起喝过酒,帮我废个人,一万块,我在步行街……”

挂断电话,朱有福眼里闪过森然,远远的盯着沈丰和赵念念,发现两人进了一家奶茶店。

等了大概五分钟,七八个混混赶到了奶茶店附近,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金沙帮狗哥。

狗哥喝了点酒,脸色阴沉,打电话找到在路边观察的朱有福,飞扬跋扈的问道:“就是你要教训人?那个砸碎在哪里?”

上午,狗哥在菜市场被沈丰打了,后来带人报仇,却遇上了周志学,仇没报成,还惹了一肚子火,还在为此时窝火。

其实,他跟朱有福不算熟,听闻有钱赚,还能打人出气,便赶了过来。

朱有福指着四五米远的奶茶店,恶狠狠的道:“就是卖奶茶的狗男女,尤其是那个傻子,给我打断手脚,整成残废!”

狗哥抬眼望去,认出了沈丰,顿时火气不打一处来,狞笑道:“真是冤家路窄!”

朱有福不由得愣了一下,试探的问道:“他叫做沈丰,是我们村的傻子,狗哥认识他?”

狗哥恨声道:“怎么能不认识,老子正想废了这个王八蛋。”

朱有福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这下更好办了,连忙煽风点火道:“狗哥,这傻子敢招惹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正好弄死他。”

“你说得没错,今天必须让这个土鳖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兄弟们,跟我来!”

两人都跟沈丰有仇,一拍即合,狗哥大手一挥,带着一群小弟,气势汹汹的朝奶茶店走去。

“你们这对狗男女,滚出来受死,男的跪地磕头求饶,女的今晚乖乖伺候我们,否则连奶茶店都砸了……”

一阵嚣张的叫骂声响起,沈丰抬头看去,只见狗哥带着七八个混混,出现在门外。

“还敢找上门来,没完没了了!”沈丰心里一怒,捏起拳头,准备往外走,心里打定主意好好收拾一番这些混蛋。

赵念念生怕沈丰吃亏,连忙一把拉住他,率先走了出去,冷冷的道:“你们又来做什么?”

“明知故问,老子当然是来报仇雪耻的!”狗哥一脸的蛮横,目光猥琐的在赵念念身上来回扫视。“不想死的话,让傻子跪下磕头求饶,你再陪我们哥几个一晚,否则让你俩吃不了兜着走。”

“狗哥,别跟他们废话,直接弄死!”朱有福站在旁边,恶狠狠的道。

沈丰顿时明白了,估计是朱有福叫来的人,正好都跟自己有仇。他不由得火冒三丈,不屑的怒喝道:“是你们给老子磕头还差不多!”

赵念念唯恐双方打起来,慌忙掏出手机,翻出一个电话号码,威胁道:“周哥是我们的朋友,你们不想进监狱,就赶紧滚开。”

说完,她将周志学的电话号码,对准了狗哥。

狗哥上前几步,仔细看了一遍电话号码,发现果然是警察局周队长的电话,他还要在周志学的照顾下厮混,哪敢得罪对方。

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但是在小弟面前,这样离开又感觉丢脸,只能自己找台阶下。

“好,我今天就给周队长一个面子,算你们走运!”狗哥冷哼一声,不情愿的转身准备离开,万一赵念念打电话把周志学叫来,更不好收场。

朱有福见狗哥被一个电话吓走,急忙阻拦道:“狗哥,你不是要报仇嘛,不能就这么走啊!”

狗哥正在气头上,肚子里怒火冲天,他本就跟朱有福不熟,此时怎么看都不顺眼,若不是这小子打电话,老子岂会丢面子?

“麻的,老子想怎么样,哪用得着你多嘴!”狗哥越想越气,扬起胳膊,重重的一巴掌扇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朱有福刚刚止血的鼻子,再次被打破。

朱有福捂着脸,满眼不可置信,怒吼道:“狗哥,你打我做什么,我让你打那个傻子!”

“还敢还嘴,老子打的就是你!”狗哥气急败坏,跳起来又是一脚。

朱有福被踹翻在地,狗哥觉得还是不解气,扑上去,一顿拳打脚踢,把一肚子怒火全撒在了朱有福身上。

“哎呦,狗哥,我错了,别打了……”朱有福暗骂倒霉,连连哀嚎求饶。

沈丰则是看得幸灾乐祸,剧情的发展有点出乎预料,反正都是狗咬狗。

狗哥打得有些累了才停手,心里的窝火总算发泄了一些,舒畅了许多,不忘趁机勒索道:“别忘了一万块的好处费,赶紧转账,否则打的你满地找牙!”

朱有福差点没被气死,叫来的帮手把自己打了不说,还讹钱,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但他敢怒不敢言,心在滴血,强忍着拿出手机,给狗哥转了一万块钱,然后灰头土脸的爬起来,逃之夭夭。

看了一场狗咬狗的好戏,沈丰和赵念念都忍不住大笑,而后回去,继续制作奶茶。

制作方法比较简单,赵念念基本学会了,开始正式开门做生意。

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过去,赵念念先后卖出去十几杯,简单易学还比较好卖,很适合她这样的年轻女孩,非常开心。

沈丰也跟着高兴,看着赵念念忙来忙去,颇有几分老帮娘的架势。他忍不住在想,赵念念既能赚钱,又能解决需要,这个女人找的不错……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